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武汉 也是我的武汉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年快过完了。在武汉,很多人闭户在家。这座九省通衢,人口千万的江城,骤然停转。然而有一群人,在空寂的街巷间穿行、奔突,努力支持着武汉市民与医护的生活。
 
信阳人曹新志是其中之一,正月初九那天,他送了三百份餐到一家医院。临走前,医生突然向他鞠躬。这是他担任美团外卖骑手的第42天。他的配送成绩单,还包括运送近两吨的水果给河南、广东、贵州的医疗队。曹新志的骑手同伴黄立志,每天穿梭于汉口协和医院的周边,为医护和居民送去水果、蔬菜或者医药。武汉人彭子龙刚年满三十,他也站出来了,想做点有意义的事。年三十那晚,他吃了自己煮的泡面,加了两个蛋。他是骑手站点的站长,性子乐和,已经盘算起了武汉恢复如往时的打算,他对家人说,“等一切过去了再回去团圆。”
 
坚守岗位的骑手还有很多。有人背着家人,悄悄留在“他乡”,有人在除夕夜这一晚,搬去了骑手站点住。对于他们,守护医护、市民的日常生活,是自己的职责所在。
 
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平凡人的挺身而出。在这场人类与病毒的战争中,这群人,和无数平凡的武汉人,都是守关人。他们最大的愿望,是疫情平息,城市恢复正常,“大家能有事干,有饭吃。”
 
上一场中国人和病毒的大战,发生在十七年,当时互联网平台解决了国人的许多需求,真正开始走向大众。2020年,中国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技术继续在疫情蔓延时连接城市中的各个“孤岛”。
 
以下是三个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凡人的口述:

曹新志,78年生,河南信阳人

“交警知道我是干啥的,有一次还给我敬了个礼”

 
其实我当美团骑手也就四十多天。虽然加入不久,不过我的成绩还算可以,每天跑单量没多久就追上了我们这的单王。
 
我也没想到会碰上这么大的事。这次站长看到了公司免费给医护人员送餐的号召,问我参加不。这是好事,我肯定要参加。我们美团给医护和一线工作人员送物资已经有六七天了,我从第一天就加入了。
 
我没想太多。能帮到别人,我自己心里也敞亮,也觉得是给家里的老人孩子积德。我1978年生的,河南信阳人,属马。十几岁父亲过世,十三岁就进入社会了。这么多年我在好几个地方待过,到武汉也好些年了。
 
公司的防护做得很好,我每天都穿着防护服送餐。但我其实还没敢告诉家里。我哥是我们村的村干部,他特别注意搞防控,村里的安全措施做得还挺好的。现在是信息时代,一点事他们就可能很快知道了,我怕他们担心。
 
你问我每天跑哪些地方我一时还真想不起来。这几天跑过的地方太多了,主要给各地支援武汉的医疗队送过。
 
头几天紧张一点。每天早晨自己简单吃点东西,之后开车去公司指定地点拿餐,车程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拿了餐后去配送。下午有时候送一趟,有时候两趟,一般要送到晚上七八点,时间不定。白天不一定几点能吃上饭,商家备餐的时候,我就跟商家说给我们备一份。有时候商家没有食材,我还要协助商家,帮他们调货运食材。
 
送过的东西很多种,饭,点心,茶。送过去他们都挺感动的,也很客气。我们也没多交流,多说他们眼泪都要出来了,还能说什么呢。看眼神你就懂了。
 
昨天给一个医院送了喝的。两个品种,每种150份。我当时看店里的速度,觉着如果等两种都做好,前面的那150份肯定都凉了。我想还是要让医生有口热的,就跑了两趟。医院来对接的人,要给我鞠躬。我说千万别这样,你们这样,我受不住。
 
还有个医院的护士长,我给她送了馄饨。她很感动,非要加我微信。我自己有私家车,我就跟她说,到时候上下班不方便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去接送。那个护士长整个人看上去特别憔悴。你说天气这么冷,她的衣服都湿透了,脸上都是汗,帽子都湿透了。我想她也对死亡的恐惧,精神头也过度紧张。不容易,他们才是真的辛苦。
 
