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武汉肺炎 交叉感染猜疑蔓延 武汉物价飞涨 医院爆满 患者彻夜排长龙 病人下跪求救

武汉肺炎感染者1天辗转5家医院住不了院 在家自我隔离

湖北武汉市民谢女士的母亲CT检测报告结果显示:双肺感染,不排除病毒性肺炎。谢女士母亲目前采取自我隔离的方式,独自待在卧室,服用奥司他韦和连花清瘟等药物,饮食由其丈夫照顾。谢女士说,如果严重了,只能拨打120,“送到哪治疗就哪治疗”。

湖北武汉市民谢女士1月22日带着“双肺感染”的母亲一天内辗转5家医院,发现呼吸科门诊一号难求。

谢女士1月23日上午告诉澎湃新闻,母亲张女士于一周前出现了低烧症状,后发展为呼吸困难,1月20日在湖北省人民医院的CT检测报告显示为“双肺感染,不排除病毒性肺炎”。之后,她于1月22日带母亲前往医院复查时被告知“呼吸科不接诊,不可进行复查”。目前,张女士采取自我隔离的方式独自待在家中。

23日下午,武汉市卫健委在关于市民关心的几个问题的答复中提到,目前武汉全市发热患者增多趋势明显,确实存在发热门诊就诊排长队、留观床位紧张的现象。为此,市指挥部紧急研究决定,征用相关医院作为发热患者定点诊疗医院。

谢女士说,1月16日左右母亲发低烧,以为是小感冒就在家吃感冒药。服药三日后,情况并无好转。1月19日晚间,母亲身体疼痛并呼吸困难。

1月20日,谢女士陪同母亲前往湖北省人民医院呼吸科检查,医生为其做了血常规、CT胸部平扫、流感病毒抗原等相关检查。澎湃新闻获取的张女士CT检测报告结果显示:双肺感染,不排除病毒性肺炎。

“妈妈被检测出疑似病毒性肺炎,并未进一步接受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核酸检测试剂盒(以下简称:试剂盒)检测。因为那时医院还没有检测盒,没法做检查。”谢女士说,母亲随即遵医嘱在湖北省人民医院进行“抗病毒性”药物输液,三天后进行复查。

1月22日,张女士在接受输治疗三天后,体温基本恢复正常,但仍存在呼吸困难,身体有疼痛感。

当谢女士带母亲复查时,被院方告知“呼吸科不接诊,不可以进行复查”。

谢女士提供的1月22日挂号信息弹出的公告显示,即日起发热患者进行定点医院集中诊治,体温超37.3摄氏度的患者前往以下医院就诊:市武昌医院、市七医院、市九医院、市红十字会院、市四医院西院区、市汉口医院、市五医院。

谢女士就到其他医院进行复查。她告诉澎湃新闻,当日她们辗转武汉多家医院,首先去的是武汉指定的发热门诊——武汉市第七医院。该医院医生告知她,医院昨天(21日)才收到接诊命令,还没有做好相应接待准备,病人无法接收。

22日下午2点,谢女士和母亲来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该院呼吸科、急诊科等科室不接受,只能到发热门诊,但当天的门诊号已经全部挂完。

随后,她们来第四家医院——武汉市第六医院,谢女士妈妈再次做了血常规、CT胸部平扫等检查,但医生告知她们结果显示不排除病毒性肺炎。谢女士随即致电武汉市第五医院和武汉市汉口医院,均被告知“病人太多、无病房,无法接诊。”谢女士还打电话到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询问,院方也称呼吸号已经挂完。

23日下午,澎湃新闻以患者身份致电上述武汉市第五医院,工作人员表示可自行前往医院呼吸科门诊挂号,随后立即挂断电话。澎湃新闻多次致电武汉市第六医院、武汉市汉口医院、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暂未接通。

22日下午5点49分,谢女士和母亲来到湖北省新华医院(又名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有医生接诊。谢女士称,接诊大夫在询问病情、看完三天所有报告后告知她,其母亲大概率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但临床表现属于轻症。接诊医生称,为避免交叉感染,现在不宜住院,交代她们回去吃药。

 

澎湃新闻了解到,谢女士母亲目前采取自我隔离的方式,独自待在卧室,服用奥司他韦和连花清瘟等药物,饮食由其丈夫照顾。

“昨天晚上医生开的药物也只够三天,我们现在先观察状况,期待可以自愈。”谢女士说,如果严重了,只能拨打120,“送到哪治疗就哪治疗”。

  当猜疑开始蔓延

这种埋藏于内心深处的不信任感带来的后果是,人们宁肯相信社交网络里来路不明的聊天记录,也不肯相信国家媒体里的官样文章。
#武汉肺炎 交叉感染猜疑蔓延 武汉物价飞涨 医院爆满 患者彻夜排长龙 病人下跪求救

随着疫情的蔓延,武汉等多个湖北城市已经宣布“封城”。与此同时,北京的宣传机器则在避免民众中产生恐慌情绪。《法兰克福汇报》发自北京的报道称,追问疫情责任的批评呼声也遭到当局的打压。这篇题为《找到了替罪羊》的文章写道:

