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首批 #河南 医疗队支援 #武汉 的18天……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18天前,出发驰援武汉时,河南省首批援鄂医疗队医疗组组长周正觉得,18天后武汉疫情平稳,他就能回郑州了

要上“战场了”

18天后,河南省首批援鄂医疗队医疗组组长、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呼吸内科副主任周正还记得大年初二当天,第一批医疗队从郑州出发时的场景,有父母送子女的,也有孩子送父母,妻子送丈夫的,“真的有点生离死别,要上战场的感觉。”

首批河南医疗队支援武汉的15天……

出征医护和家人告别/图片来自新乡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到了武汉,一路上,“只看到两栋建筑灯火辉煌,就是武汉协和医院和同济医院,大家都有些紧张。”虽然队员们坐在大巴车上不说话,但是周正能明显感觉到,大家心里都在盘算着,一线情况如何、防护服够不够、能不能完成任务。

因为时间紧张,医疗组到武汉第三天,改造后的第一个病区就开放收治患者,周正告诉“医学界”,他私下问了很多队员,“因为担心,很多人前一天晚上都失眠了。

郑大二附院护理教研室主任、护理组组长张卫青对自己和团队的专业能力很自信,但毕竟医护人员都没有在传染病区工作过,最担心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培训穿脱防护服。进病房前,“我常睡不着,脑子里一遍又一遍过着工作上的事,想得最多的是:怎么更好的规范工作流程,怎么协调感控专家指导我和队员保护好自己。”

留长发的医护都要剪掉头发,因为武汉的理发店不再营业,“回到酒店,有时队友还会找我剪头发,之前自己剪得不好看的,都找我修修。”张卫青笑着说。

首批河南医疗队支援武汉的15天……

医疗组进行了严格的感染控制。口罩、帽子和隔离服怎么穿,都要演练过关才能进病房。每个班次还配备了感控管理专家。感控的专家还会随队进入隔离区,全程监控,随时发现问题。

因为细致的防护措施,河南医疗队第一批援助武汉的137名队员,目前全部身体健康。

而在此之前,武汉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医护感染情况很不乐观。周正带着医疗组到达后,也询问了当时医院医务人员的感染情况,一位科主任告诉他,截至1月26日,武汉四院西院区已经有40多位医务人员感染,虽然没有医护因为感染不幸去世,但当时已经有一两位医护病情危重。

推开门,进入隔离区

河南第一批医疗队大年初一(1月25日)晚上接到任务,初二晚七点多抵达武汉。周正清楚的记得,晚上9点15分左右,医疗组就和武汉第四人民医院进行了简单的对接工作。

武汉市第四人民医院是一家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并没有传染病区,所以无论是病房的布局、区域划分,还是人、物流向设计,完全不符合收治传染患者的要求。医疗组需要接管10楼和11楼骨科的两层病区,改造成传染病隔离病房。

护理组组长张卫青告诉“医学界”,当时缓冲区甚至没有实质的隔断,只是划定了一条线。“我们当时提了很多要求,没想到第二天一早过去,缓冲区全部建好了隔断,装上了门。”

在武汉四院,改造后进入隔离病房,要穿过洁净区、缓冲区、污染区。作为护理组的组长,张卫青是第一个进入病房的护理人员。她还记得,推开缓冲区的门时,她切切实实感受到的压力。

首批河南医疗队支援武汉的15天……

进去,关门,再推开潜在污染区的门,关门。“打开最后一道门要进入隔离区的时候,我深吸了一口气。张卫青回忆,“但是我毅然推门进去。我知道,如果我能坦然的进去的话,对我们的护士也是一个积极的影响。”

30分钟不到病人就收满了

1月28日,河南第一批医疗组正式开始了接管病人的工作。

当天,一个病区共30张床位开始收治病人,周正还记得,“一打开电梯,病人就涌了进来。”30分钟不到病床就收满了。29号下午,另一个病区也开始收治病人。两个病区共60张床位。

