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百位非洲著名知识分子就疫情危机发表公开信:重新思考非洲命运 COVID-19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COVID_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COVID__19

4月17日,非洲百位知识分子共同签署《行动时刻:就COVID-19危机致非洲领导人的公开信》,敦促非洲领导人共同应对危机。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疫情虽未由非洲所引发,非洲却可能承受最严重的后果。只有非洲取得抗疫斗争的胜利,才能彻底结束全球疫情。”

百位非洲著名知识分子就疫情危机发表公开信:重新思考非洲命运
 
1

非洲大陆恐将成为下一个疫情重灾区

 

根据非洲联盟建立的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新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20日5时,整个非洲大陆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为21317例,死亡人数为1080人,康复人数为5203人。在疫情全球蔓延的严峻形势下,这些数字还将持续增加。

 

百位非洲著名知识分子就疫情危机发表公开信:重新思考非洲命运

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新数据。

 

4月17日,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发布了题为《COVID-19:保护非洲的生命和经济》的报告,称或将有超过30万非洲人因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而丧生。该报告警告,非洲大陆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疫情重灾区,即便非洲国家能落实严格的保持社交距离措施,也会有超过1.22亿人感染,最多甚至能达到12亿;即便是最乐观的情况下,非洲今年也会有30万人病亡,而最坏情况可能达到330万。并有可能使500万至29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之际,非洲的病例数据暂时相对较少,疫情不如欧美国家那般凶猛,或许主要由于非洲大陆的国际旅客相对较少,在病毒的传播上有所滞后。但是,病毒如今已经在非洲蔓延,病例数据也在逐步上升,在经济落后、医疗匮乏、卫生堪忧的情况下,如果不能有效防疫控制,非洲将会成为全球疫情下半场的重灾区,传播速度或许也将迅猛加速。这对于拥有13亿人口的非洲来说,面临的压力十分巨大。早在疫情暴发初期,全球舆论的焦点就已经投向非洲。无论是在中国的社交网络,还是在欧美的新闻媒体,舆论都曾担忧过疫情在非洲的蔓延。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发布的《COVID-19:保护非洲的生命和经济》报告表示,较之于其他大洲,其他传染病诸如艾滋病和肺结核,在非洲的蔓延范围更广,成为潜在的威胁,挤占着原本极其匮乏的医疗资源,非洲各国脆弱的卫生系统在疫情危机下将要承受极大压力。对此,世界卫生组织曾经对外宣称,在大部分非洲国家,每百万人配备的重症监护床位仅有约5个;而在欧洲,每百万人配备的重症监护床位是4000个。尤其是新冠肺炎治疗中不可缺少的呼吸机,在非洲大陆极度匮乏,当津巴布韦出现非洲第一例死亡病例时,津巴布韦当局就坦言他们没有呼吸机可以救治该患者。

 

就非洲所面临的疫情危机和疾病压力,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表示,面对新冠疫情这一前所未有的挑战,国际社会能否与非洲一起动员起来,实现共同繁荣,将是对全球团结最为重要的考验:“疫情虽未由非洲所引发,非洲却可能承受最严重的后果。只有非洲取得抗疫斗争的胜利,才能彻底结束全球的疫情。”

 

百位非洲著名知识分子就疫情危机发表公开信:重新思考非洲命运

非洲的医护人员。

2

百位知识分子致非洲领导人的公开信

 

4月17日,在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发布《COVID-19:保护非洲的生命和经济》报告的当天,非洲一百位著名知识分子、作家和学者共同签署了一封致非洲领导人的公开信《行动时刻:就COVID-19危机致非洲领导人的公开信》,并通过法国国际广播(RFI)、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非洲议题》(African Arguments)等全球媒体进行对外发布。公开信的签署者,包括非洲各国的作家、学人,还包括身在欧美高校的作家、学人们,首位签署者是198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沃莱·索因卡(Wole Soyinka)。公开信发表后,引发了非洲学人及其他国家学者的共鸣,他们纷纷致信表示支持。

 