”新闻报道的大方向显然是避免引起民众的恐慌以及规避对疫情的问责呼声。不过,与此同时,国家电视台则获准对武汉市长穷追猛打,直到他承认’市政府没有就传染危害发出充分及时的警告。‘ 目前已经出现了要求武汉市长周先旺下台的呼声。看来,替罪羊似乎已经找到了。

武汉的封锁状态还要持续多久,周四官方并未告知。不过,当地政府宣布,所有中小学都将推迟开学时间。这意味着,封锁状态可能会超过下周末即将结束的春节假期。有鉴于此,周四武汉市内发生了一些哄抢食品事件,有人呼吁政府加强价格监控,不准商家趁火打劫哄抬物价。封城令突如其来,市民只有几个小时时间为此做准备。周三晚间十点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完全没有提及周四将采取的封城措施。不过此前已经有消息称,当局要求党政干部不得离开武汉。对于武汉市内的农民工来说,封城措施意味着他们将失去一年中仅有的一次返乡同家人团聚的机会。“
#武汉肺炎 交叉感染猜疑蔓延 武汉物价飞涨 医院爆满 患者彻夜排长龙 病人下跪求救

武汉正在加紧修建收治冠状病毒感染者的特种医院。

中国官场上欺上瞒下比比皆是

随着疫情蔓延,口罩和护目镜等防护设备在中国许多城市成为抢手货。《南德意志报》认为,哄抢行为本身也反映了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这篇题为《当猜疑开始蔓延》的文章写道:

“随着疫情快速蔓延以及国外出现确诊病例,中国政府所蒙受的国际压力也越来越大。境外的感染病例迫使北京必须展示其应对能力。对武汉实施的隔离措施不仅是对内、同时也是对外发出的明确信号。中国最高领导人宣布亲自出马应对危机的同时,基层官员所承受的压力也在呈几何级数地增长。但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这不但于事无补,只会平添变数。因为这同时增大了地方官员隐瞒疫情掩盖错误的风险。”

文章写道,中国官场上这类欺上瞒下的做法比比皆是。以至于作为总理的李克强都表示,他不大信任地方上报的经济数据。文章称:

“陷入恐慌的民众开始大量抢购食品和口罩,这也反映出民众缺乏对政府的信任。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的全国讲话,并未能让大家安心,反而令出逃浪潮进一步加剧。媒体也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毕竟在习的统治下,中国已完全没有了能够自由报道的媒体。那些迄今为止就疫情进行了相对自由报道的记者,已经感受到了政府的压力。

国家级媒体则明显减少了对疫情的报道。周四,中国最重要的《人民日报》头版对武汉疫情只字未提。于是乎,中国数亿网民只好通过网络了解疫情。这种埋藏于内心深处的不信任感带来的后果是,人们宁肯相信社交媒体里一段来路不明的聊天记录,也不肯相信国家媒体里的官样文章。”

武汉封城:物价飞涨 试剂盒奇缺 病人下跪求救

武汉政府周四(23日)凌晨3点多突然宣布早上10时将封城以应对疫情。大批市民闻讯则立即连夜出逃,而无力出走的留守市民,则囤积物资以至物价飞涨,有的已被感染者排队四个小时、有病人走了好几家医院都不收,最后下跪求救,不少人都因为缺乏试剂盒而不被确诊。

当地时间周四(23日)凌晨3点多,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防控指挥部突然下发了”第一号通告”,称当日早上10时全市巴士和地铁停运,离汉车、船、火车、航班全部暂停,直至另行通告为止。

这是中共建政以来,首次因疫情对一个超大型省会城市下达封城令,即便是深夜,该命令仍立即震撼了武汉三镇。

据当地志愿者邓先生告诉本台,禁令下达后,大批市民因担心被困在市内,立即驾车外逃,在禁令生效前的6个多小时里,多条出城的通道异常堵塞。

另据当地市民发布的视频显示,禁令下达后,大批武警已进驻了武汉火车站和机场,当天飞往武汉的566个航班,有288个航班取消,38000多班次的巴士,也仅留下3000多个班次。

武汉市民刘先生对本台表示,就封城令下达后,武汉市内一早就出现了抢购潮,从汽油到生活日用品,特别是新鲜蔬菜,遭到疯狂抢购。大批市民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在很多超市前排起了长队。一些原本廉价的蔬菜,一夜之间涨了数十倍,很多店里货物都被沽空。

刘先生说︰私家车都在抢加油,然后超市里的价格涨得很离谱,蒜苗平时卖几块钱的,超市里单价是80块钱一斤。然后我们办公楼里面有一个超市,它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搬走了。现在还没有到最高潮的时候,我们是做了一些物资上的准备吧,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刘先生还指出,封城后,武汉市民求医依然困难。即便是在有很多朋友帮忙奔走,刚因感染肺炎去世的资深环保人士徐大鹏夫妇的女儿徐馨蕾,依然没能得到医疗救助。

 