前两天一个叫百果园的公司赞助了很多水果,我给江西援汉医疗队、河南援汉医疗队和广东援汉医疗队送了过去。本来要安排三台车,我一台车给拉了。一个人装了一吨半,加上包装,差不多两吨。
 
广东医疗队的护士和医生那些女孩,见到我们像见到救星一样。南方人喜欢吃水果,我在广东待了二十年,我知道这个。跟他们用白话交流后,她们非要拉着我合影。
 
看着他们,心里挺难受的。所以去送东西,我也没觉得辛苦,也多了些勇气。头两天公司安排是一台车两个人跑,现在我一个人一台车。我跟我们领导说一个人一台车好得很,效率还高一些,做了就要把事情做好。
 
现在我每天有十一二个小时都在外面跑,一天要跑上百公里。那几条路,每天跑,跟交警都混熟了。交警看到我,也不拦我了。他知道我是干啥的,有时还给我敬个礼。他一个小小的动作,给我心里鼓了好多勇气。
 
我这么多年来坚持最久的事是献血。献了22年了,今年是第23年了。我父亲过世的时候,需要献血,我一个叔叔二话不说就上了。这在当时对我来说刻骨铭心。我当时就发誓,以后进了社会,成年了,我要坚持每年献血两次,现在我也这么坚持下来了。
 
这么多天来,我一直在想,珍惜眼前的一切吧。希望这场疫情早点平息下来。
 

武汉也是我的

 

黄立志,94年生,武汉人

“疫情过去,大家都能有事干,有饭吃”

 
1月24日,除夕当天,我从家里搬了出来,住进位于万松园的美团骑手站点。我和4个骑手兄弟,在一座老校区的三室一厅里,度过了整个春节。这也是我第一次体验在自己的城市,但过家门而不入的春节。
 
万松园是汉口最繁华的片区,和武汉最高档的商场武汉广场只隔了一条马路。承载着无数武汉伢童年回忆的中山公园也在这里。这块周边还有协和医院、同济医院、武汉市第一医院、十一医院、协和肿瘤医院、武汉儿童医院等。
 
这一片区,都是我的配送范围。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这里成为城市的风暴中心。我是自愿申请春节值班,年前报名时家里还很担心,我安慰我妈:“我26岁,抵抗力好,没事的”。值班这几天,我每天给父母打两通电话,宽慰他们。
 
腊月二十九,武汉正式封城,大量的商场、餐饮店相继暂停营业。万松园附近,起初仍然坚持营业的店铺只有一家水果店和两家超市。年三十那天,我送了七单,都是水果。路上没有人,没有车,街道空荡荡的,很萧条。
 
初二那天,中午一点,我接到一个果篮,送给协和的护士。订单上没有联系方式,只说送给护士站。这样的订单每天都有。它们甚至来自另一个城市的某个陌生人。
 
春节期间,我第一次到了协和医院。按照美团无接触配送的要求,我只送到了门口,医护来自取。
 
疫情蔓延前,我每天都会给协和里的医生、护士送餐,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异常和紧张。我不知道疫情怎么发展到了这一步。
 
去医院送订单,要说不害怕是假的。但是,我觉得这是我的职业,拒单是不行的,没有职业道德。跨出第一步很重要。送多了之后,心态也平和了。就像武汉市民一样,在经历了早期的恐慌之后,也逐渐淡定了。
 
日子总是要往前过的。
 
疫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不是个别人的事了,所有的武汉人都得团结起来。
 
我们的防护做得比较好的,口罩每四个小时一换,每天都要量体温,并且对餐车进行消毒。
 
初四之后,武汉的药店相继开门了。代购感冒药、止咳水、口罩、医用酒精的订单越来越多。这些医药用品很抢手,经常断货。我们整个片区,现在每天的订单有130单到140单。我们有20多位骑手,每个人平均5、6单,让大家都保个底,赚点生活费。
 
