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我的公公在家里感染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直到最后也没有救护车来,儿媳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气得发抖”但一切无济于事。

年初一6点半我就醒了,其实没怎么睡好,想着武汉百万人正在经历的不眠之夜。这让我想起了自己作为记者时经历采访过的汶川地震。不同的是,大地震突如其来,但所有残酷看得见,摸得着。而现在深入武汉、也正在全面逼近这个国家的东西,看不见,摸不着,触目惊心的生死一线的感受却更甚之。

每个大年初一的头件事自然是看一下手机里的拜年短信并回复。但昨天第一个消息就让我更意识到这根本不是在过年。一位一直在微信上告诉我武汉疫情消息、替武汉的一线医务工作者打抱不平的群友,给我发了一条微信:“现在,我公公已经危急,基本上没有呼吸了!120持续占线。12345拨通了等待救护车,但一直没有来。”

我知道她是真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才会在这个时候给我这个算得上普通的群友发来如此悲鸣。我几乎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同样更不知道怎么帮助她。我唯一能做的,只有安慰,陪她说说话,同时让她注意自身隔离和安全。

她说自己“气得发抖”。但一切无济于事。

两个小时后,8点48分,她告诉我:救护车没有来,公公已经过世了!

口述 | 2颗牙(性别:女,城市:武汉)

整理 | 见叔

1月17日,我的公公出现发烧,37.3度。我家住在武汉市江汉区XX花园,老人今年69岁。我们就近在社区医院办理了入院,打了3天针,症状没有好转。21日,社区医院告诉我们他们不能收治了,要求我们转院到后湖中心医院。

22日我们就到后湖中心医院,打针一天,然后做了CT,显示有双肺感染。

后湖中心医院离我们家不远,一公里,步行就到了。但22号这一天刚过完,凌晨政府下文,武汉封城了,城内交通也全部停运。后湖中心医院也告诉我们,发热病人要全部去武汉红十字医院。

比起社区医院和后湖中心医院,红十字医院离家里就要远多了。我家里有一辆汽车,但车在外地。没有公交,也打不到车,23号封城这一天,我们只有步行去医院。老人也走不快,边走边歇,到医院就用了一个小时。

红十字医院的人很多很多。发热门诊一天排三四百个号,排到可以查病毒七项,然后再等着排队做CT。一般要到第二天晚上才能做上CT,第三天才能拿到CT结果。我们有CT检测报告,就直接排队打针。这天,打完针,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

荐见 | “大年初一,我的公公在家里等待死亡”

1月24日,大年三十。家人商量了一下,别奔波去医院打针了。医院的现状太恐怖了,与其死在医院没人收尸,还不如在家里走得有点尊严。更何况排队、打针,到半夜回家,正常人都受不了,别说一个生着病的老人。

这样,年三十这天,我公公就在家隔离休息了。白天情况还正常,晚上还能吃东西,但痰变浓了。量了体温,37.5度。

这一夜外面似乎还能听见鞭炮声,但我们谁也没有睡好。完全没有说“新年快乐”的欲望,因为明明就快乐不起来。只求平安。

当时我们心里想着以老人那时候的身体状况应该能挺过年三十,等年初一天亮,再看看会不会有措施来救治。

大年初一早上5点半左右,我婆婆打电话,说公公已经气息微弱了。

我开始打电话,120占线,市长热线占线。我就打110,110要我们自己找医院。这样电话一直打到8点多钟,老人就已经走了。救护车也一直没有来。

家里人都崩溃了。我又打了无数个电话,继续打120,110,12345。110不管,12345打不通。120反馈说只是抢救快要不行的病人,这样的病人他们也没法管。

现在不是治病的问题了。遗体就在家里,成了一个新的大问题。没人来消毒和处理遗体。我们报给社区,社区说已经报到街道,但街道也没有反映,没有回复。

然后我就联系殡仪馆,殡仪馆说需要出具死亡证,同时遗体要打包,他们才会过来帮忙火化。殡仪馆说,现在不打包的遗体,他们不接受。但遗体打包的事情谁来办呢?

120只是开了一个心电图的单子,证明病人已经死亡,不负责打包遗体。还得要开死亡证。没这两样,根本没有办法运过去火化。

就这样,老人在家里过世了三个小时,没人来管。

荐见 | “大年初一,我的公公在家里等待死亡”

昨天晚上我们从微博上媒体上陆陆续续看到那么多进驻武汉的,物资,官兵,医疗人员……我们心里是有希望的。但是老人突然就走了,这个过程里,我们在家中还是感到非常非常的无助。从社区,从疾控中心,从各级卫生医疗机构完全得不到任何一丁点的帮助。

请问我还有什么办法?

感觉现在的武汉市就是一个无政府的状态。江汉区政府给我的感觉是崩溃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乱七八糟的。我刚才打电话到疾控中心,疾控中心给了我另外一个电话,疾控中心的人有的说他也在住院,也有的说他不了解、不清楚。

到头来,市疾控消毒科和区疾控消毒科,都没人管这个事。他们完全没有办法解决一线人民的问题。大量的死亡的病例如何处理?现在完全都是未知数。所有的人都手忙脚乱。

我最后只有打电话给电视台,电视台说媒体只能接受上面的报道,这个时候打电话没用,不会被播的。

我一直很克制,谢谢你的倾听和陪伴!今天实在克制不住了。

我现在自己也感觉身体不适了。刚量了体温,37.8度。

荐见 | “大年初一,我的公公在家里等待死亡”

我去到社区医院,社区医院已经不接收了,说只要是体温高于37.1度的就要到另一家医院,那家医院是接手38度左右的病人。现在社区医院里,一没有物资,二没有药物,三没有器械,除了量体烧什么都做不了,只是来了病人就往外面赶。

后记

这篇口述我边整理边掉眼泪。我一边把“2颗牙”的语音和文字敲进电脑,一边在同步她在过去24小时里所经历的全部无助、悲伤、绝望和恐惧。

我把这个事情的简单过程发在微博后,引来相当多奇怪ID网友的围攻,质问我说,“证据拿出来?发了这么多条,空口无凭”。也有说要举报我造谣制造恐慌的。有一位热心的武汉志愿者帮联系到了汉兴街办事处的电话,汉兴街把这情况反映给了玉兰里社区,社区说已经处理了。

我进一步和“2颗牙”确认,她说,最后社区管消杀的是联系上了,但很长时间安排不上做防疫的人员,所以她仍然在等待上门处理中。此时已经是下午16:38分,距离老人去世已经过去将近9个小时。

“2颗牙”和我说,她联系了医生朋友,医生听了她的症状反馈后,认为她感染的可能性很大了。“2颗牙”在语音里听上去极为疲惫,焦虑,声音嘶哑,也仍然透露着坚持。和武汉的许多家庭一样,此刻,他们都在坚持。等待援兵,等待这个被疫情拖入混乱中的巨大城市能够快速进入一个有序时刻。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我的公公在家里感染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直到最后也没有救护车来,儿媳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气得发抖”但一切无济于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