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疫情中的真实日本

随着中国内地疫情逐渐平息,快要迎来拐点的时候,日本和韩国,却发生了确诊病人爆增的情况。据日本放送协会最新报道,截至当地时间2月23日,日本共计有838名确诊患者,其中“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共确诊691例。于是出现了各种传言,日本政府机构真的瘫痪了吗?日本民众是否恐慌?中国人被歧视了吗?我们深入日本东京一线,看看疫情中的真实日本。

日本卫生体系,真的是如此不堪?

这次日本疫情中,饱受诟病的是日本政府机构,在处理钻石公主号邮轮事件时,对于部分没有明显症状的人,检测后阴性的潜伏患者,没有隔离,他们乘坐交通工具离开后,后来被确诊。

很多国内的社交账号指责日本,“抄中国的作业都抄不会。”但实际上,历来以严谨出名的日本,公共卫生系统真的如此不堪吗?

我们先了解下日本卫生系统。日本主管健康和医疗的机构,是厚生劳动省(简称厚劳省),是这次疫情应对的主要部门,不管是确诊情况,还是面向民众的就诊建议和预防指南都由厚劳省发布。

从1950年代开始,日本逐渐形成了一整套公共卫生体系,民间医疗也非常发达。并且根据情况在不断优化和完善中。出台了包括《隔离法》《传染病预防法》等超过20部公共卫生方面的法律。并建立了国家、都道府县、市町村(包括农村)三级疾病防疫体系。根据国内外的传染病变化情况,日本将疫情分为0到4级,然后对公众做出相应的警示。日本厚劳省负责疫情信息的发布,将监测信息通过网络及时通报。

日本是个非常严谨的国家,所有的决定和行为都要有法可依,有条例可依。之前钻石公主号上的人没有强制隔离,因为“根据法律规定,只能劝说但不能强制做检查”。一般情况下,日本政府没有权力强制取消集会、让企业放假,或强制让公民待家里。因为是民选政府,权力受到极大限制。只有在“理由充分且必要时,道府县知事可强制对可疑者进行健康检查,可劝告或强制被怀疑感染的患者到特定感染症制定相关住院接受观察和治疗。”

目前日本政府已经正式将冠状病毒列为“指定感染症”,确诊的患者,不分国籍,一律公费治疗,必要时会强制病患住院。目前确诊的838名确诊患者,主要来自“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有691例,其他100多例中,还包括中国游客和之前驻武汉的日本侨民。所以还谈不上爆发。

目前日本公共卫生系统都遵照厚劳省的指南来运行。在厚劳省给出的就诊指引上,官方建议37.5以上持续发烧4天,有强烈的倦怠感或呼吸困难的人才需要到医院进行相关检查。去医院检查前需先给归国者、接触者中心打电话咨询(有中文对应),咨询过后如果确实有需要检查,也需要到指定医院检查。

总体来说,接受检查的条件还是蛮严格的,首先要有相关症状,要电话“面试”,还要去指定医院。有日本年轻人因为咳嗽和喉咙痛,曾经打过电话给名单上可以做检测的医院,但被拒绝了,医院的推辞是,做检测需要有厚劳省的介绍信,不然费用很高,而且根据她的症状有可能是普通流感,建议她先就近找诊所看病。

厚劳省官网的建议:现在新冠病毒以外的疾病更多,出现感冒症状的人建议先去附近的诊所检查。现在很多人因为不安,有了感冒症状就想要做新冠检测,但新冠毕竟是个传染病,没有接触史或者没有相关症状,没有做检查的必要。于是各种阴谋论开始蔓延,包括“政府为了开奥运不给做确诊”等传言。但大多数日本人相信医院和医生。

目前官方建议接受检测的对象主要有三类人。

  • 发烧37.5以上,并且伴有呼吸器官症状+有症状的14天以内去过湖北或者密切接触过湖北省的人;

  • 同样有症状+14天以内密切接触过感染者的人;

  • 因为不明原因的肺炎住院的人;

疫情中的真实日本

日本厚劳省规定的检查对象(网图)

不管是厚劳省还是媒体报道,关注的焦点基本都集中在如何预防和阻断感染上。很少提到疾病的危害。这可能也跟日本大部分确诊患者都是轻症、甚至是无症状患者有关。

日本民众,从“心配”到“不安”

