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武汉肺炎 疫情信息公开疑云:“病毒能人传人”为何被严重延迟披露?!

2019年12月1日发病的首个病例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为何1月20日才通过钟南山院士确认人传人?

1月24日,《柳叶刀》刊登了两篇来自中国的关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研究论文,一篇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武汉市卫健委1月11日公布的41名患者的临床特征分析,另一篇则是港大深圳医院1月10日收治入院的一起家族群聚性肺炎。

 

武汉肺炎疫情信息公开疑云:“病毒能人传人”为何被严重延迟披露?!

《柳叶刀》发布的两篇研究论文

这两篇文章伴发两篇评论和一篇社论,足以体现《柳叶刀》作为顶级医学期刊对此次疫情的重视。这两篇含有大量一手信息的论文所暴露的信息,也出现了一些与武汉市卫健委所公布信息的矛盾之处。

12月1日即出现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患者

 

在“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这篇文论中,研究者公布了确诊患者的起病时间和海鲜市场的暴露史,如下图所示——

 

武汉肺炎疫情信息公开疑云:“病毒能人传人”为何被严重延迟披露?!

上图中,纵坐标为患者例数,横坐标为对应发病日期(并非每天都有,仅对应下标的当日)。蓝色色块代表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红色色块为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

可以看到,12月1日发病的首例患者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12月10日,新增3例患者,1例有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另外2例则无暴露史。截止2020年1月1日该海鲜市场被关闭为止,41人当中有27例存在暴露史,14例无暴露史,这27人在12月31日的武汉市卫健委通报中出现,将疫情矛头指向华南海鲜市场,无暴露史患者未在12月31日的通告中提及。

在12月1日到12月30日这个区间内,武汉市卫健委未在官网发布任何关于本次肺炎疫情的通告。

 

武汉肺炎疫情信息公开疑云:“病毒能人传人”为何被严重延迟披露?!

武汉肺炎疫情信息公开疑云:“病毒能人传人”为何被严重延迟披露?!

武汉市卫健委坚持“无人传人证据”

 

1月11日,武汉市卫健委在官网公布了这成为论文的41例病例,实际上,《柳叶刀》论文中研究者公开表示,自己的数据来自官方(authorities)。在存在14名患者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前提下,武汉市卫健委公告中显示“未发现人传人证据”,并且未对无暴露史患者的发病做出任何解释,这14人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从何处感染病毒不得而知,没有交代,在当天发布于官网的另一篇相关通告中(《专家解读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最新通报》),文章再次就此问题强调“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武汉肺炎疫情信息公开疑云:“病毒能人传人”为何被严重延迟披露?!

不解释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患者感染源,“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武汉肺炎疫情信息公开疑云:“病毒能人传人”为何被严重延迟披露?!

再次强调“没有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但依然不解释无暴露史患者从何感染

另外,1月11日的通告中提到1月3日以来未发现新发病例,另一篇《柳叶刀》论文中的一家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且出现确定人传人的感染患者已在前一天即1月10日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被收入港大深圳医院。

直到1月15日,武汉市卫健委在公告中发布一篇名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知识问答》的文章,文章中首次提到“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当天发布的疫情公告中并未提及这一点。

 

武汉肺炎疫情信息公开疑云:“病毒能人传人”为何被严重延迟披露?!

同时,这篇知识问答中提到了1起家庭群聚性病例,在这起病例中,丈夫存在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妻子否认有暴露史。1月11日公告中提及的41例病例当中的其余无暴露史患者从何感染,甚至无暴露史却发生感染等基本信息,依然无具体披露甚至未被提及。

病毒不仅人传人,还能二次传播?

 

《柳叶刀》发布的另一篇论文“A familial cluster of pneumonia associated with the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dicating 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 a study of a family cluster”同样揭示了“无暴露史”和“人传人”的问题与武汉市卫健委和其他官方渠道所公布的时间线无法吻合。

这篇论文当中揭示了深圳市一家7口人的详细感染历程,其中6名患者于2019年12月29日至2020年1月4日期间在武汉旅行,6人全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无野生动物接触史、未接触“野味”,但最终因2019-nCoV于2020年1月10日被收入港大深圳医院进行治疗。

其中2人曾于12月29日前往武汉当地医院看望亲戚,其中1人未戴口罩。在他们1月4日回到深圳之后,部分人同另一名未曾前往武汉的亲属同住,导致该名亲属——第7人——于1月8日发生症状就诊,因症状逐渐加重于1月12日收入港大深圳医院。

在论文的讨论中,研究者推测这一家人的感染起点很可能在于其中1人在武汉市当地医院看望亲属,然后这1人将剩余5人中的4人感染,并且肯定这家人在回到深圳后感染了第7名患者。

1月20日,钟南山院士通过官方渠道揭露了1名患者感染14名医务人员的病例,且肯定了病毒能够人传人。

1月22日,官方渠道通报第一例未到武汉的患者为一名浙江舟山的38岁男性,但未对病毒的二次传播能力进行定性。

截止目前,武汉市卫健委仍未对从2019年12月1日起至2020年1月1日发生的无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的感染者病例进行信息回顾公告。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武汉肺炎 疫情信息公开疑云:“病毒能人传人”为何被严重延迟披露?!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