这些签署公开信的作家学人们,希望这封公开信能够敦促非洲大陆领导人以疫情为契机,推动和改变非洲未来的发展方向。公开信签署者之一的南非金山大学(University of Witwatersrand)教授艾米·尼昂(Amy Niang),对半岛电视台表示,希望借助公开信的呼吁,敦促非洲领导人共同应对和度过当前的危机时刻,并呼吁“第二次非洲独立”,希望能够以疫情为契机,面对非洲大陆的深层次结构性问题,有朝一日成为更具有主动权的国家或大陆,成为能够为全球新秩序提供卓越贡献的行动者。

 

公开信表示,对于此次疫情危机,并非另一场世界各国面临的非洲人道主义危机,而是病毒动摇了全球秩序,使得我们共同的生活基础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世界各国都必须全面化解病毒潜在的破坏性影响。

 

塞内加尔著名经济学家希拉(Ndongo Samba Sylla),对法国国际广播的记者表示,全世界在疫情防控面前似乎都显得无能为力,没有任何一种疾病像当下这般全球扩散和破坏经济;在这种特殊的危机状态下,非洲知识分子必须站出来迎接挑战,说出自己的想法,并提供新的方向:“现在,我们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尽管国际合作是可取的,但非洲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养活自己的人口,确保他们能够获得医疗保健和体面生活。”

 

百位非洲著名知识分子就疫情危机发表公开信:重新思考非洲命运

非洲民居。

 

希拉指出,非洲各国政府目前采取的是西方遏制病毒的防疫模式,包括社交距离和封锁措施,但非洲大陆的各国国情与欧美发达国家的社会状况并不相同;较之于欧美社会,非洲各国应该采取更加有效的智慧和策略来应对危机,而不是彻底地模仿发达国家的做法,因为非洲民众本身贫困的生存状态无法承受西方社会那般的全面封锁。

 

关于希拉所说的问题,《行动时刻:就COVID-19危机致非洲领导人的公开信》中也表示,非洲许多国家不顾国情,照搬北方国家的遏制模式,对国内人口实行残酷的封锁,违反宵禁措施的行为甚至会遭到警察的暴力对待:“如果说这些限制措施满足了中产阶级的要求,使他们免受拥挤的生活条件的保护,有些人可以在家工作,但事实证明,这些措施对那些依赖非正式活动生存的人来说,是惩罚性的,也是破坏性的。”

 

公开信表示,在全球疫情蔓延的严峻形势下,非洲暂时性地抢占了防疫先机,在振作的同时应避免自满,但也必须考虑到大多数人口长期以来的不稳定状况,必须抓住时间改革公共政策,根据非洲的优先事项来运作,使其有利于非洲人民:“民间社会组织表现出了巨大的团结和创造力。尽管个别行为者表现出了巨大的活力,但这些倡议绝不能弥补长期以来的不准备状态和国家本身必须缓解的结构性缺陷。与其坐以待毙,等待更好的命运,我们必须努力从自身的特定历史和社会环境,以及我们所拥有的资源出发,重新思考我们共同命运的基础。” 

 

在希拉看来,病毒给非洲的教训,应该是抓住时机重新审视非洲的公共政策,建立更为包容的社会,不抛弃任何一位非洲人民;简而言之,就是必须超越任何谋利、支配或权力攫取的逻辑,重审个体的价值。除此之外,非洲各国政府需要“根据当地的资源进行新的配置,打破无效的模仿,使科学、技术和研究适应非洲的国情,根据非洲的特点和资源建立机构,采取包容性的治理框架和内生发展,创造出属于非洲的独特价值,以减少非洲的系统性依赖。”

 

在公开信发表之后,希拉收到了一位来自刚果(金)化学家的来信。在信中,该化学家表示,公开信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共鸣,但他们面临的状况是没有麻醉师和呼吸机,她和志愿者们正在试图解决信中所描述的深刻危机,希望公开信所激发的社会效应有助于动员非洲领导人抓住此次健康危机,将其转变为非洲大陆期待已久的改革契机。

 

百位非洲著名知识分子就疫情危机发表公开信:重新思考非洲命运

 

3

呼吁“第二次非洲独立”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敦促非洲领导人共同应对和渡过当前的危机时刻之外,公开信还对外呼吁“第二次非洲独立”。公开信写到,非洲大陆目前的崛起状态,正处于资本主义扩张的新前沿地带,新兴发展的增长率似乎甚至让北方国家也羡慕不已,但目前非洲的经济发展模式在全球危机面前暴露了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

