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王石谈想去印度留学:我下巴最讨女孩子喜欢

12月8日,万科集团创始人、董事会名誉主席王石在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回应了两则有关他的传言。

第一个传言是说他整形了。

王石说,刚刚刘永好也问了他这个问题。“我告诉他,我说那叫塑形。”王石说,“整形和塑形什么区别呢?整形是躺在手术台上人别人给你整。塑形是自己整自己。”

王石说,他也看到了网上关于他整下巴的传闻。对此,他回应道,“我就告诉你们,我没准备整形,但是我准备整形五官的话,我整哪儿也不会整下巴,因为我的长处,我被这些女孩子看着有点意思的,这个下巴占了很主要的位置……” 

王石笑称,“你看我这个蒜头鼻,头发也不多,下巴是绝对不能整的”。

另一则传言是说他在日本给心脏安了五个支架。

“关于我到日本去做心脏手术这个传言已经流传十年了,基本上每年都要发作一次。我在这儿要声明一下,无论是在日本还是在其他发达国家,还是在中国,我目前为止还没有做过心脏手术,当然包括搭桥。”

对于为何提到这两则谣传,王石说,在网络时代,有很多“黑”你的,企业和品牌要做好思想准备。“如果没有这样的思想准备,你感到委屈,这个时代是容不得你的。” 在做出澄清之后,王石谈到了他近年来所热衷的环保工作。他说,他明天准备赴马德里参加联合国世界气候应对大会第二十五届会议,代表100万中国企业家发表主张。

他说,在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中国在国际减排行动中“扛起了大旗”,而在这方面企业家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我觉得,在如何和自然相处的关系上,如何适应自然、同环境融为一体上,中国是走在前面的,甚至从某种角度来讲中国远远走在前面。”

在他看来,中国在退耕还林方面的投入和进展一直在世界占领先地位。举例来说,作为退耕还林的第一站,延安在退耕还林方面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在短短20年的时间,从一个黄土高坡、烟尘滚滚的地方变成了一个绿色的森林城市。整个陕西成为中国的苹果大省,在中国,6个苹果有1个是陕西生产的,9个苹果有1个是延安生产的。

“过去,中国人讲人和自然的关系,实际上在未来,中国不仅仅可以在经济、创新方面引领世界,在生态环保方面也应该是引领的。无论未来有什么变化,绿色环保都是国际共同语言,是国际上的通行证。”

图/图虫

王石:2011年到现在一直求学 未来想去印度日本土耳其

王石在演讲中表示,2011年到国外求学,一直到现在还在求学,现在在以色列的希伯来大学,准备明年还是在以色列,后年就要准备换国家了,有三个国家可选择,一个是印度,一个是日本,再一个就是土耳其。

“没想好,哪个都想去。我现在就想说现在中国机会太多,这个也想去,那个也想去,这个丢了也可惜,那个错过机会了。我告诉你们我的方法论就是抓阄,这样最典型的方法你不用费什么心思。”他说道。

王石问新希望今年赚了多少? 刘永好:请你吃猪肉大餐没问题

12月8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在2019(第十八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宣布,将再投90亿建9个大型养猪场,用“新好养猪模式”再养680万头猪。

刘永好说,今年以来养猪行业遭遇了一定的困难,猪的存栏量减少了40%,猪价上涨甚至令10月CPI同比增长了3.8%,国家、企业和老百姓都在呼吁把猪养好,令CPI增速能有所下降。

刘永好介绍,经过几年的努力,新希望集团推出了“新好养猪模式”。通过一种七级隔离措施,让非洲猪瘟病毒不易进入养殖体系,同时用新风体系、智能防御格局提高存活率。“即使面对疫情,我们新希望的养猪体系的成活率达到了90%以上。”同时,通过在科学育种上加大投入,使得养猪全成本下降。

在会上,万科集团创始人、董事会名誉主席王石问刘永好:“今年是不是赚大钱了?”刘永好回答:“今年还可以,效益不错。”当王石追问到底赚了多少时,刘永好回答说,“我们今年效益不错,比去年同期翻的比较多。我想,请你吃饭肯定没有问题,到川商会馆吃饭,吃猪肉大餐。”