日本民众现在对待疫情的整体情绪是:开始重视,但并不恐慌。

日本人有种“病了就去治”的心态。在沟通中,不止一个日本人这么说过,“跟普通流感一样预防就好,万一得了去医院也能治好,没必要因为这个太影响日常生活”。

疫情中的真实日本

东京排队购买口罩的人(网图)

关于新冠病毒,可能大部分日本人都比国内知道得要早,1月6号,类似国内卫健委的日本厚生劳动省就已经发布注意通告,要求医疗机构和各地的保健所关注病情。新闻也开始相关报道,当时的用词还是“武汉肺炎”。

很多中国留学生,也是在和日本人聊天的时候,才第一次了解到武汉的情况。“听说你们武汉那边有很厉害的肺炎啊,很为你们‘心配‘呀。”日语有两个很有意思的词,一个是“心配”,一个是“不安”。“心配”一般用在别人身上,比如在电视上看到地震的新闻,看电视的人会为地震灾区的人感到“心配”,而“不安”则更近似于恐慌,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比如处在灾区的人,就不会说“心配”,而会说自己很“不安”。

基本上一直到政府包机撤侨前,日本人都还是隔着远远在“心配”,有种“火烧不到我身上”的淡定。但随着撤侨、禁止湖北省护照入境、奈良司机被确诊,钻石公主号等事件接连发生,日本人才渐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开始“不安”了。

从“没必要戴口罩,勤洗手就好”到“会随身带口罩,人多的场合就戴上”,再到参加活动的时候会被通知“为了大家的安全,请务必戴口罩参加”,这一系列变化,也不过短短两周时间。目前大家普遍比较担心的是,多名本土感染者的感染途径不明,而且病例散布全国,北至北海道,南至冲绳都出现了确诊病例。而日本可用的传染病床不到2000张,一旦大规模爆发,病床将严重不足。

目前在日本的一些欧美外企,已经开始了居家办公。同时一些日本公司,开始了每天测试体温和戴口罩的工作模式。而在深圳的一些日资企业,也接到了停止中日员工出差的通知。根据朝日新闻报道,为了避免病毒感染,一些父母暂时将小孩留在家中,也有民众在社交媒体上呼吁学校放假,但也有人认为这是对孩子的过度保护。

就在国内疯狂吐槽日本马拉松在复制“百步亭万家宴”的时候,日本的各大活动其实都在缩小规模、延期或者中止。

30万+人报名,近4万人参加的东京马拉松,将只针对200人的精英选手开赛。每年2月和3月是日本传统的人才市场旺季,各种招聘、跳槽、入职说明会都纷纷延期举行。东京赏樱最有名的目黑川赏樱节今年宣布停办,新天皇上位后第一个诞生日的庆祝活动取消,皇居的普通人参观也已经中止。

客观的说,日本的卫生科普做得真的不错,地铁站、居民会馆、市民活动中心、图书馆等等日常会用到的地方,都会在出入口放宣传单,所以哪怕是上了年纪的人,不怎么看电视上网的人也能快速全面了解到相关信息。

卫生和健康教育在日本非常普及,很多市民,对于疾病的认知,都很深刻。新冠病毒在中国爆发后,在一家日语学校,遇到的一个老爷爷,非常清晰告诉大家:新冠病毒的传播途径、目前的治疗办法,甚至连病毒是多少微米,普通口罩能阻挡多少微米的粒子都了解得很清楚。但他并不是医生。最后他的结论是,“除了坐地铁,平时不用戴口罩。”

但不管是超市便利店,还是各类政府机构,目之所及戴口罩工作的人明显增多,口罩开始成为紧俏资源。

日本的口罩开始缺货是在春节前后开始的。当时中国内地疫情爆发,已经很难买到口罩,不少留学生都肩负着给家里寄口罩的重任,还有人被公司要求每人每周买15盒口罩捐给国内。那时还没有限购,大家都是几十几百个的买。再加上春节假期,来日本旅游的中国人也一通爆买,日本的口罩很快就不够了。

在此之前,口罩大多摆在药妆店入口处显眼位置,库存告急之后,口罩的位置先是藏在店里很难找到的地方,有的甚至藏在收银台附近不摆出柜台,得会说日语能问店员才能买得到。与此同时也开始限购,刚开始是一个人只能买3份,后来变成一个人2份,现在几乎所有药妆店都是一个人只能买1份。(1份就是一个完整包装,便利店常见的3枚一个包装的算1份,家庭用的盒装口罩60枚一盒的也算1份。)

