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终于知道湖北老乡为何要冒险划盆过长江去湖南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1
 
 

 

在历史上,黄冈曾两次走进公众视野。

 

第一次因为苏东坡,第二次因为黄冈中学和黄冈密卷。

 

现在是第三次,因为新冠肺炎疫情。

 

1079年,苏东坡因为“乌台诗案”,被御史们逮住小辫子,给发配到黄冈市做公安局副局长。

 

“黄州僻陋多雨,气象昏昏也。” 来到穷乡僻野的黄冈后,苏东坡为排遣抑郁,写下750首(篇)诗词,其中包括逆天的《前后赤壁赋》。

 

尽管自身难保,但苏东坡还甚是关心民生疾苦。

 

1080年,黄冈发生瘟疫。苏东坡没有请示上级,积极参与抗击疫情,拿出珍藏的药方,“用圣散子方予以治疗,所全活者不可胜数。”

 

他还将方子传给蕲水人名医庞安时。后来庞安时在著作《伤寒总病论》中附了此方。

 

几乎同时,江西也发生了瘟疫。

 

苏东坡那个倒霉的弟弟,苏辙,正好就被贬到江西高安做税务局局长。大苏于是就把药方寄给了小苏,帮他抗击疫情。

 

后人推算,起于元丰三年的那场瘟疫,不止黄冈一地,蔓延过江,到了江西。

 

 

2

 

 

江西跟黄冈真是一衣带水。

 

具体而言,黄冈治下的黄梅县和武穴市与江西九江市隔江而望。在长江一号桥和二号桥修通之前,江两岸人民早就通过船只来往频繁。

 

所以,黄冈人亲切地喊江西人“老表”。

 

但在疫情面前,“老表”们也是不讲情面。

 

终于知道他们为何要冒险划盆过长江……

滚滚长江,天寒水冻,这帮人为何涉险过江?

 

那还得从黄冈的疫情说起。

 

 

3

 

 

先看一则断言。

 

衡阳市中心医院重症监护科副主任医师刘军是湖南衡阳驰援黄冈的医疗队队长,他对《中国新闻周刊》直言:“去黄冈后才发现,疫情比此前想象的严重很多,甚至我个人认为,比武汉严重。因为武汉虽然病人多,毕竟资源也丰富。

 

再看数据。

 

根据湖北省卫健委通报,截至1月31日24时,湖北累计报告确诊病例7153例,其中武汉市3215例,排在第二位的是黄冈市:726例。死亡249例中,武汉市192例,排在第二位依旧是黄冈:14例。

 

目前,确诊病例排第二位的省份是浙江,599例;第三位是广东,520例。

 

也就是说,截至1月31日24时,黄冈市确诊人数是浙江全省的1.21倍、广东全省的1.39倍。

 

最后看真实情景。

 

黄冈有约750万人口,下设一区(黄州区)、二市(武穴、麻城)、七县和一个县级农场。

 

黄冈市只有一家三甲医院(第一人民医院),此次公布发热门诊31家,肺炎救治定点医院13家。

 

其中黄冈市区的三家定点医院条件惨不忍睹,分别是:黄冈市传染病医院、黄冈市惠民医院以及黄州区龙王山老年公寓。

 

黄冈市惠民医院是很小的社区医院,原本无法承担危重病人的抢救与治疗。成为定点医院后,临时改造出一个隔离区,增加床位。医护人员团队临时从市中医院以及一些县级医院的呼吸科、ICU抽调组建。

 

黄州区龙王山老年公寓,根本就不是医院,只是一座老年公寓,临时开辟出来用作疑似患者的隔离区。

 

好了,重点说说黄冈市传染病医院。

 

黄冈市政府报告《黄冈市“十一五”期间民生环境改善综述》中,有这样的表述:

 

“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基本建立。公共卫生投入不断增加,重大公共卫生项目顺利开展,新建了疾控中心网络实验室和市传染病医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机制和基础设施基本完善。”

 

“十一五”指2006年到2010年。那么,这座9年前启用的医院现状如何呢?

