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i_num_field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mysqli_result, bool given in /www/wwwroot/overseastudy.world/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3402

Warning: mysqli_num_fields() expects parameter 1 to be mysqli_result, bool given in /www/wwwroot/overseastudy.world/wp-includes/wp-db.php on line 3402
视障英国留学生回国路:耗时3天辗转6地终回家 COVID-19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COVID_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 留学世界网 留学生 留学圈 留学申请 留学签证 留学费用 留学生活 留学生工作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留学世界网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视障英国留学生回国路:耗时3天辗转6地终回家 COVID-19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COVID_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口述者/执笔者:王子安(Mike),英国留学生,就读于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音乐表演专业主修中提琴、辅修作曲

wzvjh20200408
王子安在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读本科二年级。 王子安供图

impr420200408
在酒店集中隔离了14天。

口述者/执笔者:王子安(Mike),英国留学生,就读于英国皇家伯明翰音乐学院音乐表演专业主修中提琴、辅修作曲

口述时间:4月1日晚

王子安回国之路:伯明翰—迪拜—香港—上海—浙江嘉兴—衢州某酒店集中隔离

耗时:3天

王子安曾获第九届羊城小市长称号,是第十一届宋庆龄奖学金获得者,2015年获广东省中提琴比赛金奖,2019年度中国残疾人新闻人物特别提名奖。王子安是中国内地留学海外的第一位视障本科生。

曾经担忧的签证与学业、时刻会中断的航程、香港出关的各种预案……早已尘埃落定!4月5日,我结束酒店集中隔离,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回想起这两个星期的经历,实在难以忘怀。

是否要回家

我跟父母有小小争执

我叫王子安,是个视力障碍者,我在英国留学快两年了。

3月12日那天,父母曾告诉我,英国现在疫情比较复杂,你应该回家,我没有立即同意他们的说法。我相信英国应该有能力解决疫情的问题,我也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另一个想留在英国的原因是,考试越来越近了,如果擅自离校,会有重修二年级课程和取消学生签证的危险。

进退两难,我还和父母有了一些小小的争执。父母始终认为安全才是首位的。我父母还给我的系主任和老师发了专门邮件,咨询他们的意见。父母担心在中国超市关闭、外卖停送和学校咖啡厅关闭的情况下,我的生活会无保障。

当时,大部分人都准备留在英国学习的,留学生在群里讨论的大部分都是如何购买口罩和消毒用品。那个时候,英国确诊的人数并不多。每个人虽然都有点担心,但觉得做好个人防护应该就没问题。

第二天的变化让我猝不及防,首先是英国新冠肺炎的确诊者突然增加了好多,人们还在街上聚集,所有店铺都还开着。政府当时还没出台相关防控措施。BBC的报道还说,英国首相将采取群体免疫政策来度过这次危机。这个言论震慑了很多人,我开始变得有些焦躁。恰好此时,我的手机坏了,正在中国城维修,我只能通过短暂的QQ电话与父母联络。我那时候就在想,父母得多担心我,他们一定连觉都睡不好,我得回家。

情况突变,我想回家

老师帮买票一刷就买到

感谢我们的大学为了学生和教职人员的健康和安全,提前宣布将课程和考试改为线上模式。

说到抢机票,可以说是神迹了。那时,机票已经非常不好买了。3月13日,学长自己买到了机票,黄老师很想让学长带我回家,但我的手机坏了,黄老师一直找不到我。巧的是,学长买到机票10分钟左右,我用宿舍保安处的座机打了电话给黄老师。在电话中黄老师带着颤音对我说,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如果你不回去,万一疫情恶化,谁来照顾你?谁来帮助你?无论如何,我要送你回家。

黄老师还告诉了我一个小秘密,她一边打电话给我父亲商量,一边叫学长帮我买机票,但学长一直都抢不到我的机票。黄老师很难过,坐在窗边的她抬头对着天空说,上帝啊,如果你眷顾这个孩子就给他一张机票带他回家吧!结果黄老师一刷手机就买到了机票。

乐观的人总是有一个优点,就是朋友多。在我准备回国的那几天,来自巴基斯坦的保安叔叔帮我收拾行李,老师们提供在线课程软件安装,同学们也帮我抢购防护装备等等。我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

