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火神山工人想回家:至少9人确诊,生计暂难为继 | 直击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同样是从全国各地赶来支援武汉,他们的身份比较尴尬,既不属于救援队,也不算“滞留人员”

火神山工人想回家:至少9人确诊,生计暂难为继 | 直击武汉

3月17日,第一批41支援助湖北的医疗队踏上了返程,武汉人民热情欢送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另一头,洪山区的一座隔离观察点,出现了一些骚动。这里是用于隔离观察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撤下来的工人,共377名工人,他们住在中建铂公馆项目的活动板房里。

 

《财经》记者获得的中建铂公馆的隔离工人统计名单显示,最晚一批撤出的22名工人于2月28日开始隔离。到3月14日,所有377名工人都已经隔离满了14天。他们并未接到可以返乡的通知,也不能离开隔离点,隔离期内有补助,一人约5000元,隔离期满后,不再发放补助。

 

工人向现场维护秩序的工作人员提出了两点诉求:一是希望可以尽快返乡开工,或是明确能返乡的时间;二是继续酌情发放隔离期以外的补贴。

 

一位现场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工人们围住隔离点大门,不让工作人员进出,城建局、信访局的人也来了,但没能给出明确的结果,“只能再报到市政府,尽快出返乡方案,但是现在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离开武汉。”

 

还有一些从火雷两山撤离的工人,自费隔离在酒店或其他安置点,所需费用需要自己承担,隔离期满后,会收到一张健康证明,可以在武汉继续工作。但目前武汉还未全面复工,各类工程建筑工地都还处于停工状态,一位参与雷神山建设的工人告诉《财经》记者,他正在面临经济压力:“在老家的朋友们都已经开工了,而我现在没有收入。”

 

中建三局是此次两山医院建设的总指挥,中建三局的一位负责工人管理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工人们的不满情绪已经持续了好几天,甚至出现了有人负气损坏隔离点设施的现象。上述人士称,已经给武汉政府各个部门沟通了,但现在还没有解决方案。

 

火雷两山撤下来的工人分为一期和二期,一期是普通工人,二期是在收治病人后,还进病区维护施工过的工人,前述中建三局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有约70名二期工人被隔离在蔡甸区的一个工地板房里,通过核酸检测后,有9名工人确诊,还有一些工人核酸阴性,但肺部CT显示有感染。

 

3月17日,由于蔡甸区隔离点板房的条件较差,这批工人被转移到市区里的隔离点继续隔离观察,“确诊和疑似的病人都已经收治了,剩下的这些也已经隔离了14天,目前没有出现新的感染情况。”

 

对于更多工人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在隔离期满后没有收入,一些没有被集中隔离管理的工人选择在武汉寻找其他工作机会,武汉目前仍然在郊区建设方舱,但工人的需求量并不大,大部分人只能就地等待。

 

“做好了被感染的心里准备”

2月4日,火神山医院收治第一批病人后,现场仍然在继续施工。工程负责人李海(化名)管理的工人们开始担忧,担心有感染风险,不想干了。

 

李海1月24日到达火神山,开工后基本天天连轴转,2月4日收治病人之前的3天,是现场最为紧张的抢工期,一天只能睡1-2个小时。火神山医院直到2月中旬才基本完工,但他没有撤离,留下来做后期维护工作。

 

这确实是有被感染风险的。

 

2月15日,武汉下大雨,火神山医院的个别区域,包括病区,出现了天花板漏水的情况,他半夜紧急组织工人进去维修。

 

由于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是紧急搭建完成,没有物业保障,医疗垃圾会统一在现场焚烧,但生活垃圾不能被及时处理,李海说,有病人会往病区厕所下水道里扔垃圾,下水道经常出现堵塞,工人们就要立刻冒着被感染的风险进去维修,“如果扔一只N95口罩进去,一定会堵住,维修的风险很高。”

 

两山医院都设置了红区和黄区,也就是污染区和半污染区,工人如果要进去,需要做好防护准备,现场的医护人员会帮他们检查,是否防护到位。

 

前述中建三局员工提到,收治病人后,还有工人会去维修通风管道,通风管道既不完全属于红区,也不完全属于黄区,覆盖了整个医院,直接通向病房,工人维修的时候通常全套防护装备,但风险也不是没有,无法保证万无一失。