床位很紧张。在医疗组到达之前,武汉市第四医院已经积压了很多病人。周正1月27日从门诊经过,就看到大厅里黑压压的一片,大概有五六百人,“大家都不吭声,有的在输液,有的在等床位。有的病人就在门诊的留观病房里救治。”

和等不到病床的病人一样,摆在医疗组面前的困难同样多。隔离病房条件有限,没有保洁,而且病房里没有家属陪护,医护人员还要承担患者的生活护理。

另外,因为患者积压了一段时间,能住上院的病情普遍较重。

开始的几天,病房的气氛很沉重,患者的情绪也普遍很低落,“他们躺在病床上,不看我们也不和我们沟通,护士问话,他们也爱答不理。”张卫青看出来,他们恐惧、压力大,甚至感到绝望。

患者恐惧,医护紧张。周正回忆前几天病房的情形,“我们都穿着隔离服,患者也看不见我们的样子,只能看到隔离服上写的名字,听着口音,也不像当地人。”

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医患之间的交流很少。

医疗物资同样也很紧张。在四院,隔离服限量供应。为了减少医疗物资的消耗,医疗组在排班上精打细算,不太忙的时候,一个十个人左右的班次,只有3个人进去隔离病房,其他医护在外面待命,如果里面忙不过来了,再随时穿着隔离衣进去。

没有穿上隔离衣,很难体会到在隔离病房里行动不方便带来的体力和精力的双重消耗。只有从隔离病房出来,“完全放松下来,你才能体会到自己是多么疲惫,身心俱疲。周正告诉“医学界”。

在最困难的阶段,医疗组通过精心的治疗和护理,使得患者的病情逐渐好转,医患之间的信任也慢慢建立了起来。

2月7日,两个病区第一批共8名病人出院,“这给了患者,也同样给了我们医护人员,很大的激励。”周正说。

首批河南医疗队支援武汉的15天……

一封感谢信

2月9日下午,河南医疗组收到了一位“11楼病人”的感谢信。

这位住在11楼的病人,是一位71岁的老太太。她委托自己女儿“一定要尽快给照顾她的医护们写封信”,她说,是“11楼的河南医疗组的小姑娘、小伙子们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产生了继续活下去的希望。”

她在信里写了医护人员照顾她的细节,“这些小细节让我特别感动,自己的儿女,最多也不过如此吧!她写道。

 

首批河南医疗队支援武汉的15天……
首批河南医疗队支援武汉的15天……
首批河南医疗队支援武汉的15天……

图片来源:受访者

持久战

18天过去,河南医疗队的工作流程也在一步步优化。以护理工作为例,截至2月10日,第一批援鄂医疗队护理护士手册已经更新到第四版。

就诊困难的情况在好转,这是河南医疗队一线医生在武汉最直观的感受。

据普通患者救治医疗组组长、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李磊观察,在武汉四院,现在门诊就诊的患者大多是来复诊的,“这提示新发的感染病例还是显著下降了。”

病床紧张也有所缓解,和最早普通病区收治的患者普遍较重相比,现在患者病情已经有了明显好转。李磊询问新入院患者的流行病学史发现,患者出现咳嗽、发热等症状后,平均等候时间为4到6天。

希望有,挑战也不小。河南医疗队在武汉四院接管的60张病床,目前依然一床难求。看着危重的病人只能住在普通病房,因为床位和医疗资源的限制,失去最佳的治疗机会,“这是我们作为一名医生,感到最痛心的事。”李磊说。

在出征武汉前,周正、李磊和张卫青都想过,什么时候能回河南。周正当时很乐观,“一个传染病的潜伏期最长14天,武汉1月23日封城,我想半个月后我总该回到郑州了。”

现在,来到武汉一线已经超过半个月,周正的个人判断有了不小的变化,“乐观一点,我觉得2月底能回去,悲观一点,我觉得要到3月20日左右。”

三位都告诉“医学界”,他们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首批 #河南 医疗队支援 #武汉 的18天……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
We do not share your personal details with an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