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英国 首相与专家的模拟对话——“群体免疫″的政治话术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日前,英国首相Boris Johnson提出一个防疫观点:“群体免疫”。老年人保护好自己,年轻人可以被感染,大家都被感染,会形成抗体和群体免疫,长期更好的对抗病毒。

 

这个观点不科学、不负责任,也立即被WHO官员批评。

 

有意思的是,这个观点除了在英国国内一片质疑和骂声外,其实并没有获得西方世界太多关注,但却获得了国内极大关注。今天网络从朋友圈到群组都充斥着群体免疫。个别主流媒体还登载专家或评论员文章,分析英国的“群体免疫”,视为是一种与中国不同的“策略”或“模式”。

 

一些受过高等教育 且 比较崇尚西方(但其实对西方政治了解甚少)或怀疑 中国模式 的人也开始很严肃地思考群体免疫问题。

 

笔者认为,这是个有点中国特色的互联网现象。

 

先看看基本概念。英国政府的首席科学顾问Sir Patrick Vallance说,英国要有60%的人口感染了COVID-19,才有可能获得“群体免疫”。由于COVID-19没有疫苗,可能每年复发,因此只有大部分人口获得“群体免疫”后才能对病毒发生抵御作用。

 

什么是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群体免疫就是指当一定比例的人口获得对某个病毒的免疫后,该病毒就很难再在人口中传播。

 

在现代社会,群体免疫是通过积极、人为的干预手段实现的——为最大比例的人口注射疫苗。通过注射特定的疫苗,在人口中形成特定的抗体,以对抗特定的病毒。只有人口疫苗化达到一定比例,才能防止特定的病毒。以麻疹为例,如果95%以上的人口注射了疫苗,才能基本上防止病毒传播,使病毒在现实生活中被“消灭”。

 

通过人为干预(疫苗)实现群体免疫大概是人类几十万年历史里最伟大的公共卫生手段。

 

近年来,西方也出现了反疫苗运动,理据很多,例如认为疫苗本身存在风险、认为与自闭症存在联系、宗教理由等等。如果大比例的人口(95%)注射疫苗,则少部分不注射疫苗的人就成了“搭便车者”(free-riders)。如果搭便车者达到一定的比例,就会危及群体免疫。

 

这就是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这个概念在当代生活中使用的真实语境。

 

不过,即便不做任何干预,人口也是有可能自然形成群体免疫的。这是人类生存、进化最基本的能力。方法很简单,个体感染病毒,自愈,形成抗体,以后就不会被同一病毒感染致病。所以,让年轻力壮、身体好的人染病,自愈,获得抗体。年老体弱有基础病的人可能无法形成抗体,因感染病毒而死。最后存活下来、形成抗体的人足够多,达到一定的人口比例后就会自然形成群体免疫。这个过程不需要任何的人为干预,是现代智人几十万年历史中一直经历的。它是人类生存进化的一部分。

 

这种不做任何干预、依赖人力“自然力”获得抗体的做法不是公共卫生政策,对其更准确的描述是“自然选择”(natural selection)和“适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这与走出非洲前的人类、新月沃地里的智人、中亚草原上的古代印欧人、中国古代大瘟疫、欧洲的中世纪是一样的。

 

依仗人口通过自然选择获得“群体免疫”形成病毒抗体,是将人类历史倒退20万年,回到原点。这时不但不存在“公共卫生”和公共治理,甚至政府都没有意义。不如高举图腾和神器,对月亮神和太阳神念动咒语和祈祷词,希冀自己可以成为活下来的一员。你将成为带着抗体传承人类社会未来的幸运儿。

 

而这个说法本身又不符合大自然的定理。

 

如果人类能够自然形成群体免疫,那么几十万年的时间,病毒还不就早就绝迹了么。人类能够自然选择,不断进化,病毒也能够经过自然选择,不断进化。流行病毒存活的核心要义就是要“逃避”群体免疫。在不断的传播中,病毒要不断变化(例如通过抗原漂移(antigenic drift)等因素形成渐进量变),不断形成新的细分品种并成功突破群体免疫。大自然的现实是,病毒一定会经过不断的异变寻找突破口,感染人类。如果人类能够通过大规模感染获得对病毒的群体免疫,那就不会有季节性流感,不会有2009年的H1N1,不需要公共卫生政策和相关领域的政府功能了。

 

Boris Johnson政府完全是在滥用“群体免疫”的概念。

 

笔者对西方政治/英国政府是有一些了解的,我认为实际的发展套路是这样的。

 

(以下为模拟)

 

一群人——包括完全不懂科学/医学的政客和医学/科学顾问一起讨论。

 

————–模拟对话开始————-

 

首相:Look,我们不能为这个传染病付出过多的代价。我们没有这么多的公共卫生资源……而且我们要保就业。你告诉我,bottom line是什么——如果咱们采用消极的措施,会怎么样。

 

专家:额……大规模比例的人口会被感染,比方说,20%~60%的人口会被感染。这要取决于ABCDEFGHI因素……美国人和德国人都提出过高达60%感染率这样的数字。2009-2010年的H1N1,美国一个地方就有20%的人被感染呢。那可是6,000万人!全球也有10~20%的人被感染。那可是十多亿人。首相先生,我担心英国会有上千万人被感染!

