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武汉外国留学生恐慌无措,#武汉封城 被迫隔离,外国学生呼吁离开中国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温哥华太阳报》采访到了一对被困在武汉的华裔夫妇,自从被封城之后,他们的机票被迫取消,回到温哥华的日子遥遥无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如果因此失去工作的话,他们辛苦贷款买的房可能也还不起了。

28岁的网站开发员袁先生(Edward Yuan,音译)和27岁的妻子Eve Xiao去年11月开始休假,先去日本待了一个月,又返回武汉探望各自的祖父母。

1月23日,中国政府报告新型冠状肺炎确诊830例,约有20人死亡。为了防止疫情扩散,下令武汉封城,切断了这座人口1100万城市的所有公共交通。


9nfj720200131

图片来源 AP Photo

此后,中国的病例数迅速攀升至6000,至少107人死亡,少数其他国家也相继确诊。截至1月30日,中国新型冠状病毒已有8149人确诊,171人死亡,其中加拿大有3人确诊,29例疑似,正在监测中。

袁先生说,你能想到的交通方式,公共汽车、火车、轮渡、航班和私家车全都停运了。“我们身在疫情中心,感觉非常恐慌。”袁先生说,“中国政府先是禁了火车,接着又禁了所有旅行,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o13eb20200131


图片来源 vancouversun

据袁先生描述,武汉现在从街道上看,几乎是一座空城,什么人都没有。他和妻子很少离开家,只能窝在家里看电视。“政府没说不让出门,但你只能步行,因为没有交通工具。”物资供应方面,袁先生说,他们屯了大约一周的食物,商店都还开门,确保可以买到需要的物品。

“我真的着急回家,回到温哥华。”袁先生表示,他很担心独自一人在家的妈妈,因为他是独生子,被困在武汉后,母亲无人照顾。

另外,袁先生还担心,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他迟迟不能回温哥华工作,恐怕会被炒鱿鱼。“如果我失去工作的话,我们就没钱还贷了,那我们辛辛苦苦攒首付,还月供的房子可能也要失去。”


eyd0h20200131

图片来源 Canadian Press

袁先生说,他试着给加拿大驻中国使馆打电话,但是他们正因为农历新年而放假。

昨天,加拿大外交部长商鹏飞明确表示,撤侨正在计划中。约有250名加拿大公民现正被困在武汉,其中126人已经提出了帮助请求。一旦中国政府允许,加拿大将派专机把他们都接回来。

联邦卫生部长Patty Hajdu表示,目前还不确定这些加拿大公民是否被感染,也没有明确说明如果把这些人接回来,是否需要隔离,在哪隔离。“我现在知道的是,加拿大新冠病毒的风险仍然很低,”Hajdu说,“我们的医疗卫生体系正在发挥作用。”

ref:https://vancouversun.com/news/local-news/british-columbia-confirms-first-case-of-coronavirus


被迫隔离,外国学生呼吁离开中国

中国采取的隔离措施让很多外国学生受困。他们呼吁本国政府采取措施,尽快让他们撤出中国。

报道说,中国爆发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后,外国政府都在努力帮助被困在湖北省的本国侨民撤出中国,可当地采取的隔离措施增加了撤侨的难度。

巴基斯坦表示,当地的隔离措施让政府无法将五百多巴基斯坦学生和他们的家人撤出武汉;孟加拉国也有四百多名学生被困在武汉。孟加拉国政府表示,他们让飞机处于待命状态,等待中国解除隔离措施。

但美国已经在星期三(1月29日)将两百多名美国人撤出了武汉;68名印度人和10名中国人搭乘飞机从中国回到了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Tamil Nadu),目前正在接受检查;韩国星期四(1月30日)也计划安排四个航班,将本国侨民撤离武汉。

