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武汉作家方方这句话,最近被援引很多。
 
因为疫情,餐饮业集体进入了一场寒冬:本是旺季的春节客流几乎归零,食材易腐烂,库存压力巨大,还有高昂的租金、人力成本,和后续萎靡的市场
 
无论大店小店,开在一线或是小城,大家都面临着严峻的困境。
 
我们采访了11位餐饮人,听他们讲述这段时期的经历,其中有艰难,沉重,叹息,也有坚韧,信心,以及这个行业特有的温情。
1
这是我遇到最难的一年
情况甚至比非典更严峻
地点:广东广州  
受访者:从业30年海鲜批发商 文叔 
大年初一,我一直在家打电话,不是拜年,而是逐个通知国外客户:立刻停止寄货到广州。
就算这样,还是有600多斤螃蟹没来得及撤回,已经上了飞机。接下来,它们将面临三种结局:一半直接倒掉,另一半送人,实在送不掉的再放进冷库,以后用1/10的价格卖掉。最终,这批价值5万多的货,能到手一千多块吧。
其实我还算很走运的,不少同行春节订了一大批货,少的1000来斤,多的6000斤,加上春节进货价比平时高3倍,有的人短短几天就蒸发掉上百万。
连向来只做批发的也不得不开始散卖,能收回一点成本算一点。
到最后,这些海鲜绝大部分只能倒掉,连进冷库的资格都没有——它们能卖的钱,甚至没办法抵扣冷库储存的成本。
 
整个市场都不好过
做了30年海鲜生意,这是我遇到最难的一年,情况甚至比2003年的非典更严峻。
大年初七,整个广州黄沙水产交易市场,只有1/3的档口开门。以往到年初二,大家就喜气洋洋地出摊了。市场里原本应该客满的海鲜酒家,也统统暂时停业,只剩一家在苦撑,连这家老板也决定从初八开始歇业——店里实在连一桌客人也没有。
大家知道疫情多少会有点影响,然而都没想到,市场会惨淡成这样。像我这样的批发商,主要客户是大型连锁餐饮。广州某连锁酒家每天固定跟我采购2、300斤虾,年初一以后就再也没来过了。不只是广州,全国各地的海鲜市场基本处于停滞状态。我最大的几个客户,分别在三亚、福建、上海等地,都说今年不要货。
我那个小档口10平方,房租水电每月1万5,外加5个员工的工资,每个月要是不开门直接亏7万。往年春节一天能卖几千斤货,而现在,自从初一之后,我就没开过门,到大年初七才敢试试水,进了200来斤货,还是卖不动。
1月30日,听说WHO宣布武汉疫情构成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我突然收到菲律宾螃蟹供应商的电话,才知道好多航空公司宣布减少、甚至停飞中国航线,这段时间海鲜可能没办法运到中国了。
2020年会好吗?我也不知道。记得非典那年,市场花了3个月才开始好转。现在?只能再看看情况吧。
 
2
吃野味,只是这次事件的表面原因
地点:上海
受访者:高端餐饮业老板 王先生
到目前为止,武汉疫情对我们的影响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我们店的员工都是外地的,中国人嘛,过年总归是要回家的,本身一年下来大家也都挺辛苦的了,所以过年期间我们不营业,都让大家回去了。
 
但原定的营业时间还是受到了影响。本来准备初八复工,但疫情越来越严重,大年初一就通知了员工不要购买返程车票,具体要推迟到什么时候,现在也不确定。
武汉这事儿,对我们的影响还好。我们店都是纯包厢,餐位少,员工人数也少,食材都是当天采购的,也不会大量的囤积食材,整体协调起来更灵活,毕竟“船小好调头”。但如果时间战线拖得太长,还是会有房租的压力。
但大型连锁餐饮(像西贝、海底捞)在这次是受到重创了,他们都要靠流动资金的,现在资金不流动,一两个月就能把企业拖垮,很多餐饮可能在3月份就要面临土崩瓦解了。
 
不找到根本原因,悲剧还会发生
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觉得抱怨是没有意义的,大家要意识到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吃野味只是一个表象,最大的问题在于:中国人在吃上实在太不讲究了,是没有规范的。
 