 

一方面,就非洲内部而言,经济增长为中上层阶级提供了便利,但却把那些挣扎在底层的人排除在外。西拉看到这个经济神话在自己的国家里牢牢地埋下了潜在的威胁性问题:“以塞内加尔为例:自2012年以来,它的GDP年增长率为6%。然而,大约52%的农村家庭既没有肥皂,也没有水——塞内加尔的情况比许多非洲国家要好。”

 

另一方面,公开信也表示,就全球发展而言,这些年逐步崩溃的全球秩序,足以显现出经济条约下的包容性多边主义前景是何等的令人堪忧。全球秩序的重组危机,已经让位于一场恶性的地缘政治斗争,“所有国家对所有国家的经济战争的新背景使全球南方国家陷入困境”,而非洲在长期的秩序中所扮演的是温顺的旁观者角色。

 

故而,公开信呼吁,非洲领导人能够而且应该向非洲社会提出新的非洲政治理念,非洲大陆必须把自己的命运重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因此,非洲领导人需要重新认真思考国家机构的运作,重新思考国家的职能,以及法律规范在权力分配和平衡中的地位,在适应整个大陆现实的思想基础上,实现非洲的第二波政治独立,重塑非洲的政治创造力和掌握共同命运的能力。

 

百位非洲著名知识分子就疫情危机发表公开信:重新思考非洲命运

 

在公开信的结尾,一百位作家学人表示,此次联名签署的公开信是写给各行各业的领导人、非洲人民和所有致力于重新思考非洲大陆的人们,请他们抓住疫情危机的机会,共同努力重新思考非洲国家,为非洲人民的福祉服务,打破以债务恶性循环为基础的发展模式,打破为增长而增长、为利益而利益的正统观念。“我们别无选择:需要彻底改变方向。当下便是行动时刻!”在结尾处,公开信铿锵有力地呼吁道。

 

在一百位作家学人签署的《行动时刻:就COVID-19危机致非洲领导人的公开信》发表后,另一封请愿书《非洲知识分子对冠状病毒的呼吁:更加坚强,更加团结》的征集签名活动也随之对外发表。这封请愿书,意在呼吁所有非洲的知识分子、各学科的研究人员以及各国充满活力的力量,共同加入防疫事业,建立一个真正的经济和卫生联盟,全面改造非洲卫生系统,共同分享和合作配置医学知识、治疗技术和医疗设备。

 

与此同时,请愿书也涉及非洲未来发展的方向问题:世界动荡的时期,总是给那些接受变革的国家带来秩序、文化乃至文明的更新。新冠病毒疫情可能标志着某种“历史的终结”和新型的世界秩序,尽管疫情同样会给非洲带来经济的停滞和社会的混乱,但非洲必须克服此次挑战,在世界秩序中重新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地位。

 

下附联名签署《行动时刻:就COVID-19危机致非洲领导人的公开信》的一百位作家、学人名单:

 

Wole Soyinka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1986)

Makhily Gassama (Essayist)

Cornel West (Princeton University)

Kwame Anthony Appiah (New York University)

Henry Louis Gates Jr (Harvard University)

Cheikh Hamidou Kane (Writer)

Odile Tobner (Librairie des Peuples Noirs, Cameroon)

Iva Cabral (daughter of Amilcar Cabral, University of Mindelo)

Olivette Otele (Bristol University)

Boubacar Boris Diop (American University of Nigeria)

Siba N’Zatioula Grovogui (Cornell University)

Véronique Tajdo (Writer)

Francis Nyamnjoh (University of Cape Town)

Ibrahim Abdullah (Fourah Bay College)

Sean Jacobs (The New School)

Oumar Ba (Morehouse College)

Maria Paula Meneses (Coimbra University)

Amadou Elimane Kane (PanAfrican Institute of Culture and Research)

Inocencia Mata (University of Lisbon)

Anthony Obeng (The African Institute for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Planning)

Aisha Ibrahim (Fouray Bay College)

Makhtar Diouf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Koulsy Lamko (Writer)

Mahamadou Lamine Sagna (American University of Nigeria)