这让很多被困在武汉的南亚地区其他学生焦虑万分。一些巴基斯坦学生在社交媒体上传的视频中说,他们被困在武汉,并呼喊“请救救我们”。巴基斯坦学生劳夫(Muhammad Rauf)对路透社说,他和另外40名学生每天大部分时间都被困在学生宿舍内,他们过去十天中一直要求本国政府将他们撤出武汉;在武汉学习工程学的孟加拉国学生哈菲兹(Rakibil Hafiz)对路透社说,“武汉变成了一座鬼城”,“我们什么也做不了。我们都被困在宿舍里。我们很担心。我想回家”。

巴基斯坦卫生部长米尔扎(Zafar Mirza)对路透社说,他理解学生们的心情。他并表示,目前没有从武汉撤侨的计划,但巴基斯坦驻中国大使馆正在提供帮助。米尔扎说,“我们是在执行中国的规定,让整个地区处于隔离状态。一旦他们解除隔离,我们就会做出相应的决定”。

中国的其他邻国也面临同样的状况。缅甸外交部之前宣布,他们安排了一架包机,计划2月1日将63名被困在武汉的缅甸国民接回国,目前正与中方进行外交接洽。具体步骤是先将这些缅甸国民用巴士运往长沙,在那里接受两个星期的健康检查,然后飞回缅甸。缅甸外交部说,这项撤侨计划还在等待中方的批准。被困在武汉的缅甸学生敦西素(Sithu Tun)对美国之音说,他感谢缅甸政府的撤侨努力,理解政府的困难。

与此同时,印度准备星期五(1月31日)从中国撤出更多的侨民。星期四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的印度使馆一份通知说,“我们准备明天晚上用飞机从武汉撤侨。这个航班将搭载武汉及周边地区的而且已经表示同意撤离的印度国民”,“随后会有另外一个航班搭载来自湖北省其他地区的侨民”,但印度没有公布被困在湖北省国民的具体人数。

“孤城”武汉外国留学生恐慌无措

f98jn20200131

消毒人员在长沙一座地下停车场喷洒消毒药物。(2020年1月30日)

 

对于武汉“封城”后滞留在那里的外国学生来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使他们的日子充满了恐惧、沮丧和无聊。

“我每天都戴着口罩,”雷德万·穆罕默德·努尔(Redwan Mohamed Nur)说。努尔是武汉大学14名索马里留学生之一,在武汉大学读财会专业。他对美国之音说: “我太害怕了,不敢打开窗户,因为我害怕风会把病毒吹进来。”

武汉在中国是高等学校最多的几个大城市之一。在武汉市和湖北省的其它高校,仅仅来自非洲国家的留学生就接近5000 人。1月23日,政府对致命冠状病毒爆发中心城市武汉实施了“封城”措施,周边十多个城市也被封锁。目前全球已经确认了数千例病例,疫情在中国已经造成至少170多人死亡。

努尔被困在宿舍里,他对记者说,过去几天他只出过宿舍一次,去学校设立的食物分发点去领食品。学校每隔一天给外国学生发一次食物。在武汉大学以外的其它学校,尽管留学生们呆在室内;他们还是担心会接触到冠状病毒、被感染。

努尔说,在武汉的索马里人是一个紧密团结的社区。在中国地质大学有四名索马里留学生,阿卜杜勒卡迪尔·穆罕默德·阿卜迪(Abdulkadir Mohamed Abdi)是其中之一,他在那里学习石油工程专业。“你可能会被感染,而并不显示症状,”阿卜迪说。“所以在室内是安全的。”不过,他的食物已经吃完了,他正计划出去找一家开放的超市去买吃的。

另一位住在武汉的索马里学生亚辛·阿卜迪·赛义德(Yassin Abdi Said)对美国之音说,这里的索马里人社区虽然平静,但是“武汉的局势非常、非常危险。城市处于封城之中,大多数商店都关门了。当局不允许任何人出城和进城。”