未知的旅程

跟学长飞迪拜转香港、上海

3月19日下午5点,我和学长正式踏上了回国回家的旅途。我的心情有点复杂。一方面是对前路的迷茫和担心。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急着远离这里,有点像打败仗的逃兵,百感交集。最让我牵挂的其实是留在本地的小伙伴们,他们会遭遇什么,他们会不会和我一样寻求希望?这一切都在短暂的告别仪式后结束了。我和照顾我的保安叔叔隔空拥抱。Alex是对我很关照的当地华人,在他急促的喇叭声中我快速地上了汽车。

当时我戴着N95口罩和护目镜,书包里面装着消毒液、五个N95口罩,五套防护服,若干消毒湿纸巾和许多一次性手套。随着time to say goodbye的音乐,开始了未知的旅程。

机场工作人员很好,他们为我安排了特殊需要服务,让我能够在残疾人的合理便利之下快速通过每一个关口。英国时间晚上8点20分,我登上了飞往迪拜的飞机。学长告诉我,飞机上,外国友人基本上没有太多防护措施,华人同胞,每个人看起来都穿得像一个大粽子,我也第一时间换上了防护服。

在香港机场

睡了一晚地板等次日飞机

3月20日当地时间早上8点,飞机降落迪拜,转机时间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在地勤人员的协助下很快就办好了通关手续。

但是,由于东方航空的工作人员下班了,我们无法打印飞机票,也无法安检。于是等待了三个多小时的我们,在深夜12点的香港机场,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躺在地上枕着书包,听着电梯和楼上装修的声音,进入了不安定的睡眠。学长说,现场的华人同胞基本做了防护,即使没有防护服和护目镜,也会戴口罩。

3月21日早上6点,伴随着第一缕阳光照进大厅,我和学长匆匆吃了个简单的港式早餐后,办理了登机手续。过了安检后,和学长拿着手提行李走向休息厅。在这过程中,虽然没有得到机场提供的针对特殊群体的服务,但可以在休息厅休息几个小时,这比起其他还在路上奔波的同学显然好太多了。3月21日11点,我们登上了飞往上海的班机。

在登机之前,我父亲联系了街道、残联、卫生防疫部门,确定了隔离点。

从香港飞往上海的飞机上基本上是留学生面孔,大家把自己包裹得很严实,空乘人员为我们每一个人测量体温,让我们填写境外人员入境表格。两个多小时后,飞机着陆在上海,乘客按名单分批离开飞机。空乘人员为我大开方便之门,让我提前下飞机。

通过了申报健康卡、测量体温,分属地通行等,我在下午5点左右到了浙江接待处。接待处的工作人员虽然不能和我握手,但却表现出了百分之两百的热忱。他们说,无论你们在哪里,你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一分子,祖国随时欢迎你们回来。

至此,我亲爱的学长与我拥抱告别!感恩一路同行!

见到亲人很温暖,

在酒店隔离每天都很忙

从上海机场到嘉兴的检测中心,完成必要的检测后,很快就登上了市疾控中心的专车。晚上10点45分,车门缓缓开启,我被工作人员扶下车。一下车,我呼吸到了清新的空气,听到了姑妈的声音。疼爱我的姑妈来接我了,她说,回来就好!简单的一句话,却让我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我确认,我到家了。

回来后,我一直在酒店隔离,酒店的伙食非常好。父母、老师时常和我通电话询问每天的情况。亲人朋友也时常送许多吃的用的给我。每天早晨我会听BBC电台的新闻头条,然后上网课,做作业,练琴。4月5日,结束酒店集中隔离,爸爸把我接回了家。

从订机票到回到家乡隔离到回家,这个过程很顺利。我总觉得有一种力量在帮助我,父亲却说,事在人为。因为在顺利归来的后面有黄老师的未雨绸缪、学长的万里相伴、当地华侨和家乡的帮助,也有各种应急预案准备及不眠的夜晚。

作为视障者,每天生活的种种困难也是一道功课,但起码我一直为自己加油!我也用行动证明这个群体,能够在异国他乡实现自己的梦想。

(小知识:视障人士可以通过手机的读屏书写阅读、获取信息、交流互动等。)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视障英国留学生回国路:耗时3天辗转6地终回家 COVID-19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COVID_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