这不是人的问题,是政策的问题,国家在这方面缺少相关的政策,对餐厅、菜市场也没有严格的规范和要求。现在依旧有大量的人生活在不健康或不卫生的饮食环境中,其实很多很多疾病都是病从口入。
当下大家对这件事情是很关注,网上都说不能吃野生的东西,SARS之后大家也是这个反应,但这才过去多久……
所以并不是不吃这个东西就能避免类似的事情发生,如果我们不解决根本问题,依然会出现病从口入,会出现各种各样大大小小千奇百怪的疾病。
 
3
春节本是一年里面生意最好的时候
地点:黑龙江大庆
受访者:烧烤店主 鹏叔
这些年东北人口一直外流非常严重,春节这个假期,基本是一年到头唯一可以和老家朋友们聚会的时间。
所以你看东北很多餐馆过年时候都不开门,就烧烤店一般都开着,为啥呢?因为这个烧烤店吧,它其实相当于一个社交场所,要是不吃烧烤,你说这些人能去干啥。
而且过年期间大家点酒点菜都放得开,不光客流大而且客单价高,是一年里面生意最好的时候,比夏天还好。
其实我也是想回家过年的,但我这个店开业的时候借了点贷款,寻思还是先把欠人家银行的钱还上再说,连着两个春节都没休假。
最开始新闻还没报说这么严重,再者毕竟武汉离东北这么远,没想到一两天之内就根本没法开张了。
备货砸手里了
年二十八的时候我去进货,牛肉啊蔬菜啊这些,货值有两万四五吧,按照原来的客流估计,差不多坚持到过完大年。人家市场和屠宰场过年都不开门嘛,你肯定得多备货。
我们店百分之三十左右的毛利,算下来利润能有个大几千块钱。现在挣钱这些早都不想了,就希望能早点止损。
如果能哪怕早一天知道这个事要闹这么大,也不至于这么多货都砸手里。怎么说呢,年前你的愿景越高,干劲越大,现在亏损就越多。不该是这么个道理啊。
肉买来的时候都是刚刚宰好的新鲜肉,现在已经串上签子的都不能再用了,只能全都扔掉。剩下没上签子的肉还可以暂时冻起来,能保存一小段时间。
但是如果半个月都不开张,那也白扯了。我们东北人都常吃烧烤,你肉要是不新鲜,顾客一口就能吃出来,咱不能干这种砸招牌的事儿。
其实哪怕没有肺炎,年后东北的食材价格也会涨一波,因为咱们这边冬天想吃点蔬菜都得靠物流啊,人家物流也有一个从放假到恢复的过程,涨价是自然的。
看现在这个形势,等挺到再开业的时候,物价估计是不乐观。

为前线送一点心意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开门做生意,该尽社会责任的时候还是得做到位,肯定是什么时候疫情完全过去了再回复营业呗。
我们这边片区的餐饮同行有个微信群,群里有家做中餐的也是春节没放假,现在员工天天在店里闲着,(老板)就组织大家做盒饭。
因为大夫啊护士啊,交警啥的,不都上前线了么,但是他们的后勤跟不上。人家把饭做好了给他们送过去,免费的,一分钱没要。
我们干餐饮的都想出这一份心意,要说做再多的贡献,也使不上劲了。
店里现在不开张,没有收入不说,贷款房租水电采暖,一样不能停啊。听说广东那边政府呼吁给租客和商户减租,但东北这边可能整体上来说,政府没有什么关照我们这些做小本生意人的习惯。
我们压力确实特别大,也特别期盼能有点补贴政策啥的,但估计是没戏。
咋整,咬牙挺着吧。
 
4
最早对这次疫情作出反应的咖啡馆
地点:上海
受访者:连锁咖啡馆manner 主理人 老韩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我有过非典那个时期的经验。1月21日,已经开始让店内所有员工戴口罩和量体温,店里准备酒精棉、洗手液。
春节超过2/3的门店停止营业,目前开着的20家左右,我的意愿是所有店都能够关闭,但这些门店要和所在商场协商,所以没法关。不过manner是外带的形式,也不会引起人流聚集。
我们反应得比较快,前期准备口罩、消毒液这些物料也比较及时。
像牛奶,我们平时都是日配的,没有发生大量囤积的情况,咖啡豆也是我们自己烘焙,可以按需生产,库存压力比较小。
关闭的那些店,囤的牛奶咖啡,我们都免费送给了周边的商户、保安、顾客。
租金这一块,大陆资产的商业体系都给到了一定的免减,比如华润,龙湖。
损失还是大的。
一线城市在过年期间是空城状态,餐饮业到这个时候都比较难熬。像我们咖啡馆,往年过年期间客流量也比较少,但可以自负盈亏。今年冲击很大,manner不做外卖,客流量减少是比较棘手的,不管开店闭店都在损失,都在赔钱。
 
