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比比钟南山,有些只记得发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论文的专家真是配不上尊敬

 

     大家好。我是小戏。

     现在,事情已经越来越清楚了。

     在这次因为新冠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中,武汉的很多政府官员之前被很多人张口就骂,完全不顾他们才是第一线的战士。

     但是,有些坐在安稳后方当学术老爷的人,是真的应该被痛骂。

     因为,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之所以这场疫情变成了我们这个国家必须要面对的一场灾难,有些专家学者要负很大的责任。

 

【壹】

     我们来看看他们都干了点啥。

     首先是2019年10月,号称亚洲第一的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的研究人员,在武汉疾控中心依照惯例送来的、从几家医院收集到的众多病例样本中,识别出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病毒。

     有着职业敏感的研究人员,迅速对病毒进行了分离、测定DNA结构、排序,正式确定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型冠状病毒。

     按照法律程序,武汉疾控中心迅速向上级单位报告他们发现的新型冠状病毒和疫情。

      12月31日,第一批专家组赶赴武汉,进行实地考察、采集样本、收集数据。由于他们采集样本时的技术失误,第一批专家得出的结论居然是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

 

    是不是很让人气愤!

    据透露,在这些专家们到武汉后, 他们就开始排挤武汉地区的科研人员——包括那些真正的、在第一时间里发现了新型冠状病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的研究人员。

    他们抢样本、抢数据,抢资源,为自己发表论文作准备。正是因为他们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和第一要务:考察疫情、预防和控制疫情,才得出了一个荒缪的结论——“不会人传人!

     但是,这批专家的武汉之行已经是收获颇丰、硕果累累!

     因为,用来写论文的材料已经有了,可以从武汉前线回到大后方了,坐在温暖而安全的办公室里,赶快写论文,写出来就赶快投给那些外国刊物。

     1月24号,主任、院士带头署名的这些论文就已经发表了。

     这是什么日子?是武汉被迫只能封城的第一天,是所有中国人因为疫情都过不好春节的年三十!

     而他们,正在为自己又在外国的刊物上有了一篇可以评职称加头衔的论文而高兴地庆祝吧!

 

【贰】

     我们直接来看看,这篇论文里都暴露出了什么吧!

 

 

 

论文里附的上面这张图,很清楚地表明,深色的是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相关的感染患者,浅色的是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并不相关的感染患者。

     就凭这张图,我这样一个普通人,都能一眼看出在去年12月底,这些和华南海鲜市场不相关的感染患者越来越多。

    到了今年1月初的头几天,和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的患者数量就开始占据绝对多数。

     就是这些专家自己统计做出来的这张图,他们不清楚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可是呢,他们去年年底还在说“不会人传人“,到了今年1月10号,还在说没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那这个图是什么意思?请你们这些专家不要告诉我,是你们为了发表论文而故意造了假数据!

    作为掌握第一手信息的研究者,你们比公众早三个星期就知道了病毒人传人的确凿信息,你们有没有做到你们该做的事情?

    

比比钟南山,有些只记得发论文的专家真是配不上尊敬

 

 这下搞得国际上的专家都纳闷了,你们的英文论文又快又好,可为什么这些数据国内看不到,如果让这些结果在这场疫情控制过程中有所应用,不是更好吗?

      研究人员和专业人员的初心应该是什么?在大疫来临时的首要使命是什么?

     幸好,国家及时地发现了这个问题,18号赶快请钟南山院士重新出山,担任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

     但因为事出紧急,84岁的钟南山老爷爷只能在火车餐车上找到一个位置,赶快从广州赶到武汉。

 

 

比比钟南山,有些只记得发论文的专家真是配不上尊敬

 

 现在回头想想,你们还以为钟南山老爷爷在餐车上疲惫地闭目养神只是因为旅途劳顿吗?

     那是心累!是“猪队友”给他带来的心累!

     那是心痛!是“猪队友”给他带来的心痛!

     临危受命的钟南山到了武汉,现场调查,才对外宣告,武汉发生了新型病毒性肺炎,“可以人传人”。 

     为什么非要等到他来了才能宣告?

     是因为只有钟南山才有这样的德高望重,才有这样的勇气和担当,去推翻之些那些上级“砖家”的结论!