刘永好说,今年养猪确实遇到了行业很大的压力,一是环保的原因,使得猪的养殖量有所下降;二是非洲猪瘟的原因,猪死了很多。“这对我们来说是巨大的挑战,我们没做好,我们没有养好猪,使得猪价涨得太多了。”

但另一方面,刘永好说,这也是一个机会。“这次非洲猪瘟将会改变中国传统的房前屋后的养殖模式,”刘永好说,新希望集团用“新好养殖模式”,用新科技、新技术、新模式来养猪,猪死的少。“由于猪死的少了,猪肉价格涨了一倍,所以我们的效益相对好一些,我们的市值也涨了一些。”

35岁万科:王石远去 理想还在否?

马云“退休”,互联网江湖已远。

万科35周年,房地产也已变天。

不知不觉间,万科这家中国最早的上市公司之一,已经35岁了。

35岁的万科,真正做房地产的时间并没有这么长。最初,万科以电器经营起家,几年后才介入房地产。

王石曾说,他对万科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选择了房地产行业,这当然是顺应时代的选择。30年前,中国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城市化,商品房市场发轫,谁在那时进入房地产,到今天都是收获满满。

王石的过人之处在于,他再进一步,为万科定下了“住宅专业化”的路子,让万科在黄金时代所向披靡,拿下“老大”之位。

2008年是一个节点。那一年万科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净利下滑,管理层集体没拿年终奖。痛定思痛后万科“归零”,重新思考公司的未来。

仅靠即售业务无法对抗市场的周期性调整,也不能撑起百年基业的梦想。转型城市配套服务商也从那时就埋下了种子。

2012年,王石赴美游学,郁亮走向台前,正式宣布了这一战略转型。这,依然是顺势而为。

7年后的今天,房地产开发业务天花板已现,开发商们在恒大夏海钧描述的“15万亿大饼”中拼抢,万科却能“笑看风云”,基本盘稳稳hold住,同时从容应对持有和运营的转型。

今天的万科,不能只以“开发商”视之,它的业务,已延伸到商业、租赁、物流、度假等领域。仅物流一项,就与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产生关联:全国快递包裹的大约一半,都出自万科旗下的仓库。

在资本和产权层面,纵观万科30多年的历史,参与股改、上市、引入华润、再融资、B转H、事业合伙人、深入混改,几乎每一步都踏准了节奏。

当万科变得越来越大,“谁的万科”这一问题不可避免变得尖锐。30年来,围绕股权,王石与宁高宁、任志强、宋林、傅育宁、吴向东、姚振华、许家印等中国经济的风云人物均有交集,多方或明或暗,争夺万科大股东之位,数次险象环生,影响至今未消。

对此,王石可以说是有执念的,这缘于他个人对时代的认知。相比得“利”,他更在乎“名”,不惜放弃万科原始股;他坚持万科必须是混合所有制,第一大股东最好是国资、央企。他认为这样对万科才最安全、最有利,也由此引发了万科历史上、中国资本市场历史上最具争议的股东与管理层、资本与人力之争。

最终,在2017年,持续三年的“宝万之争”落幕,以恒大退出,深铁入局,宝能让位,王石退休、郁亮上位画上了休止符。

接棒王石的郁亮总爱说,“当好农民种好地”、始终“如履薄冰”。

王石谈留学:我没有“镀金”的想法 但虚荣心是有

我爱探险,上过两次珠峰。但我也知道,很多人会说,这家伙还上去干什么?难道不是被人抬上去的?我这个人的行为处事就不太能被人理解,不是那么中规中矩的。

从美国的哈佛,英国的剑桥、牛津,再到以色列的希伯来大学,王石的留学生活即将画上句号,为此他又出了一本自传《我的改变》,讲述了自己2008年后这十年的经历与感悟。2008年,在他看来是自己人生的又一道分水岭,“我的很多人生转变,都是57岁之后发生的”。

第一财经:年近六十、功成名就以后再去读书,在很多人眼里,这种“名人进名校”的模式,难免有“镀金”的嫌疑。你当时最直接的动力是什么?

