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真相曝光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一方面,全世界的物资都在向武汉集中。一方面,一线的医疗物资依旧极度匮乏:N95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医用护目镜、医用外科手套,医疗设备包括心脏机、呼吸机、医用机器人……这些重要医疗物资全线短缺。

昨天,武汉协和医院请求医疗物资支援:不是告急!是没有了!!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一位参与协调物资配送的湖北医护人员家属对荐见说,“情况严峻到令人触目惊心,病房全部住满,病人没有病房。医生物资不够,就在肉搏病毒。”

而武汉方面接收了多少物资呢?昨天中午1点,武汉红会公布了从1月24日封城以来一周时间内第一笔物资使用情况,只有17项:分别是疾控中心11.4万个口罩,武汉铁路局5万个口罩,武汉铁路局5万个口罩,荣军医院3万个口罩,协和医院3千个口罩,仁爱医院1.6万个口罩,天佑医院1.6万个口罩。

这组数字里有两处疑问:一是为什么绝大部分口罩都分配给了私立医院,而协和只分到了3000只?一是数目也没对上:来自北京一家企业捐赠的3.6万只口罩,分配给了仁爱和天佑两家医院,各1.6万只,还有4000只口罩不知去向。看来不只省长数学有问题。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作为疫区中心,所有的物资都正在向武汉集中。除了红会公布的这寥寥25万只口罩,剩下的物资都在哪里?为什么网上四处都是告急!告急!告急!

为了弄明白这个让人百思不得解的问题,小荐找到了上面提到的这位参与协调物资配送的湖北医护人员家属(下文称A),还找到了一位参与前线救援和联络物资的周边城市医务工作者(下文称B),和一位参与捐助的企业负责人(下文称C)。

通过,对他们的访谈,我大体上对造成整个湖北医疗一线物资困境的原因有了一个了解。

1

条条大道通“红会”

几乎所有在一线的被访谈者都称,一线物资的短缺不是供给不足性短缺,而是结构性的。

一名被采访者称,武汉的资源实际上目前来说应该是过剩的,现在各方面的资源都向武汉汇总。武汉毕竟是中心地方,医疗资源基本上被武汉消化了。“根本原因是缺少有效的宏观调度。”

“武汉的医院之间有的出现资源的囤积,有的医院则极度缺乏。事实上,卫计委向周边县市发放得也很少,周边县市的医院,就更加缺乏。”

“现在武汉的状况是武汉市慈善总会主要负责接收资金捐赠,红会主要接收物质捐赠。”那家捐助企业的负责人C说。

被访者称,“物资通过红十会,基本囤积,到不了指定医院。红十会给承诺,但承诺后并不对真正的时效和效率负责。”

这些天都在和武汉慈善总会和红十会打交道的B说,她完全感觉不到他们在作为,“我们捐款给武汉市慈善总会。因为发现一线的物资非常短缺,我们就帮助联系了资源紧急境内境外采购,但慈善总会一句:资金要由指挥部统筹调配安排,具体方案根据疫情防控整体需要研究后发布,就把我们打发了!钱全部在账上趴着,也不用到一线去。把我们给气死了!”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截止昨天18:50分,武汉慈善总会账上趴着400万人的5亿多捐款,居然1分钱未花。

“我们现在就关心武汉市慈善总会怎么尽快有效使用善款,切实解决一线医院物资紧缺的问题!”C说。

“我们通过红会捐物资也是,红会的人根本不到场,全部是我们的同事联系医院配送。”C说。

政策规定,一切境外物资必须通过红十会。这在紧急时刻,带来了两个非常严重的后果:

一、条条大道通红会。因为宏观调度的缺失,大量物资囤积在红会,慈善总会,红会成了交通大动脉的“肠梗阻”。到了物资分配不出去。而这使得大量资源捐助方和需求方的对接开始绕开这个“肠梗阻”自行对接,信息的不对称又加剧了混乱。

很多物资缺乏的地区,区长书记带着队伍,到机场去“抢物资”。许多定向捐赠的物资,根本最后不知了去向。而不抢,这些单位会一直等不来“救援”。

你看一下下面两张图,就知道武汉各级医院向“红十字会”要防疫医疗物资的艰辛了。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这种60年前的方式出现在这样一个互联网大数据时代,出现在这样一个疫情十万火急的时刻实在让人揪心。

