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就是你我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01

围城之中,越老越无助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02

求助者离医院有多远?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03

个体叙事淹没于宏大话语中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04

抗疫赞歌的注脚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而是你我

END

社交媒体的发展,让更多个体的声音得以被听到、被传播。时代的雨滴打在每一个人头上,数字背后甚至被排除在数字之外的,是一个个鲜活的人,用文字、图片、视频、转发、点赞……拼凑聚合成历史本身,而不甘愿沦为其注脚。

对媒体而言,为这些声音提供渠道,在报道中更加注重个体叙事,既是敬畏生命,也是尊重历史。

正如作家李静睿所言,“灾难面前,我们不是旁观,只是幸存。”这些陷入窘境的人、苦苦挣扎的人、奋力求生的人,不是弱者也不是他者,正是另一种处境下的你我。

照见他们,也是看到我们自己。

新闻链接

据《长江日报》报道:2月19日,是武汉市拉网清底大排查行动最后一天。当晚,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主持召开视频例会,逐一详细询问各区3天来大排查情况,王忠林表示:“我们要充分利用好医疗资源,坚决落实应收尽收、应治尽治,一点都不能含糊,这是对生命负责,作为一级党委政府我们必须要做到。”

数据说明

在微博求助患者信息部分,本研究样本涵盖清博大数据提供的2月3日到2月10日期间的400余万条微博数据,从中提取出新冠患者求助信息4233条,经过去重与核实之后得到1183条求助数据。我们进一步提取了每一条微博中的年龄,小区和求助详情等信息。同时我们通过抓取5686个链家小区,将求助患者的地址对应到小区,从而进一步获得街道、区县、房价和房屋年份等信息。

在微博文本的词频统计部分,由于微博用语较为灵活,我们对部分词汇做了规范化,例如将“母亲”统一规范成“妈妈”、“父亲” 统一规范为“爸爸”、“爸妈”统一规范为“父母”。

在媒体分析部分,我们参考了《2286篇肺炎报道观察:谁在新闻里发声》的采样标准,抽取的样本涵盖国内主要的19家媒体,具体包括5家中央机关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周刊、健康报)、6家全国性市场化媒体(财新、界面新闻、澎湃新闻、三联生活周刊、人物、第一财经)、2家垂直领域权威自媒体(丁香园、八点健闻),以及武汉、广州、北京三地的3家地方机关媒体(长江日报、广州日报、北京青年报)和3家地方都市媒体(楚天都市报、南方都市报、新京报)。抽样的时间范围为2019年12月31日至2020年2月7日。

在具体样本的选择上,本研究以电子版报纸、官方微信公众号以及新闻客户端作为样本收集来源,患者报道相关性标准界定为病例通报、就诊状况、患者治疗方案、与患者相关政策、对患者生活影响等主题,过滤与患者无直接相关关系的主题,如非肺炎患者的市民报道、与患者无关的志愿者报道、与患者无关的防控政策等,共收集到1413条报道样本。

编码表

本研究参考现有相关领域文献,聚焦新冠患者报道的媒体框架。主要编码类别包括:

个体叙事/

主题叙事

(Iyengar, 1991)

个体叙事:关注患者个体,强调个体的经历、遭遇、命运感等;

主题叙事:关注疫情,强调疫情防控这一主题,患者是作为防控目标或治疗的对象出现的。

具体/抽象(Iyengar, 1991)

具体:有具体的细节描述,比如患者的个人信息、患病经过、就诊经历、对生活的影响、与患病相关的感受等;

抽象:抽象讨论,聚焦疫情防控的整体趋势、抽象讨论患者群体状况、防控措施、防控目标等。

整体报道态度(De Vreese & Boomgaarden, 2003)

积极:强调解决方案、采取的行动、取得进展,比如出院,治愈等;

中立;

消极:强调问题、不足,如对患者支持的不足、对救治措施的反思等。

在编码员培训之后,所有编码员集中对少量样本进行试编码,对过程中出现的分歧进行讨论,商定编码原则,并对编码表进行适当调整。在进行共计4轮信度测试之后,编码员对编码内容基本达成一致(编码员信度在0.85 至 0.95之间),之后进行正式编码。

参考文献

Iyengar, S. (1991). Is anyone responsible? How television frames political issues.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McLeod, J. & Wright K. (2009). The talking cure in everyday life: Gender, generations and friendship, Sociology 43(1): 122–139.

Williams, A.P., & Kaid, L.L. (2006). Media framing of the European Parliamentary elections: A view from the United States. In M. Maier & J. Tenscher (Eds.), Campaigning in Europe – Campaigning for Europe: Political parties, campaigns, mass media and the European Parliament elections 2004 (pp. 295-304). London: LIT Publishers.

财新:研究:新冠传染性高于此前预估 老年男性病死率高,http://www.caixin.com/2020-02-12/101514614.html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1183位求助者的数据画像:不是弱者,就是你我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