 

首相:该死的。那这个病严重么?

 

专家:首相先生,根据我们对COVID-19的了解,80%的人可以自愈。即便是老年人,大部分人也会有轻微症状。根据中国提供的大数据,除了湖北这个地方,死亡率不到1%……对于50岁以下的人群,死亡率可比流感。不过首相先生,对于老年人它是比较危险的!中国的数据说,70~79岁年龄段病死率8%,80岁以上14.8%……

 

首相:该死的!可你刚刚说,对大部分人群危害很小,对吧。对中青年危害也不大,对吧。

 

专家:是的,首相先生。中国同行告诉我们,40~49岁年龄段里,死亡率0.4%,40岁以下死亡率0.2%。而且,还有一个好消息:中国同行们说,9岁以下的患者没有发现死者!

 

首相:哦!这可是个好消息!

 

专家:是的,这个病毒对长者和中青年的影响是不同的。主要还是影响长者……

 

首相:如果这样,我们必须加以区分。我们不可能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收治!我们不可能像中国政府那样,一个星期兴建医院,那太疯狂了。我们没有这样的资源。NHS系统一定会不堪重负。想想(alas)挤兑的情景。那样的事情绝对不能发生。什么样的灾难!我们必须做出选择。如果出现医院挤兑,也会有灾难性的后果,是么?

 

专家:Absolutely,Mr Prime Minister。一定会有灾难性的后果。

 

首相:我们的医疗资源有限。比如说我们的医院床位……我想还会影响其他患病者。比如说其他重症患者……

 

专家:是的,医疗资源会出现拼抢。您的判断正确,首相先生!(Yes, Prime Minister!)

 

首相:如果经济停摆,对经济和社会还会产生更大的影响。甚至可能有政治影响……!

 

专家:大概是的,首相先生。我无从判断。我只能从医疗角度提出建议。

 

首相:我们的资源有限。是不是可以把资源先集中在老年人身上?

 

专家:当然,首相先生!他们是这个该死的病毒面前最主要的弱势群体。

 

首相:中青年呢。我刚刚说了。我们的资源有限。我们不可能照顾所有的人。社会经济还要照常运行。我听你说,病死率只有0.2%,我没有听错吧。

 

专家:是的,首相先生,这是中国同行提供的大数据。

 

首相:我们可以让他们自我隔离、自愈?

 

专家:是的,首相先生。让他们在家自我隔离就可以自愈。只要避免让他们传播他人。

 

首相:这可是件大事。Listen,我需要知道最坏的结果!我必须考虑这样的情况。这些中青年,他们占到人口的大多数。如果我们完全不管他们,会有什么结果?

 

专家: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会呈现轻微症状,会自愈的。

 

首相:这个我已经知道了。还有呢?

 

专家:首相,如果自愈,他们中的很大一部分还会可能形成抗体。以后他们就不太会染病了(专家想了想,没有讨论病毒变异发展的动态情景)。

 

首相:他们会形成抗体?

 

专家:Yes Prime Minister!

 

首相:那不就和打了疫苗一样了么?

 

专家:可以这么理解。(专家想了想,没有讨论病毒变异发展的动态情景)。

 

首相:那不是大多数人都可以免疫么?

 

专家:是的,可以这么理解。(专家想了想,没有讨论病毒变异发展的动态情景)。

 

首相:以后也不会染病?

 

专家:是的,可以这么理解。(专家想了想,没有讨论病毒变异发展的动态情景)。

 

首相:我再问一句,现在弄出疫苗,可能么?

 

专家:首相先生,最快也需要8~12个月。

 

首相:该死的。这帮不上这次疫情。

 

专家:Yes, Prime Minister!

 

首相:也许我们要对人口区别对待。有限的资源要帮助老弱。中青年可能只能靠你刚刚说的自愈了。他们中间,即便大多数人感染,也可以自愈,还能形成抗体。

 

专家:是的,首相先生!他们可以自愈。而且只要数量足够多,他们不但形成个人抗体,还可能帮助形成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

 

首相:群体免疫!我刚刚想到了这个问题。这和注射疫苗形成的群体免疫是一回事么?我有六个孩子。疫苗这个事情我还真是做了一点研究的。

 

专家:是的,首相先生。科学上说,这和疫苗形成的群体免疫的机制类似。

 

首相:要有多少人口形成抗体才能获得这种群体免疫呢?