而大部分店,早就用光了3个月的库存,口罩栏长期处于缺货状态,而且进货时间未定。

疫情中的真实日本

东京药妆店的口罩抢购一空(光酱摄)

有人在日推上形容这简直是“中日战争”,好多人一早就排队,但哪怕是一人限买1点,也因为中国人多力量大,早早把口罩抢光,日本人根本买不到几个。还有上班族抱怨,能有时间去买口罩的都是不用上班的爷爷奶奶,结果急需用口罩的人买不到口罩,用不上口罩的人疯狂囤货。

还有的店早早开始囤货,哪怕有口罩进货也不再放出来卖,要给花粉季留着。其实每年2、3月份也是日本口罩需求量最大的季节,一个是因为流感,还有一个就是因为花粉季。对于在微博上被夸得天花乱坠的日本口罩捐赠,其实本国也有人有怨言,因为花粉季即将到来,本来日本的口罩就很依赖于中国进口,现在药店长期缺货,政府还在不断往外捐。有些日本年轻人觉得捐赠这个行为说不上感动,但因为中国是疫区,你们更需要,而日本情况没这么严重,所以捐赠是正常的。

那些疫情中的中国人

和日本普通民众比起来,中国留学生等群体,显然要恐慌很多。看多了国内重症和死亡病例的中国留学生,实在没有办法这么淡定。很多在日本的中国留学生,刚经历了1月份国内的疫情,现在2月份又要在日本再经历一次,双重夹击。他们微信聊天的日常问候,从问候国内家人的“你们还好吗?”,变成了报平安“放心,我还好”。但整体来看,他们没有受到歧视和差别性对待,反而有同学还特别问候他们国内家人情况。

跟国内早早就开始宣布延长寒假在家上课不同,日本大部分学校到现在都还在正常上课。而日本的上班上课,对公共交通的依赖性很强,90%以上的人都是坐地铁公交。日本本土感染病例里,就有好几例在有症状后依然坐地铁上班。再加上日本独有的“人类压缩技术”,早晚高峰能不能挤上车,全靠列车员帮忙推门往里挤,一旦同车有人感染,对整车人都有影响。

疫情中的真实日本

日本山手铁路线人员密集(光酱摄)

在日本,留学生是不能随便请假的。这涉及到签证的问题。日本学校对出勤率看得很重,尤其是语言学校,每个月都要跟入管局报备学生的出勤率,低于80%的话签证续签就会有风险。而请假,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是不算入考勤的,有两天不去上课出勤率可能就不到90%了。

有人开始想办法搞假条,据说要价3万到5万日元(2000-3200元RMB)不等,团购还有优惠。

疫情中的真实日本

中国留学群里拼团买假条(网图)

还有人想让同学举报自己,说自己接触过肺炎病人。还有人坚持不懈给学校发邮件,大意就是:东京的感染人数增多,其中不少是感染路径不明的日本人,传染范围还在扩大。仅靠学校提供的洗手液根本无法预防,而且使用洗手液的学生和老师也寥寥无几,恳请学校马上停课。

一些搞微商和代购的中国人,这个时候显得异常活跃。中国人圈里出现了一种口罩兼职,代排队买口罩,买到越多给的“辛苦费”也越多,一次1000日元(折合60多元RMB)起,上不封顶。因此有日本人在推上说,应该限制中国人入境,不是因为病毒,而是因为中国人把口罩买光了。

在疫情中,也有一些有担当的中国人站出来。有人在银座街头免费发放口罩,也有中国人在自己的公寓,给邻居们免费派发口罩。有人问在银座街头看到免费发放口罩的中国女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的回答是“我是中国人,因为中国的原因,现在东京很多人都买不到口罩了,所以想给大家发一点”。日本人对此的看法是,“不好的绝对不是中国人,而是病菌呀。”

疫情中的真实日本

银座街头免费发放口罩的中国女生(网图)

随着疫情变化,目前东京都内已经有多所学校暂时停课,基本都以两周为限期。但愿两周后,春天真的能来。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疫情中的真实日本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