春节返工后,我们上线了微信小程序点单。之前为了保证品质,一直没有做在线点单。但特殊时期,为了保证顾客和咖啡师的健康与安全,我们IT团队加紧赶了一个基础版的线上点单,可以做到到店无接触取咖啡。
 
上游,最担心的是云南。
云南的咖啡这几年好不容易有起色了,大概三分之二依靠出口。今年这个事情,咖啡农的损失会很大。很担心他们会撑不过今年。
也和一些独立咖啡馆交流了一下,小馆子的压力主要是房租。大家的态度都比较乐观,对于咖啡馆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人,只要人在,后面就还有发展的机会,有机会东山再起。
5
直营为主的连锁店压力非常大
地点:上海
受访者:连锁奶茶朴茶 创始人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能做的事情很有限,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吧。
众所周知,奶茶行业基本就分直营和加盟两种,如果是加盟的话,加盟商还能和总部一起承担风险,但我们这种直营为主的压力就非常大。
我们全国将近三十来家门店,现在关了一半,剩下的每家配一个人,生意很差,营业额只有平常的5%到10%,交店租都不够,完全入不敷出。现在净亏损已经大几十万了。
现在店开着,一个人都没有,全部靠外卖。但是外卖也不好做,虽然每位员工都做好了各项消毒和防护措施,大家消费的信心和安全感还是比较低。想喝,但是会担心奶茶是谁做的、消毒做好了没有、外送是否安全。而且平台抽的佣金很多,将近20%,运费也很高,就算有现金流进来,最后其实还是亏损。
奶茶店可能唯一比较幸运的就是库存。像保质期短的鲜奶和水果,本身进货的量就不多,其他大宗的干货比如茶叶和糖浆保质期又比较久,所以压力比较小。
但是现金流压力很大!年前给一大批供应商的货款都结清了,当时也想着大家一起好好过年,就囤了很多货,现在好头疼……
上游的话,挺担心鲜奶这块供应的,他们年前肯定大量备货,现在估计都要报废了。
损失最大的还是店面租金和人力。到现在也没什么减免租金的消息。
在这种天灾人祸面前,国家、企业和个人应该共克时艰,只靠哪一方的力量都很难。
 
6
做游客生意的,危险也是最大的
地点:福建厦门
受访者:景区餐厅老板 李叔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我的餐厅,地理位置是很好的:景区大门边上,露台毗邻沙滩大海,是周边条件最好的餐厅。往年春节,从初二开始就座无虚席。
今年是想让员工们多休息几天,初四再营业,但疫情突然爆发,依附的景区也无限期关停了。所以几次推迟开业时间,现在暂定元宵后再看情况。
 
不营业的原因,游客数量不多是其中一个,但更令人担心的是:毕竟厦门是个旅游城市,我们又是做游客生意的,最容易接触到大量的外来人群,危险也是最大的。万一碰上感染的游客呢?
 
不开店当然损失很大,但没有到不能接受的程度。
 
海鲜追求新鲜,所以大多是当天进货。原本打算休息5天,所以存货积压不多,接下来只要不去采购,就没有什么损耗。
我的朋友是做酒店宴会厅的,原本一座难求的年夜饭,在除夕前夜被退了80%,一夜亏损3万元以上。已经备好的食材只能全部报废——海鲜进了冷冻库后,就会立刻贬值,甚至无法覆盖冷冻库的电力费用。相比起来,在食材成本方面,我已经算是没有压力的了。
 