王石:

我爱探险,上过两次珠峰。但我也知道,很多人会说,这家伙还上去干什么?难道不是被人抬上去的?我这个人的行为处事就不太能被人理解,不是那么中规中矩的。

为什么留学?因为有知识短缺的焦虑。我们那代人,学业在中学二年级就中断了,后来去当兵、做工人,又作为工农兵学员上了大学。在学术上,我各方面的训练都是不足的。改革开放以后,我到深圳创业,当时就有去留学的愿望,要补短板。没想到,一创业就是一辈子。到了50岁时,基本上是打算放弃了。因为后来想想,要改善管理方法,可以雇用“海归”博士,不用自己亲身去留学。

直到2008年,我受到了新的触动。2009年,我又被香港科技大学商学院聘为兼职教授,先是签约一年,开的课是“企业伦理”。做兼职教授和做一个讲座嘉宾是完全不同的。做讲座,讲两三个小时,回答几个问题就可以了。但是完成一个课程,要有一个教学大纲,要讲出自己创办企业30多年的案例,还要有中西方的比较,这是很难的。这个时候,我感到非常非常吃力。很明显,我的理论知识不足。

后来,我又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聘为兼职教授,讲的也是“企业伦理”。作为兼职教授,学校是要给我教学费的。我拿到的是最高级别,我感到这是他们对我价值的尊重,在当时,还是很能满足我的虚荣心的。

 

但我继续学习的愿望还是非常强烈,先后给国内几所高校表达过意愿,但没人当回事,都说:“你来了,直接就是教授了。”后来,哈佛大学向我发出邀请,我就积极响应了。我当时的想法是,一定要从理论上梳理自己。

要比较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入手的途径就是宗教。这里头并不是“信不信”的问题,而是从“宗教发生学”的角度去看文化发展的轨迹。出去之前,我没有镀金的想法。镀金一去十年,没有这样镀金的,那都成金了。当然,虚荣心是有的。

第一财经:你是以什么身份进入这几所学校学习的?

王石:

在这几所大学都是访问学者。

第一财经:2008年的两场风波,与你出国留学有什么联系?

王石:

应该这样说,不管想不想,喜不喜欢,我骨子里流淌的肯定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血液。

我的家庭不是知识分子家庭,我受到的教育也距离传统文化很远。

我还一度庆幸,自己没有受到传统文化的“污染”。主观上,我没有弄清哪些东西要批判,哪些可用,从来没有思考过。

到深圳创业以后,读书自学,对西方文化兴致勃勃,学习也是比较充分的。印象深刻的,读得也非常吃力的,就是汤因比的《历史研究》。那时候真是豁然开朗,重新从西方的角度看文明史,看各种文化的萌芽、生长、成熟和衰落的过程。

我父亲去世后,母亲突然从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变成一个虔诚的佛教徒。这对我刺激很大,我就在想,为什么一个人会突然有那么大的转变?我当然不会因为她的转变而转变,但佛教的确成了我们很重要的话题。我只有聊这个,才能和她有话题。所以,我后来也结识了他们那个虔诚的佛教圈子,有活动,我也去,也拜佛,并不是我在祈祷什么,而是要把参与其中的经历拿回去和我母亲交流。在这个过程中,我也耳濡目染,了解了佛教、道教是怎么一回事。

所以说,到西方,从宗教发生学的角度去学习,并不是说我之前一无所知,不是完全从头开始。举个例子,去哈佛之前,我始终有个疑问,难道信仰基督教的人真的相信有天堂和地狱吗?我完全是带着这样的疑惑去的。到了国外以后,我学习了文化比较,知道了在各种气候、地理条件下产生了怎样的宗教。宗教更多是一个社会伦理道德的支撑,宗教中的很多戒律,比如,不杀生、不骗人、不杀人,这些在各大宗教中都是一致的。

2013年10月入学剑桥(摄于剑桥高科技园)

第一财经:你在剑桥、牛津和希伯来大学都建立了很多关系。

王石:

现在我虽然离开了剑桥,但是已经和那里建立了很密切的联络。不仅是彭布鲁克学院,其他许多学院也是如此。在英国,不仅是剑桥,还有牛津。2014年,我就在那里建立了深潜赛艇暑期训练营,企业家们可以在剑桥和牛津吃住、学英语以及其他各种文化课。到现在,已经办了12期。在希伯来大学,我决定明年夏天把教学点开起来。这种学习形式有点像EMBA课程,是成人可持续教育。但它的不同在于,这个课程不是教你如何赚钱,如何建立商业圈子,而主要是让人反思个人和企业的关系,个人与家庭、社会的关系,还有如何界定优秀健康的企业家等等。

这里学员主要是两种成分,一种是企业家和高管,比如我自己界定自己就是一个高管,职业经理人。第二种就是成功的运动家,比如全运会、亚运会和奥运会的冠军,如何让他们在职业生涯第一阶段结束后成功转型?在中国的文化中,运动家和文化人基本是分裂的,他们从小就是训练身体,而可能在知识上、在文学和美学方面的修养不够。企业家可能也有这个问题,不是文科、理科就是工科,如何让企业家在更健全的环境中发展,不仅是头脑上的灵活,还需要体力和四肢上的健全。

从古希腊的传统来说,奥林匹克运动本身就是贵族运动,头脑和四肢是相互健全的。但在中国的传统中,就是君子动口不动手,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搞运动的又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所以,我觉得面对未来,我们的民族在这一点上是欠缺的。我当时建立深潜营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

第一财经:你到处登山,也到处读书,这两件事,你都干得很较真。有什么是读书不能达成,而只能够通过登山达到的?

王石:

我从来没有这样比较过,可能媒体比较敏感,会想这两件事的不同。我从小就喜欢运动,喜欢探险,喜欢竞技体育,这可能和家族基因有关。我父亲很小就从山里出来参加红军长征,我母亲是锡伯族,这个民族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骁勇善战。我还很小时,过暑假,母亲就把我们放出去,换三次火车再走十几公里到山里姥姥家。

我喜欢冒险,登雪山满足了我探险的欲望。我还喜欢飞滑翔伞,2000年,我曾经破了中国飞滑翔伞的纪录,这个纪录直到2016年才被打破,足足保持了16年。后来,我又开始飞滑翔机,在大同拿到了国际滑翔机执照。2008年,我又去墨尔本国际滑翔机学校学了两期,拿到了国际滑翔机驾驶执照。运动,就是我生性的爱好。

第一财经:商学院,可以说是企业家和高管们深造的主流选项,在那里的学习和圈子可以直接作用于自己的事业,而你是从宗教、文化的角度选择目的地和课题。

王石:

我本身喜欢历史、逻辑学、文学和哲学,我也喜欢思辨。这还是跟我个人偏好和思维方式有关。再从经营企业的角度来说,企业文化也更多是告诉人们如何做人、如何做企业。

第一财经:你写了很多书,几乎两三年一本,其中也有好几部自传,这些书写,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石:

自传严格来说是一本半,我没出过很多自传。哪儿那么自恋呢?还出很多自传……

什么叫“一本半”呢?我创业20年时,写了一本关于万科的书《道路与梦想》,其中也涉及个人经历和家庭背景。这应该是带着自传性质的,其他的一些书都是谈论探险和登山的随笔,应该说和自传没有关系。

到了深圳30年以后,也就是2014年,我又在自传的基础上增加了十年,内容扩大了。原来的那本书,扩充成了两本,第二本就是《大道当然》。其他的书,比如《灵魂三部曲》《彷徨的灵魂》《让灵魂跟上脚步》《生命的台阶》《生命高处》等,都是某一时段对自己的反思和对宗教的认识。

现在这本书,严格来说不是自传体的书写,虽然写到了自己的经历,但主要还是说我对身体的认识、对学业的认识。其实我想写的仅仅是最近十年发生的变化,因为很多人生中的重大变化发生在2008年以后。再联系到自己之前的经历,是和编辑商量的结果,他告诉我,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王石以前的经历,也不会翻以前的书来看,要想把问题说清楚,还是要交代一些背景。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王石谈想去印度留学:我下巴最讨女孩子喜欢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