     但是,此时武汉市和湖北省其它地区的疫情控制已经失去了重要先机!

     为了发论文,付出的是武汉人的生命,付出的代价要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买单。

      这些论文就是把他们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最好证据!

 

 

 【叁】  

    小戏也曾经接触过一些教授博导,也曾经认为他们能够拥有那样的地位和身份,一定是在学识和公德方面都是为人楷模。

     但是,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了。

     因为,我看到了很多反面的例子,看到了一些只能用“衣冠禽兽”来形容的教授、学者、专家。

          

     《央美教授涉嫌骚扰女学生:让我摸摸你心跳!

     《武汉理工硕士跳楼身亡,生前被男教授精神控制逼其喊“爸爸”!

     《生态经济学论文大谈导师崇高感和师娘优美感》

     《剥削劳动辱骂学生!南邮电大实验室意外事故,曝光女教授失德行为》

       …….

 

看看这些随处可见的新闻吧。

     就说最后一条吧。

     女教授张宏梅名下有一家经营状态为开业的公司,该公司名为南京瑞达鑫梅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3年5月3日,注册资本102万元,张宏梅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最大股东。

     在公司的经营期间,张宏梅利用职务之便,以每月100到200元的价格给自己的研究生摊派了进货,分装溶剂,送货,售后记账的任务,让学生充当自己的“员工”。

     她还让自己的学生去其他的院校为她的公司推销产品。而且她还违反规定,利用学校的净超间作为自己的溶剂仓库,而且超出存放标准。

     还让自己的学生去为她装修别墅。已经故去的研究生谭某就曾经为她装修过。

    

     有些专家学者是一心逐利,拿着高校机构给的工资,享受着各种津贴和社会荣誉,还要借着高校机构的名头办公司做生意,还要以实践为名义剥削学生的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

     有些专家学者是一心要名,利用各种身份便利要数据要资料,学生的文章全部要改成自己带头署名,成为了名符其实的学阀。

在武汉疫情里,除了因为一心要发论文而耽误了防治的那些专家,就曾经还上演了一出南开大学高山教授团队抢先发表论文的丑剧:

     复旦大学张永振教授团队面对武汉新型肺炎病毒迅速展开科研,并且迅速地分析了武汉新型病毒的基因数据,为了世界更好地控制病毒疫情,张永振教授团队把破解出来的信息共享,然而南开大学高山教授团队却在没有和张永振教授团队沟通的情况下,提前利用复旦大学在ncbi上共享的数据抢先发表科研论文。

 

     国家这些年尊师重道,全力保障这些专家学者的工作生活水平,特别是那些已经拥有一定学术地位的教授级人物,应该说是已经过上了比普通人要好得多的日子。

     为什么这么优待?就是国家和人民需要你们去好好发挥才能,提升我们国家的科研能力,让我们不再受别人欺负。

     应该说,大部分专家学者都是好的,可是这一小撮“砖家”呢,每天想的都是怎么把自己国家的数据拿到国外去,去讨别人的欢心,换自己的光环。

 

只记得要名要利

忘记了科学家的责任

只记得论文金钱

忘记了学术研究的使命

这种专家学者真是让人唾弃!

让人要骂一声衣冠禽兽!

 

【肆】

 

     幸好,昨天小戏还看到了一段火爆全网的视频。

     同样是医疗专家,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真是让人敬仰。

     作为全中国排名第一的感染科主任,他本来根本就不需要亲自去病房查房的,但他知道这种时候,领导身份、专家身份绝不是用来躲在后面指挥,更不是用来写论文的,他决定每周至少亲自去一两次病房,直接和患者接触。

      而且他还说了两段话,特别让人佩服:

      “不能欺负听话的人”

      “一线岗位全部换上党员,没有讨价还价”

     

     幸好,我们还有张文宏这样的专家、主任;

     幸好,我们还有钟南山这样的学神、战神;

     幸好,我们还有那些不顾生命安危冲在救治第一线的白衣天使们!

     

     和他们比比,有些专家学者真是配不上尊敬。

 

小戏:一个希望能够每天过得更好的人。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哦!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比比钟南山,有些只记得发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论文的专家真是配不上尊敬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