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等到不戴口罩的那天

 

1918年3月4日,美国堪萨斯州一座军营发生流感。

 

很快,欧洲也出现大量患者,但都不严重。症状多是头痛高烧、肌肉酸痛和食欲不振而已。

 

到了秋季,流感开始露出獠牙。时值“一战”尾声,大批士兵从前线回家,跟随他们身后的,是这个沉默杀手。

 

这场流感造成全世界十亿人感染,数千万人死亡。因为当时西班牙媒体可以自由地报道本国的流感疫情,导致外界误认为“瘟疫”起源于该国。最终这次流感被荒诞地命名为:

西班牙流感。

这个美国人的锅,西班牙人一背,就是一百年。

 

这个假期,我可能看了这辈子最多的电影和电视剧。我几乎把这个时代能看的所有关于传染病的影视剧,看了一遍。

 

然后我真的吓到自己了。

 

在西班牙流感发生后的一百周年,BBC拍了个纪录片《杀死5000万人的大流感》。片子回顾了医生们为阻止病毒传播做的悲壮、但徒劳的抵抗。

 

当时其实并没有治愈方法。甚至确定这次流感病毒的基因序列,都是80多年后的事。

 

但流感在1920年后神秘消失。

 

当时的人们很怕它会像黑死病一样卷土重来。他们多虑了。因为历史一次又一次证明:

不是“会不会”,而是“什么时候”。

瑞典病理学家弗克汉斯说过,人类的历史,即其疾病的历史。

 

大自然创造了人类,也创造了细菌和病毒。不同生命体之间的冲突,一直是地球永恒的主题。

 

对于包括病毒起源在内的很多问题,人类都没有找到一致公认的答案。对于病毒,人类有着本能的恐惧。由病毒引发的传染病,更是屡屡成为恐怖灾难电影的主角。

 

可能很多人都看过,但我还是想再分享给大家一次。

1

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银幕上,埃博拉病毒都是一个最危险的存在,名列人类历史上最恐怖的十大病毒之首,最高致死率达90%。

 

连艾滋病毒都甘拜下风。

 

1976年,这种病毒横扫刚果埃博拉河沿岸50多个村庄,超过一半村民被虐杀,因此得名“埃博拉”。

 

之所以说是虐杀,因为感染这种病毒的人,都死得很难看。跟金庸小说中的“化骨绵掌”有的一拼:

七窍汩汩流血,由内到外变成腐尸。

三年后,埃博拉病毒又肆虐苏丹,所到之处,尸横遍野。随后,凭空“消失”15年。

 

等它重现江湖的第二年,香港导演将其搬上了大银幕。

 

通过认真观赏、深刻领悟《埃博拉病毒》的惊悚剧情,及黄秋生的变态演技,你包叔完成了由儿童到青少年的质的转变。

 

可怕的是,埃博拉每天都在进化。这种“特性”,使它经常成为《惊变28天》、《极度恐慌》、《生化危机》等恐怖电影的灵感来源。

 

去年5月,电视剧《血疫》在美国上映。该剧讲的是埃博拉病毒出现在美国的历史。

 

其实,灾难都是相似的。美帝发现埃博拉病毒后,医生和科学家都高度紧张,官方的第一反应:

封锁消息;各部门相互甩锅。

美帝政府及军事部门、实验室通过各种套路,让不知情的民众产生了麻痹感。

 

该剧播出期间,非洲的刚果正遭受埃博拉病毒的第十轮侵袭。截止去年12月1日,该国感染人数3313例,死亡病例2204个,死亡率为67%。

 

很多科学家及医药公司一直在研制埃博拉药物。例如美国生物制药公司Gilead,开发出了一款药剂瑞德西韦。

 

去年10月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机构公布的论文显示,临床试验中接受瑞德西韦的埃博拉患者死亡率高达到53%。

 

只比埃博拉病毒爆发的总体死亡率低14%。

2

这款研发失败的埃博拉药剂,最近被国内的医学界视作救星。《科学》杂志发文推测:

这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理想治疗方案。

这个被寄予厚望的瑞德西韦(Remdesivir),甚至被网友译为“人民的希望”。从2月6号开始,瑞德西韦开始免费供首批761例武汉重症患者试用。

 

前两天,我们才知道,武汉病毒研究所已于 1 月 21 日申报了这款药的中国发明专利。有行业人士点评:

病毒所这种行为表明,他们不仅知道这次疫情的危害,甚至知道什么药管用。

因为天天呆在家,一部九年前拍摄的电影《传染病》最近被很多人翻了出来。很多人看完之后惊呼:

这部电影怎么感觉这么熟。

《传染病》中很多情节让我们感觉似曾相识。

 

影片中的医疗专家得知疫情时,根据上级要求没有声张,但还是忍不住悄悄通知了妻子。

 

不过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老牌男演员裘·德洛饰演的网络大V。通过社交媒体,他和投资商成功炒作连翘,赚到了一大笔钱。

 

在现实中,武汉病毒所也亲自下场,他们甚至不需要网络大V这种中间商带货。他们知道什么药管用,但他们依然联手上海药物所为大家推荐:

双黄连。

电影中的连翘,就是双黄连主要成分之一。

 

除了双黄连,上海药物所上次针对SARS疫情推荐的是洁尔阴。

 

至于那款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一个多月前,其研究者、上海药物所研究员耿美玉还在声泪俱下地回应造假争议。

 

3

这段时间,除了《传染病》,还有一部韩国电影也很火:《流感》。

 

老实说,这部电影很虐心。 

 

尤其是体育馆焚尸那场戏。高层为了消灭疫情,欺骗感染者去体育馆治疗,实际上是要把他们全部焚烧。

 

穿着防护服的韩国军人冷血地执行着美国主子的命令。直到一位军人突然在感染者人群中发现了自己的母亲,他瞬间崩溃,发出了绝望的质疑:

为什么?

韩国人终于爆发了。为了保护自己的家人,他们把导弹对准了美帝的飞机。

 

这部韩国电影里,美国人真的很坏。他们打着全世界人民的名义,要牺牲少数韩国人。而当事情没发生在自己头上时,其他韩国人都在冷漠旁观。

 

可如果有一天,我们的父母、亲人、朋友,甚至是我们自己都成了少数人,那还能牺牲吗?

 

这一次,很多“流浪”在外的湖北人也一度被视为洪水猛兽。

 

但谁敢保证,自己不是下一个武汉人?

 

《埃博拉病毒》里有句台词值得我们深思:

埃博拉不是我创造出来的。你们和我过不去,一帮混蛋,它是上帝创造来惩罚你们的!

在《传染病》电影中,我们看到了几位值得钦佩的医生。她们的身上闪耀着人性的光辉。

 

古一法师曾经对奇异博士讲:

我们的使命是守护地球,以免被多玛姆毁灭。

以前总觉得这种话很搞笑。地球需要几个修道士守护?

 

这次,看到现实中奋战在一线的医务人员,我才知道,真的有人在守护着我们。

 

他们很多人最初投入战斗时,对于病毒一无所知,甚至连基本的医疗防护都难以保障。

 

但他们义无反顾。

 

中南医院重症科主任彭志勇说,看到武汉七医院ICU的医护人员,真的哭了。

医生缺乏防护物资,基本是裸奔状态。但他们明摆着会感染,还冲上去。

金银潭医院ICU的医护人员则在互相打气。忙碌间隙,他们都在期待着这场战争胜利的一刻。

等我们都不用戴口罩的时候,我可以抱抱你吗?

当然了,我们要好好拥抱一下。

但已经有人等不到那天,比如李文亮医生。这些媒体报道流出的片段,总是让我们泪流满面。它让我们看到了一代人在面对巨大灾难时,为这个国家所作出的贡献和牺牲。

 

林语堂在《吾国与吾民》里写过,中国历史悠长,曾经无比辉煌,也有很多弱点。

但它充满了韧性,总是能从挫折中复原。

但我们也必须记住,我们为此付出的巨大代价。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等到不戴口罩的那天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