Carlos Nuno Castel-Branco (Economist, Mozambique)

Touriya Fili-Tullon (University of Lyon 2)

Kako Nubupko (University of Lome)

Rosania da Silva (University Foundation for the Development of Education)

Amar Mohand-Amer (CRASC, Oran)

Mame Penda Ba (Gaston Berger University of St Louis)

Medhi Aliou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of Rabat)

Rama Salla Dieng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Yoporeka Somet (Philosopher, Egyptologist, Burkina Faso)

Gazibo Mamoudou (University of Montreal)

Fatou Kine Camara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Jonathan Klaaren (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

Rosa Cruz e Silva (Agostinho Neto University)

Ismail Rashid (Vassar College)

Abdellahi Hajjat (Free University of Brussels)

Maria das Neves Baptista de Sousa (Lusiada University of Sao Tome e Príncipe)

Lazare Ki-Zerbo (Philosopher, Guyana)

Lina Benabdallah (Wake Forest University)

Iolanda Evora (University of Lisbon)

Kokou Edem Christian Agbobli (The Universite du Quebec a Montreal)

Opeyemi Rabiat Akande (Harvard University)

Lourenço do Rosario (Mozambique Polytechnic University)

Issa Ndiaye (University of Bamako)

Yolande Bouka (Queen’s University)

Adama Samake (Felix Houphouet Boigny University)

Bruno Sena Martins (Coimbra University)

Charles Ukeje (University of Ile Ife)

Isaie Dougnon (Fordham University)

Cláudio Alves Furtado (Federal University of Bahia, University of Cap-Verde)

Ebrima Ceesay (University of Birmingham)

Rita Chaves (University of Sao Paulo)

Benaouda Lebdai (Le Mans University)

Guillaume Johnson (CNRS, Paris-Dauphine)

Ayano Mekonnen (University of Missouri)

Thierno Diop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Mbemba Jabbi (University of Texas)

Abdoulaye Kane (University of Florida)

Muhammadu M.O. Kah (American University of Nigeria & University of the Gambia)

Alpha Amadou Barry Bano (University of Sonfonia)

Yacouba Banhoro (University of Ouaga 1 Joseph Ki-Zerbo)

Dialo Diop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Rahmane Idrissa (African Studies Center, Leiden)

El Hadji Samba Ndiaye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Benabbou Senouci (University of Oran)

José Luís Cabaco (Universidade Tecnica de Mocambique)

Mouhamadou Ngouda Mboup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Hassan Remanoun (University of Oran)

Salif Diop (Universite Cheikh Anta Diop de Dakar)

Narciso Matos (Mozambique Polytechnic University)

Mame Thierno Cisse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Demba Moussa Dembele (ARCADE, Senegal)

Many Camara (University of Angers)

Ibrahima Wane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Thomas Tieku (King’s University College, Western University) Jibrin Ibrahim (Center for Democracy and Development)

El Hadji Samba Ndiaye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Jose Luis Cabaco (Technical University of Mozambique)

Firoze Manji (Daraja Press)

Mansour Kedidir (CRASC, Oran)

Abdoul Aziz Diouf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Mohamed Nachi (University of Liege)

Alain Kaly (Federal Rural University of Rio de Janeiro)

Last Dumi Moyo (American University of Nigeria)

Hafsi Bedhioufi (University of Manouba)

Abdoulaye Niang (Gaston Berger University of Saint-Louis)

Robtel Neajai Pailey (University of Oxford)

Slaheddine Ben Frej (Faculty of 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es of Tunis)

Victor Topanou (Universite d’Abomey-Calavi, Bénin)

Paul Ugor (Illinois State University)

Djibril Tamsir Niane (Writer)

Laroussi Amri (University of Tunis)

Karine Ndjoko Ioset (University of Wuerzburg and University of Lubumbashi)

Magueye Kassa (Cheikh Anta Diop University of Dakar)

Lionel Zevounou (Paris Nanterre University)

Amy Niang (University of Witwatersrand)

Ndongo Samba Sylla (Economist, Senegal)

百位非洲著名知识分子就疫情危机发表公开信:重新思考非洲命运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百位非洲著名知识分子就疫情危机发表公开信:重新思考非洲命运 COVID-19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COVID_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COVID__19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