员工工资方面,只能尽量做思想工作,让他们无薪休假。现在的这个情况,归为“天灾”也不为过。我毕竟只是一个餐馆老板,实在没有能力承担几十个员工的带薪休假。
 
最大的成本是租金,正在和房东商量,争取减免一些房租。但如果房东无法接受,那也没办法,只能继续租下去,烧钱撑着。毕竟当初能争取到这么好的一个地点,放弃就可惜了。
一些幸运:现在正是淡季
 
最大的幸运,就是我们做旅游景区生意的,盈利主要靠春节和七八月暑假的两个黄金期。疫情正好赶上了旅游淡季,对我们的打击就比其他饭店要小一些。今年春节浪费了,就把希望寄托在暑假。
 
刚好这个店也已经开了十年了,就借着这个淡季,来做一次店面的翻修,避开疫情带来的影响。期望情况能在五月份之后好转,这样,暑假就能慢慢恢复客流。达到保本的目标,撑过这一年就足够了。
 
7
一家店每月还是要支出两三万,
两百家店就是五六百万
地点:浙江绍兴
受访者:200多家连锁面馆的老板阿飞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在这次疫情中,我看到很多关于餐饮行业的消极新闻,突然就乐观起来了。
像我这样,处于这个行业中游的老板,应该都放宽心一点,有信心一点。
那些小馆子,一家人可能就靠着这一家店过活,你说像现在这样好几个月都没办法开门,即使开了门客人也不敢出门来吃,这该怎么活下去啊?疫情一下子就让这些小店都覆灭了。生意做得太大呢,囤的货、养的人,这时候都成了头疼的问题,每天跟疫情干瞪眼,但又没办法,最后货烂掉,工资也发不出来。
这么想想,你说是不是只能乐观了?
不乐观也没办法。
我每天都在心里偷偷算账,算什么呢?房租和工资。
我在全国开了两百多家连锁店,有五分之一是直营,同时管理加盟店的员工和原料配送。每家店的规模不算大,四五个员工,一天卖个几百份面。现在这个情况,全都闭店了。
但房租还得交,工资还得发。不少房东给我减免了房租,我呢也给员工做思想工作,让他们半薪休假。但这么算下来,一家店每月还是要支出两三万,一百家店就是两三百万……
往年春节初七开业,来的客人比平时多一倍。谁都指望着春节档开门红,现在这么一搞,每天每家损失万把块,这一百家店就是……
唉,再往深了想、细了算,人还要不要活了?
其实对我来说,最难的倒不是钱,撑着总能撑过去。
我想的是员工问题。我们店里有60%的外地员工,这事儿一出,最怕就是人员流动。到时候老员工不敢回来,新员工你又找不到,那问题可就大了。每个岗位的员工都缺一不可,没有他们,店很难正常运作。我作为老板,可以付房租可以发工资,但真的分不了身跑去每个店打「临时工」吧。
还是乐观一点!
想着至少我们的食材都是现买现做,不会出现囤货烂掉的问题。想着至少现在钱还够用,饭能吃饱,最重要的是没病没倒,活着就好。
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打算,计划之后从源头抓起,加强员工培训,优化制作流程。
希望这次疫情赶紧好起来,大伙儿又能来我的面馆,点上一碗热气腾腾的三鲜面。
 
8
一天的营业额差到15倍
地点:浙江温州
受访者:锅贴馆甜阿姨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2018年底,我把这个锅贴面馆开了起来, 到了春节,店里简直忙不过来,我整个春节都没有停的。
现在又是春节了,初一那天我坚持着开到下午两点,店里一共来了三个老顾客。我心想:还可以,挺好的,帮我开张了。
我们的招牌是锅贴,温州当地口味,一份大概10块到20块左右,主要做街坊邻居生意,还有附近办公楼,学校补习班这些。我把旁边那个通道也利用起来,坐满了能有7-8个长桌。
肉、葱、面皮都要用新鲜的,我们平常都是当天去菜场买,联想到去年春节时候的生意,一开门全都在排队,我做都做不出来,菜场里大年三十和初一又很难备货……所以为了那三天的生意,今年我就大量的货备在这里,结果嘛,就是面临着大量的损失(笑)。新鲜的东西最后全部倒掉,我们知道没办法放到第二天的。
生意正常的时候,一天大概肉和配料要准备50斤左右,现在看来,一天连5斤都用不了,这还就只是锅贴的材料,不算其他面点类,一天的营业额差到15倍。
水果批发商损失也大
我们这一排,有烟酒的,水果的,进口零食的,海鲜刺身的……隔壁水果店老板说,店里的水果再卖几天,就该处理了,后面慢慢也不会有货源了。我们温州的水果大量都是从外地运来的,一些大一点的水果批发商,年底的存货这两天都开始腐烂了,只能大量倒掉,一损失就是4、5百万,我听说有有损失将近1千万的。
相比之下,我的损失还不算是承受不了的。
这个店很小,一共二十几个平方,一平方的房租130元,一年下来差不多35000。如果按照以往,大概几个月就能收回成本,但目前我就不能去想这个问题了。
 