是驴是马,关键时刻,拉出来遛遛。

 

 

4

 

 

可尼玛,当外省派赴湖北的医护人员抵达时,发现黄冈市传染病医院早已废弃多年。

 

疫情爆发后,山东医疗队和湖南医疗队先后驰援黄冈。

 

从山东聊城市人民医院2名医护人员田龙营、梁晓林的日记可见一斑:

 

梁晓林:我和龙营都被分到了黄冈传染病医院,这是一家因非典建立的医院,后续就基本没有运行,最近刚被修整,开始收治新肺炎病人。医院监护室是会议室改造的,全院没有中心供氧,条件和乡镇医院差不多。

 

田龙营:我们工作的地方是黄冈市传染病医院,这个医院自2003年SARS结束以来,已经基本废弃,改造以后重新使用,条件非常差。ICU是由办公区会议室改造的,总共130平米左右,编制10张床位已经比较紧张,计划收到20人左右,通风和保暖的问题没解决,温度非常低,层流更没可能,没有压缩空气,没有中心供氧,呼吸机工作起来噪音会很大,信息系统手写也比较麻烦,房间医疗垃圾没有工人及时清除,医务人员休息及洗澡的地方存在问题。

 

跟队采访的齐鲁网记者惊呆了。

 

临时抽调过来的黄冈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副护士长张斌说:“我们不怕苦不怕累,最重要的是物资缺乏,需要物资支援。”

 

终于知道他们为何要冒险划盆过长江……
终于知道他们为何要冒险划盆过长江……
据《中国新闻周刊》,有确诊患者入住黄冈市传染病医院四天后去世,生前给儿子打的最后一个电话,是希望能在第二天早上“喝上一口热稀饭”。因为医院的微波炉很少,而他自己已无法下床去加热冷的饭菜。
一座历时数年重金打造的传染病医院,缘何被无端废弃?以致于微波炉都多拿不出一个,无法满足死者最后的简单愿望。
 
疫情就像照妖镜,照出多少魑魅魍魉。
5
 
 
黄冈的老师们总爱diss学生,“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
 
其实,最应该diss的是黄冈市政府的官员们。
 
专门的传染病医院给糟蹋了,面对病例激增,只好于1月28日深夜,紧急启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
 
该中心是黄冈市中心医院的新院区,之前主体工程大部分完成,原计划今年5月整体搬迁使用。被征用后,用三天时间整饬了15000余平方米院房,共有1000多张床位。
 
但是,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本身并非按照传染病医院的规格打造,护士站、医生站与病房是相通的。而传染病病房要求,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出入通道应有明晰的划分,并设有污染区和缓冲区的划分,确保切断感染源。
 
此前在黄冈督查的中央督查组专家成员、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控处处长李六亿指出,目前,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病房及区域划分等大部分工作已经到位,但诸如防护用品、相关流程等细节还待完善,且时间紧迫。
 
目前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只开了两层,山东医疗队负责第四层,湖南医疗队负责第五层。
 
相较之下,基层医院的情况更为严峻。
 
据《中国新闻周刊》,黄冈下属的县级医院,传染科室医护人员严重不足,不得已征用其他科室医护人员,短期培训、临时上岗。多名医护人员受访时均表示,多日没有休息,不敢回家,每天都在焦虑中度过。
 
更要命的是,没有防护物资。
 
从1月25日起,黄冈市下属的多家县级医院同时向社会求助,希望获得快速检测试剂盒、体温枪、N95口罩、医用口罩、护目镜、防护服、消毒液等防护用品。
 
至今状况没有改善。
 
黄冈市疑似病例已超过1000例,可目前只有4家医院拥有试剂盒,能进行确诊流程。这也就意味着确诊人数存有急剧攀升的可能。
 
 
 
终于知道他们为何要冒险划盆过长江……
终于知道他们为何要冒险划盆过长江……
世间再无苏东坡。黄冈人民须自强。
继续为家乡呼吁。
转发真有力量。
从多个渠道获悉,已有一些机构与黄冈县级医院联系,积极捐赠防护物资。
请帮忙继续转发。
及时救治一个病例,全社会就多一份安全。
谢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终于知道湖北老乡为何要冒险划盆过长江去湖南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