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流浪在外的武汉人的无声呐喊 #武汉肺炎

 

2020年1月26日,大年初二,湖北已有13座城市封城,当地居民将迎来3-15天的观察期。

而在封城之前离开武汉的人,身上是否也潜伏着病毒?这种可能性让不少武汉人被贴上了“毒瘤”的标签,也让他们成了外界重点监控和防守的对象。

事实上,在武汉封城之前,有一批已出发进行春节游的武汉人,目前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回不了武汉,留在旅游地当地却不受待见,该往何处走?他们发出无声的呐喊。

但只要未被遗忘,就能打开困局。日前,上海市政府设立了专门的隔离酒店,给这些无处落脚的武汉人提供了自我隔离的空间。而1月25日,海口市对外发文,公布提供专用酒店让武汉游客进行自我隔离。

这些做法如果能推而广之,或许能完善此前防疫体系所遗忘的社会问题。

01

签证到期后,我该去哪?

2020年春节,静宜早早就定好旅行计划,带着女儿和侄子侄女去马来西亚。1月21日,她们从武汉天河机场出发时,机场除增设了红外感应检测体温外,并没有什么不同。

1月26日本是她们计划结束行程返家的日子,但因目前武汉封城,不知如何回去。“我已退了3次机票了,现在还在继续看机票,跟留在武汉的老公商量应该怎么安排。”

早在武汉封城消息传出时,静宜在海南的闺蜜立马联系她,让她改签机票,返程时从马来西亚飞三亚落脚。但1月25日,闺蜜给她打来电话,说小区现在不允许湖北人进入。

静宜很绝望:“第一次感觉自己被困在国外回不去了。其实旅行中也因为武汉人的身份被嫌弃过,但还好没有影响到在马来西亚的酒店住宿。然而我们的签证只有15天,拜托朋友咨询过了,也不能续签。”

 

 

由于是自由行,静宜暂将行程延长了2天,带孩子们继续在马来西亚转转。她表示:“我们身体健康,不清楚国内是什么情况。现在如果带着孩子回去,反而担心他们在观察过程中被交叉感染,得不偿失。”

签证的时间是有限的,回国的话,武汉的家回不去,其他城市又不知道该把目的地定在哪里。静宜不是唯一面对这些问题的人。

02

身处“战区”念“疫区”

“本以为自己来了个‘战区’,没想到家乡却变成了‘疫区’。”大年初二,程女士的心情仍然十分复杂。

程女士是一位高校教育职员,1月18日,因大学寒假开始较早,程女士和先生一起到伊朗旅行,刚抵达伊朗不久,家乡武汉就爆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

1月25日,程女士夫妇二人从克尔曼行至卢特沙漠,与当地伊朗朋友聊起家乡武汉的疫情。被朋友问到“封城了,该如何回家”时,程女士也一片茫然,“我在伊朗只有二十来天签证,签证到期后要是疫情仍未好转,我又该去哪里?”

事实上,目前飞往武汉的航班纷纷取消,程女士表示先不说能不能回武汉,即使能回去,又能怎么办?现在医疗资源、生活物资都很紧缺,回去除了多占一份资源外也别无他用。

一边担心自己的归期,程女士一边还要担心远在家乡的父亲。父亲是中南医院的医务工作者,“我爸上班的地方就在发热门诊那栋楼,看病的人非常多,现在这环境下大家都很紧张。疫情爆发后,非一线医务工作者也在坚守岗位上,他的个人防护也是个问题。”

武汉是一座包容性很强、人口流动性很大的城市。但如今,武汉人成为了被歧视的对象。程女士的同事们回到老家后,都成了重点被监控的对象,“地方居委会和街道办一天好几遍上门敲门,确认来自武汉的人是否在家里,某家儿子儿媳从武汉回来了,避之不及。”程女士说,大家都反应有“被歧视感”。

尽管如此,对于武汉“封城”的应对举措,程女士表示:“不给别人添堵是武汉人的‘江湖气’,也是我们‘武汉精神’。”

03

一直在高速上的旅行

“出来12天,第一次遇到酒店让我摘下眼镜专门拍照登记的。”从武汉出发自驾游的范博士感到很委屈。

1月14日,范博士携妻子和两个女儿开启云南之旅。他们在邵阳看过碳花火龙舞,在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大小井大桥留下了温馨合影,一路玩得很开心。

“在除夕夜之前,我们的住宿并未受到影响,外面夜市人蛮多的,景点也正常开放。”范博士说,正月初一行至普洱,景区关闭,范博士买的票就直接退掉了。

除此之外,范博士一家驱车经过高速时被要求检测体温,边境上有武警戴着口罩在站岗盘查。让范博士疑惑的是,当地口罩已经脱销,但一路上没看到多少人戴口罩。

说起接下来的旅程,范博士有些迷茫,“我们一路在高速上奔走,只为找个落脚地,明天会早一些出发,要驱车八百公里,赶在封路前去朋友家借宿。不可能一直在高速上不下来啊。”

04

值得点赞的异地“隔离”温情

在这场武汉之外的无奈“流放”里,也不是没有幸运儿。

夏天的弟弟在上海工作,也把家安在上海。2020新年,大家商量决定在上海团聚过年,单位放假后,夏天便和妻子自驾从武汉到了上海。

1月25日上午,两家人其乐融融,互相秀着新衣服、准备着丰盛的午餐。下午,夏天就接到了所住酒店的电话,通知他们要回酒店进行医学观察。弟弟一家需在家自行隔离。

 

 

回到酒店的夏天夫妇,发现房间书桌上放上了温馨提示、口罩以及温度计,厕所也更换了带消毒包装的一次性纸杯以及毛巾。

 

他们本来被要求一人一间房,但申请两人同住以后获得准许。夏天说:“我们希望可以相互照顾、相互鼓励。目前政府包吃包住、包消毒,安排十分负责,隔离条件也很不错,要给上海市的管理水平、响应速度点赞。”

夏天夫妇表示会积极配合这次疫情防控工作,以这个特殊的方式度过新年。

而当前针对这部分人群,海南省疾控中心已下发通知,自2020年1月25日12时起,对来自湖北尤其是武汉的过海登岛旅客进行集中医学观察14天,集中医学观察地点为海口市海秀西路46号海南兵工大酒店,集中医学观察期间旅客只能在酒店范围内活动,严禁离开酒店。海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挥部也发出公开信,主动申报自今年1月10日以来的武汉旅居史。

此举虽然会给流落在外的武汉人带来诸多不便,但也是当前防控疫情的“无奈之举”。被困在海南的肖女士说,为了切断传染源,全国都在禁止武汉人的流动,只要度过这14天的隔离期,这场仗或许就没那么难打了。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流浪在外的武汉人的无声呐喊 #武汉肺炎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