二、第二个问题随之而来,就是这种卡脖子,不仅卡住了资源的流向,也卡住了民间组织的行动能力。因此民间捐助物资虽然极为充沛但行动活力很难释放出来。

许多绕开红十会的支愿者直接联系到医院。但医院又不敢走官方渠道接受,互相推诿。

最后只有个别医生以个人名义接收然后分发给医院各个部门。这种无奈之举虽然解决了一些问题,但医生个人要为此承担一切风险和责任,并不是每个医生都会接受。

这种局面下,一腔热血的捐助志愿者们常常四处碰壁,有力使不出。

“多少志愿者在这个过程当中寒了心!”A说。

2

红会的能力问题

既然条条大道通红会,那么作为“疫情”里物资枢纽的这个关键环节,究竟是个什么现状呢?

几天前,财新杂志采访了武汉红会常务副会长陈耘。陈耘痛诉了武汉红会的困难,当然最大的困难是永恒的:人手紧张。

有多紧张呢?有整个武汉红会只有十个人,湖北红会二十多个人,“渠道一多,就容易乱,乱就容易出岔子,”陈耘说,“我们提供捐赠物资的清单,需求政府最清楚。我们没这个能力。这样就和政府无缝对接。靠我们这几个人没办法。”

你看,完美甩锅政府。红会就是个牵线的,其它千万别找我。这也解释了前面C的那句抱怨,“我们捐物资,红会的人根本不到场,全部是我们的同事联系医院配送”。

当然,红会就是红娘嘛,只负责牵线,不负责结婚的。不能指望太多。可现实中几亿的物资交到你手里,如何避免出岔子呢?

很简单:“拒收!”

是的,你没听错。一线在喊告急,这边在向外拒收。

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就希望湖北红会能够提供明确的执行方案,否则不愿捐款。结果,湖北红会真的就退款了,并在自己微博上写“由于暂时没有达成执行意向”。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除了“拒收”,还有志愿者捐赠的口罩被签收四天后,红会告之:物资太多找不到了。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一个自媒体吐槽说,这么来看,湖北红会组织志愿者的水平,还比如上那些明星后援会的会长。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这紧要关头,红十字会最后成了志愿者的一块巨大的绊脚石。”A说。

3

道路封堵成了疫情的“次生灾害”

在所有人发现红十会这个资源流动枢纽成为民间资源的阻力后,许多志愿者在各自寻找他们新的解决办法:通过自己的管道在联系物流和货源,并直接联络医院,把合格的物资,直接定点送到医院。

但这个时候,湖北各个地市县的封路就成了新的“拦路虎”。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荐见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

与武汉相隔100多公里的仙桃市是全国有名的一次性无纺布口罩生产基地,本身产能不小。但从仙桃到武汉,和到周边城市的道路被封闭。交通成本骤增。潜江的通行证,只能管潜江出入,到了各个县市都要开当地的通行证。

“我们去孝感去取物资,孝感那边必须要能够开通行证,不然我们出不了孝感。”参与前线救援和联络物资的周边城市医务工作者B说。

B告诉我昨天他刚刚经历的一件事:

他们医院在仙桃订购的一批医疗资源,口罩和防护服。他们上午十点钟到达仙桃取物资,到了高速路口,不让通行,甚至要把人扣在那边。

“我们这边托人在仙桃那边打了招呼,最终只把口罩和人运回来了,防护服只有丢在那边了,因为口罩的包装很小,容易搬运,防护服20件就要一个大箱子装。”

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就是因为高度集中于武汉的防疫物资,无法得到及时输出。周边县市的医院更成为医疗资源的供给洼地。

“所以,当地的相关部门出于无奈就会利用道路封闭拦截资源。底下县市也到处疯抢医疗物资。”B说。

各种挫折下,一些捐赠物资的志愿者们现在找到一种路径最短最精准的支援方法:由他们要定向捐助的医院,自行联系生产需要物资的厂家。他们则在中间直接付款。

“我们在按照这个模式争取把大家捐赠的钱都用在地方,争取真的帮到人。”C说。

本文封面图:非裔美国艺术家Willian H.Johnson 1942年作品《Ambulance on the Go》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全世界都在捐助,为什么武汉前线医疗物资还在告急真相曝光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