至于员工,温州本来就难叫外地人,还要管他住宿,我们吃不消这样一个成本,所以也没有雇长期的员工,这部分的压力倒也没有。
 
初二初三我就没去开门了,到了初四,我说躺在床上更不舒服,干脆下楼看看吧。从我家走到店里也就两三分钟,路上不会遇到什么人,我们店里包锅贴本来就要戴口罩和一次性手套,所以这些东西都有存货,然后餐具我都用开水高温消毒,只是菜市场东西涨价很厉害,刚我去买肉,猪肉要40块一斤,排骨要55一斤,太厉害了。
 
对我们这样的小店来说,我能想到的应对措施就是:备最少的量,把损失降到最低嘛。现在谈赚钱,谈房租,都是不现实的。
我就觉得,我去店里,时间会过去得快一点。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2020.1.31 大年初七店里的状况
 
9
规模大的咖啡连锁品牌,营收压力也大
地点:上海
受访者:精品咖啡品牌Seesaw营运负责人Finn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从1月27日起,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我们主动关闭全国80、90%的门店。
这其中的过程其实非常繁杂,我们营运小伙伴需要写申请函和邮件逐一和不同的商场物业沟通,得到批准后才能闭店。深圳那边,疫情会比较严重一点,我们把所有的门店都关闭了。节后返工,开店情况也在不断调整。
咖啡师在每天上班前进行体温测量,定时进行洗手消毒,配戴好口罩。
线上外卖,春节有时候会碰到人力不足,但随着春节期间关闭的餐饮零售门店越来越多,到了后面外卖的运力还可以。
商场里面人流受影响非常的大。我们每家门店都会有自己的熟客群,有些人过年熬不住了,会在群里面问,我们会员小程序上面也是每天实时更新的,一有门店发生变化,我们就及时更新。大家即使来店里,也比较自觉,彼此之间也站得非常远,自动隔离(笑)。
Seesaw长期的作战计划
 
开源节流,精细化去运营成本、原料。
 
我们2020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推门店的精细化管理了,正好又碰到了这一波疫情了,可以验证一下它到底有没有效。
过年虽然很困难,但我们没有采取任何裁员,在家员工也都正常发工资,尽可能保障员工的收入不受影响。员工比较多,所以社保缴纳压力也比较大。在这方便很希望能得到上海政府有关稳岗补贴、社保延迟缴纳的政策扶持。
关于节后返工,公司有两位回到湖北的员工,是我们后台的伙伴,他们现在在家里办公,hr每天会询问这两位伙伴的身体状况,这段时间我们都正常支付薪水。之后员工们返工,一个是看时间,还有一个是看身体状况。
 
我们有全球产地深度定制计划。平常我们会推不同产地最当季的豆子,春季campaign也在准备中,因为疫情国际贸易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但目前上游都在正常处理咖啡,物流和检疫环节会更严格。不过,就像春天花会开,一切还是值得期待。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10
20元的蛋仔,最忙的时候配送费要10块 
地点:江苏高邮
受访者:奶茶店主赵女士
 
大年初六是我们开业的最后一天了,前几天就不许堂食了,刚接到(政府)通知说,一切外卖都不许配送了,今天是最后一天营业,给点时间收下尾,现在是真的不能营业了。
 
大概到过年之前都不太清楚疫情情况的,春运这段时间人流比较大,大家稍微有点紧张了,但其实到初三之前都还好,但最近感觉查出来发热的人比较多,有一点惶恐。出门街上都没有什么人,我们营业时间也从6、7个小时减到现在一天3、4个小时,高峰期外卖结束就差不多该关门了。
 