正月初五,我们站长也从黄陂回来了。高速封了,他骑电瓶车,跑了五六十公里路。站长不放心,年也不过了,回来亲自指挥。现在住在站点的,不全是武汉的,
还有两位兄弟来自河南,一位来自山东。他们本来买了除夕的火车回家,最终都因为封城留了下来,春节期间,和我一起值班。我们住在一起,闲来无事的时候,一起在客厅看电视,或者打游戏。
 
我以前在前进四路电脑城卖电子产品,那里以前是汉口电子产品的销售中心。那几年,我见证了因为互联网的发展电脑城的落寞。2018年11月,我转行做了外卖骑手。这个工作很自由,赚得也比卖电脑多。
 
我有一个姐姐,在商场做销售。现在商场关门了,她在家里陪伴父母。我希望武汉快点恢复正常,大家都有事情做,有口饭吃。我们这个片区,一共有七八十位骑手。疫情过去了,多数人还是会回来的。
 

武汉也是我的

 

彭子龙,90年,武汉人

“三十岁了就做点有意义的事,等一切过去再回家团圆”

 
腊月二十九,武汉封城的消息,来得猝不及防。我本来打算回去年三十下午回去,结果也走不了。看到招募骑手,为医护人员送餐,我报名了。我是水果湖片区的站长,今年恰好30岁,觉得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挺好的。
 
我家里有三个姐姐,我是唯一的男孩,母亲身体不算好。疫情的发展太快,我怕她们担心,就没跟家里讲还在送餐。
 
正月初六,许多省外的医疗队驰援湖北,我除了站长日常的安排,也开始承接美团的公益订单,给一些医疗队送餐。大多数情况是送到医疗队所住的酒店,提前打电话,问他们几点可以吃饭,和商家沟通好,再送过去。忙的时候,一天从早上9点一直奔波到下午6点。回家之后还要复盘一下今天的送餐情况,和骑手们聊聊他们碰到的问题。不只是我一个人在坚守。
 
在给医疗队送餐的时候,商家还会提供我的饭菜,不用顿顿吃方便面了。封城头几天,我的晚餐不是泡面就是自己用电饭煲煮的挂面。大年三十晚上,餐饮店都关门了,我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吃泡面,加了两个蛋。
 
平时,我们站上的兄弟也会送医院附近的单。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令人恐慌。一般情况下,我们送到门口,医护人员下来取,或者送到他们的已消毒区。医院做得挺好的,为了保护骑手安全,他们取完餐之后,还会给骑手的餐车消毒。
 
这几天,也遇到了一些特殊情况。有一天,接到一个送到医院的水果订单。到门口之后,顾客要送进病房,因为她出不来。这个风险太大了。我猜她可能是一位陪床的家属或者住院的病人,被隔离在里面了。我们电话协商,她很遗憾的说,不行的话,只能退了。我觉得她一定很想吃水果。但是没有办法。
 
我们现在的站点在一栋居民楼里。2月4号那天,武汉的防疫再次升级,小区给我打电话说要封了站点。其实五天前,一个高档小区封了不让外卖进去时我就担心过这个问题。站点所在的小区被封,用于消毒的设备都在那,这个问题就有点麻烦。幸好和保安协商后,他们允许我回去取一下。因为之前拿到一批口罩,我分了100多只给小区的保安,他们也整天跟人打交道,缺物资。
 
很多朋友会觉得我送外卖辛苦。其实还好,拿了这份报酬就得干这个活。大年三十开始,武汉的餐饮、商店相继关门,我们整个片区,只有一家文具店、一家蛋糕店、一家水果店和一家水煮鱼店仍然营业。
 
这些天里,我看到武汉在变好,市民从初期的恐慌中逐渐恢复过来。一开始路上就没什么车,除了物资就是救护车,这两天可能天气好,也有人去超市了。一些商家开始联系我,问我送不送,说只要我愿意送,他就开门。
 
所有人都希望疫情快点过去。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封城,但现在我已经着手规划后面的事了。一旦武汉恢复正常,单量就上去了,人跟不上肯定不行。
 
这是我第三年没有回家过年了。如果没有疫情,大年三十那天,我会赶到家里吃年夜饭的。等秩序恢复正常了,我安排好站点的工作,就回家团聚。
 

武汉也是我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武汉 也是我的武汉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