 

工人们撤离出来后,部分工人统一接受了核酸和CT检测,检查费用由公司承担,“表面看起来都没有症状,但是查出不少肺部呈磨玻璃状的。”

 

被查出来的确诊和疑似病人都已经收治,治疗费用全免,目前没有死亡案例。但工作人员仍然不敢掉以轻心,3月16日,有医生过来给他们培训,“医生说,有一些确诊病人是因为药物压制所以核酸转阴,这类病人还未形成抗体,有复阳的可能性。”前述中建三局员工说。

 

此外,还有不少工人未接受核酸和CT检测,工人张晓明2月12日带领约100人的团队进入雷神山工地,他是看到新闻报道的消息,主动报名,他所在的公司将他们报给中建三局统一管理,在雷神山工作4天,他告诉《财经》记者,他带队的工人们都未被安排做检查。

 

在雷神山时,他认识了另一位工友,隔离时他听说那位工友感染了,他有些担心,但是也联系不上,“在这种环境下,有人感染是意料之中,我们都做好了思想准备,政府也提供了充足的保障,包括防护措施和后续的治疗措施。”

 

不能被算作“滞留人员”

1月24日,火神山医院开工,1月26日,雷神山医院开工。为了赶工期,大量工人被招募,没人能准确计算一共有多少工人参与建设。前述中建三局士告诉《财经》记者,参与建设工人至少有8000人。

 

张旭从东北老家到武汉,已经一个月了。在武汉的老乡工友告诉他,来武汉参与建设雷神山医院,包吃包住,一天的工资1000元,他带着另外6名工友一起赶到武汉。

 

2月4日,火神山收治病人;2月8日,雷神山收治病人。2月28日左右,火神山雷神山医院进入运营阶段,大部分工人都已陆续撤离,仅剩约100名工人留下做后期的维保工作。撤离出来的工人需要接受14天的隔离观察,多名参与建设工人告诉《财经》记者,一开始他们接到的通知是,可以不在当地隔离,返乡隔离。

 

但事情很快有了变化。2月13日,湖南湘潭援建武汉火神山医院的69名建筑工人中有两人在返乡隔离后,确诊新冠肺炎。随后,新的政策马上出来了——所有撤离出两山的工人们,一律不准返乡,统一在武汉隔离观察。

 

由于工人数量太多,且来自不同的施工团队,签的都是外包劳务合同,中建三局很难将所有人都集中管理。据《财经》记者了解,一些工人住在酒店隔离,还有大部分住在暂停施工的工地板房里,由于资源有限,不少都是2人一间。还有一位工人告诉《财经》记者,他曾经被就近安排在汉口北方舱隔离,他住进去时,方舱里都是需要隔离的志愿者、工人。

 

隔离期满14天后,武汉本地的工人就可以自行回家,但前述中建三局人士说,武汉本地的约占20%,大部分都是外来人员。

 

隔离期间,会给每个工人发放总额约5000元补贴,外地工人会增加几百块的返程交通补贴,直接打到工人提供的个人账户上,14天后,补贴停止。

 

张旭说,现在一天的住宿费加上伙食费,至少要花掉120元钱,他听说武汉对滞留人员有一天300的补助,给市长热线打电话申请,对方告诉他要通过社区登记,他找到社区,社区说他并不属于滞留人员的范畴,“必须要封城前到武汉的才算滞留人员。”

 

一位武汉市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工人们都是有公司的,所以不算“滞留人员”,“他们属于来汉务工人员。”

 

张晓明在隔离期满后,又找到了新的工作,他先去蔡甸区建设了新的隔离点,又去了武汉女子监狱,搭建监狱里的隔离点。“这些都是紧急的工程,基本上工人都是连轴转,没有时间睡觉,所以也不用找地方住。”

 

张晓明的心态还算积极。他的老家在湖北十堰,此前一直在武汉工作,春节前他本来计划回老家,武汉封城了走不了,“短期收入不在意了,只希望武汉可以尽快回到以前的样子。”

赞(2)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火神山工人想回家:至少9人确诊,生计暂难为继 | 直击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
We do not share your personal details with an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