印尼留学生尤利安诺娃·莱斯斯塔里·查尼亚戈、帕特马瓦蒂·泰比和杰拉德·埃尔坎迪(Yuliannova Lestari Chaniago, Patmawaty Taibe,Gerard Ertandy) 在武汉的华中师范大学读书。他们给美国之音发来信息说,他们已经向印尼政府提出请求,要求政府立即将他们疏散回国。在雅加达,印尼空军表示,他们已经备好三架飞机,协助印尼人从武汉撤离;但正在等待印尼外交部作决定。在武汉共有102名印尼人,其中大多数是学生。

26岁的国际关系专业学生查尼亚戈说:“我们要求立即从武汉市撤离,因为这个城市对我们的健康来说,已经不安全了。”查尼亚戈说,她从印尼驻北京大使馆领取了一周的津贴;但她说,商店和药店都关门了。她和她的朋友们全靠自己熬制的鸡汤生存。“我们理解,因为武汉仍处于封城中,很难运送物资,” 她说。“但是,我们感到困惑的是,在没有足够的食物、水和药品的情况下,如何生存并保护自己免受感染。”她和她的朋友们同时戴着两层口罩。 她说,“学校发放了应急的口罩,但是太薄了。这不是能防止病毒传播的处方口罩。

孟加拉国学生优素福·阿卜杜拉(Yusuf Abdullah)是武汉湖北工业大学的学生。他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关闭了宿舍的门,所以没有人可以出去。如果你在食堂点了饭菜,他们给你做了送来。但是不允许出去。”阿卜杜拉说,孟加拉国大使馆在中国微信平台上开设了聊天群,分享信息和各自的关切。他说,他们在微信群上要求大使馆“尽快让我们撤离。”

锡吐顿(Sithu Htun)是缅甸留学生。在武汉工业大学一共有57名缅甸学生和三名学生家长,他们被隔离在武汉大学校园里的国际学生宿舍里。所有缅甸留学生,都是中缅教育文化交流项目的学者。锡吐顿在武汉工业大学环境工程系读研究生。他说,大家目前身体健康,但担心食品和药品供应不足。他告诉美国之音,缅甸大使馆与他们一直保持联系,或许会安排他们撤离。他说,如果发达国家提供援助,协助他们撤离,那就太好了。日本和美国已经派飞机从武汉撤离了各自国家的公民。他说,缅甸学生互相帮助,避免因社交媒体上的负面评论而感到沮丧,这些言论反映了缅甸人对中国政府的普遍不信任。

“我的父母非常担心我的安全,因为我是独生子女,唯一的儿子,”24岁的武汉大学柬埔寨留学生吉特·颇潜(Keat Pocheang)说。“他们每天给我打10次视频电话。”他说,他对柬埔寨政府没有采取措施撤离本国国民感到“失望”。另一名柬埔寨学生唐·奇维豪尔(Tang Chivhour)今年20岁,来自金边,是武汉湖北大学的学生。他在中国已经生活了三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他说,过去一周,百无聊赖是他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他说:“我有几个韩国朋友也被困在这里。所以,我和他们一起玩,一起聊天和读书。”

在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就读的孟加拉国博士生希普·侯赛因(Shipon Hussein)表示,学校当局不允许外来人员进入外国学生宿舍。 “大家都在谈论疏散和撤离的事。”他说,他知道一些滞留在武汉的孟加拉国学生“想回孟加拉国”。

弗朗西斯科·西托伊(Francisco Sithoi Jr),22岁,来自莫桑比克,在北京理工大学留学。和被困在武汉的学生一样,他也感到越来越难以买到自己需要的食品了,有时候不得不一个超市、一个超市地转。

华中科技大学孟加拉国学生詹纳吞·那哈尔(Jannatun Nahar)也表示,学校官员一直很照顾他们,提供免费的膳食和消毒剂等基本物品。她说,虽然她也感到孤立,但她并不想回家。

“我不想回去…因为在孟加拉国,人口密度很大,”她说。“如果在我身体里有病毒,我回到我的祖国,可能会影响我的家人,我的亲戚,以及我的国家。我个人认为,我想留在中国,我不想到孟加拉国去传播病毒。”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武汉外国留学生恐慌无措,#武汉封城 被迫隔离,外国学生呼吁离开中国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