  刘先生说︰武汉市它的那个郊区加在一起将近一千万人,估计人口1800万,武汉的医生们肯定是忙不过来的。我知道的那个徐馨蕾,她就没有办法顺利的就医。因为昨天(22日)我去打他们电话,要求对高危的疑似人群采取措施,那个是非常大的事情,但他们(疾控中心)是很无奈吧。

而武汉一家中华超市的职员也向本台记者证实了物资补给可能出现了问题,口罩、消毒液都缺货。

中华超市员工︰供应是吧?我们已经没有进货了呢。要不就是没有货了。进货的话,按那个市场经济都涨价了,口罩涨了10倍了,平时大概就是10几块钱一包,现在都差不多要70、80元、100多一包。就我们还有消毒液,卖断货了,估计进不到吧。

资深的环保志愿者赵女士提供给本台的资讯显示,一个在美的武汉人群组里,一个人求助称,他住在汉阳国博的姐姐被感染,姐夫的母亲重症,但走了好几家医院都不收,最后下跪求救,老人被收治,但其姐姐还不是重症,无法住院。

目前,很多病人被告知打针后就回家自行隔离,然后每天自己去医院看病。有的已被感染的患者为了打针不得不排队四个小时,并且他们都因为缺乏试剂盒而不被确诊。

赵女士称,目前有消息称军方可能会介入,但面对奇缺的医疗资源,如果没有新的医疗资源,根本无法应对疫情。

赵女士说︰我听说那个什么物资调运、什么医疗设备调运过去是靠军队来做这个。家属说很多病人根本没有被接诊,因为超出了那个接诊的能力。说今天5点到几点啊,他们开始转运发烧病人到定点医院,那个时段让大家不要出门。我想也不是空穴来风,因为现在不集中建一个地方,那怎么搞?

为此,本台记者多次致电武汉市政府,希望了解封城第一天的后续状况,但该机构没有回应此事。但据湖北省政府官网发布的消息显示,面对抢购潮,当地疫情防控指挥部当天发布了”第二号通告”,称物资储备充足,市民无需抢购囤积。

但仅仅几分钟后,指挥部下发了”第三号通报”,公布湖北红十字会公开接受抗击疫情的医用耗材、防护用品等物质。但其公布的多部电话则一直处于占线中。

根据中国官方行政权限,长时间封闭以及中断国道、铁路、航班以及水路航道的许可权只能由中央实施,此次武汉因疫情封城,也被视为官方试图以牺牲武汉为代价,为遏制疫情在全国扩散争取时间。

武汉医院爆满 患者彻夜排长龙 医生顾不过来

#武汉肺炎 交叉感染猜疑蔓延 武汉物价飞涨 医院爆满 患者彻夜排长龙 病人下跪求救

武汉肺炎疫情可能失控,医院被挤爆,没有床位,医务人员忙翻天,人手急缺。有患者家属的现场照片显示,在医院门外,上百患者彻夜排长龙等待住院。医生表示顾不过来,要求救护车不要再送病人来…

据三联周刊1月23日报道,一名武汉人的父亲感染了冠状病毒肺炎,在母亲陪同下,在汉口医院,第七医院,武昌医院之间来回奔波,各处都爆满,住不上院,尽管医生确认病情严重需要住院。

据这位武汉人讲述,捱到1月22日早上,越来越严重。我赶紧叫了出租车让他们去了汉口医院。我妈一进医院就拍了个视频给我,在发热门诊排队的人已有几百个。因为人实在太多,中途他们又打车去了另一家非定点医院,想先拍个片。片子出来,双肺全感染。

他们马上折返汉口医院。好不容易排到了,医生说我爸这个情况打针也没用,必须住院,但医院腾不出床位了,他建议去武汉市第七医院,因为那里马上开新床位。去第七医院之前,我听说武昌医院新开了500张床位,他们就先去了武昌医院。晚上七点,我妈说(武昌医院)急诊室里连医生都看不到了,所有人都在大厅等。门诊前有五六辆120急救车拉人来,有医生出来跟急救车说不能再往医院送人了,他们顾不上来了。

实在等不了,他们去第七医院碰运气。七院第二天一早才新开床位,晚上21:20左右到七院大门口,拍了视频说前面已排了40多个人,到22:00左右,她后面已经至少排了100多人,还有人陆续到来。10:40左右,医院开了一扇门,一次只让进三个人,进去的人先查血,如果严重就收,不严重的依然不能收。我爸爸折腾了一天,病了以后就几乎没吃东西,那时已经走不动路了…。

这名武汉人说,我爸自己回忆,只有一个可能接触到感染源。他做过心脏支架,每个月都要去湖北省人民医院拿药,最近一次拿药是在今年1月12日。那时大家都还没把肺炎当回事,官方公布的信息也一直是可控可防。我爸去拿药的时候没戴口罩,排队排了一个小时,他推测很有可能就是在那时感染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武汉肺炎 交叉感染猜疑蔓延 武汉物价飞涨 医院爆满 患者彻夜排长龙 病人下跪求救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