外卖
 
其实本来我们店里用堂食的客人也不多,大部分都是打包带走,禁止堂食之后我们外卖量涨了一些,当时想说也还可以继续做下去,毕竟外卖的成本也挺高的,一单的抽成就要20%,加上配送费涨了蛮高的,平时差不多有4~5块,现在要8~9块,有时候忙起来大概要10块钱,我们本来一个蛋仔最贵也就20块的单价,这样送外卖成本也真的挺高的。
 
疫情开始之后,我们自己就加了酒精的消毒措施,外卖小哥到了就在外面敲一下窗户,然后竖个指头示意自己是几号单,然后去拿给他,基本就是无接触配送了。现在社区下通知说外卖也不可以了,明天就只能在家里呆着了。
春节本来对我们来说是个挺重要的营业时间,人流量最大嘛,往年春节一天大约能赚2000~3000,今年总共也就只能赚个1000块左右。
不过在三线小城市开甜品的好处,就是房租便宜。我们这种沿街小店铺,一年也就是2万块钱,这个租金这么便宜,我们也不好跟房东抱怨什么,损失只能自己承担了,要是在商场里的(店铺的房租)就吓人了。
做奶茶冰淇淋,食材本来也不能囤货,像是水果都是在邻居水果店里现用现买,这倒没什么,不过现在做好的奶浆、 奶盖、熬的芋头就(做冰淇淋的原料)只能倒掉了,过年前考虑着快递大概要停了,我们还进了三十箱德运的牛奶,一箱一百块,保质期8个月,倒是很久的。
 
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疫情稳定下来,我们除了等着,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11
雪上加霜再加霜,最后还挨了一闷棒
地点:湖北恩施
受访者:资深餐饮从业者 吴昊 
 
我在湖北西南边的一座小城市,开了一家火锅店和一家海鲜店。现在这里确诊人数有一百多人,在湖北算疫情比较轻的地方了。
这次疫情对我们这种开馆子的影响,有点像烧保险丝。从有风声、不太对、政府发现、开始管控到禁止营业,就好像一开始冒点火星子,一点点烧,从五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到最后关店,哦豁,保险丝断了。
为了过年,我们备了上百斤的菜。年前还囤了40个波士顿龙虾,这种海鲜运到内地很贵,一个成本就要150元,还好有关系,把货卖给了附近超市。我们还准备了半成品菜,像酱板鸭、熏鸡还有鲍鱼,去年卖了将近1000盒,今年只卖出去145盒。
隔壁有家刚刚开的新店更惨,投资900万,38个包房,为过年备了40万的货,现在没客人,员工们都在朋友圈卖菜。
不仅要面对食材损耗,未来几个月还要操心食材涨价。年前猪肉三十多一斤,现在要四十多了,牛肉要卖到五十,几乎是没有利润可言的。
本来想着,堂食做不了的话,那我总可以搞外卖吧?我们的海鲜店上了美团外卖,以往从人均消费到销量,都是第一,一个月光外卖流水可以到20多万,在这里很牛逼了。
但是呢,初二接到通知,美团和饿了么的外卖全部暂定。现在全泡汤了。
房租和人力这块压力也非常大。我们一年房租37万,人力160万,如果一个月不开门不营业,我直接亏损十几万。
现在大城市陆续有减免房租的消息传来了,但我们并没有。这里都是小业主,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指望他们降租吗?那是不可能的。
但这都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客人流失,游客要占掉我们门店流量的六七成。在恩施,每个餐馆老板都可以享受夏天旅游带来的这波红利,但是今年情况会差到什么地步,实在是不敢想象。
这就像雪上加霜再加霜,还要给你一闷棒的感觉。
我预计恩施还要有3个月的非常时期要度过。在这段时间内,我们也在寻找新的机会,比如等外卖恢复了,我想把火锅外卖做起来,不做面对面的生意,这座城市还有很多空白可以填补。
我从小在温州长大,长辈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所有的危险里都有机会。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无法出门吃饭的第20天,11位餐厅老板讲了11个故事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
We do not share your personal details with an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