 

专家:我们判断至少需要60%吧。这是乐观的估计。(专家想了想,没有讨论病毒变异发展的动态情景)。

 

首相:这和你刚刚估计的英国可能的COVID-19感染人口比例好像一样啊?

 

专家:是的,可能有多达60%的人口被感染。我们的美国、德国同行们都提出了这一数字。

 

首相:看来这真的有可能发生呢。

 

专家:是的,首相先生。病毒最终可能感染英国60%的人口。这是有可能的。

 

首相:那不就达到“群体免疫”了么?

 

专家:从数据上看,您可以这样认为。

 

首相:太好了。必须指出,我们的公共卫生资源有限,我们必须保持经济运转。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病毒让英国社会停滞下来。这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在英国历史上发生过。我们必须全方位的考虑问题!

 

专家:首相,您说的有道理,但我们只能对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发表建议。

 

首相:我们可以说中青年群体染病并自愈。大多数人口会自愈并形成抗体么?

 

专家:是的,首相先生。(专家想了想,没有讨论病毒变异发展的动态情景)。

 

首相:我们可能需要按照这个策略对公众沟通,让他们理解我们的行动对策。

 

专家:首相先生,您说的有道理,但这涉及到了政治决策。我们只能对流行病学和公共卫生问题提供建议。

 

首相:好的,知道了,谢谢!

 

————–模拟对话结束————-

 

Boris Johnson是英国首相,与医学专家不同,他需要结合英国的政治制度、公共治理模式、公共卫生基础设施、经济及文化做出决策。

 

中国模式(举国体制 + 高维度的非医疗干预/社会隔离(NPI/social distancing)是英国很难复制的。这就必须对英国采取的政策和方法论提供某种合乎科学的解释。

 

别无选择,只能宣传“群体免疫”。在与专家对话结束后,Boris Johnson“提取”了这个概念,作为公关策略。

 

“群体免疫”这个概念也只是一个比较随意,很不严谨、很不科学的。它是经不起推敲的。政客援引这样的概念,主要是为了为自己的政策提出“动听”、看似科学的解释。但它一定不是整个叙事的核心,只是因为过于扎眼(其实是荒诞),被提取出来。

 

笔者看来,这纯粹是英国执政在公共治理及公共卫生资源有限,不可能像中国政府一样动用举国体制全面保证全民健康所采用的一种政治“话术”。

 

“群体免疫”并不是英国应对COVID-19的“策略”和“模式”,而是英国政客结合自己资源受限及其他权衡考虑(例如保经济、保稳定)所采用的政治“话术”和“故事”,是为了以既晦涩又体面的方式向公众解释自己政策的小把戏。

 

笔者想不到有任何比“群体免疫”更好的话术和托词来解释政府缺位、无能、不作为及公共治理失败了。而且这种取态不但对本国公民不负责任,对其他国家及人类命运共同体都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这个“话术”也不代表“英国”,不是“英国人”对抗COVID-19的态度。它肯定不代表英国上下院,可能不代表上下院保守党议员,甚至可能不代表Boris Johnson的全体内阁(尽管他们要服从),而只代表Boris Johnson。这样的话术当然会遭到本国反对派的政治抨击。

 

也由于这个话术经不起推敲,因此只会引起英国本国(特别是反对派)及主流liberal对Tory政府和Boris的谩骂和嘲讽,同时不会引起更多的国际关注。

 

中国对选举政治的复杂性和虚伪很不了解,更习惯于从字面理解西方政客的表述(lip service)。结果真的会幼稚到把“群体免疫”这种显见的政府公共治理失败托词进行正向理解,视为英国有“计划的策略”、“科学的模式”,且还会助攻,进行科学论证及解释。又由于他们对中国体制的不信任或不自信,对英国/西方体制的盲目信任,会认为这种话语是高大上甚至具备某种“神圣性”的、不能忽略,必须严肃应对、正面理解、正面响应。

 

所以西方媒体很快忽略/dismiss/嘲笑Boris Johnson提出的“群体免疫”,唯独中国媒体/网名/公知会颇为正儿八经地讨论,把一个选举政客为政府无能自我开脱、迷惑老百姓的话术上升到另一成熟文明大国的“不同模式”、努力解析、论证这个提法的科学性,找出“英国模式”,“英国‘策略’”。

 

笔者只能说,你们对西方政治了解太过肤浅。这种肤浅根本源自于对西方选举政治的不了解(容易看到表面而缺乏批判性),以及对中国模式与制度的根本不自信(一个政客编个故事就能够被上升为一种科学决策、策略和模式,挑战中国过去两个月的努力)。

 

Not necessarily young, but still too simple, and sometimes naïve.

 

(全文结束)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英国 首相与专家的模拟对话——“群体免疫″的政治话术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