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探访疫情中的真实韩国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毫无疑问,韩国是目前全球疫情最紧急的国家,没有之一。2月27日,韩国一天内暴增505例肺炎确诊患者,创出世界单日新高,超过中国和日本。目前累计确诊个案为1766例,死亡13例。

韩国的疫情真实情况究竟如何?为何政府无所作为?疫情是否完全失控?真的有大量韩国人逃往中国吗?生活在韩国的中国人现状如何?我们在韩国首尔进行了实地探访。

疫情中的韩国人:这是另外一种感冒

疫情发展到现在,全球都觉得韩国情况比较严峻,但整个韩国社会并没有变得恐慌,目前韩国针对肺炎的科普,更多是教育人要勤洗手、戴口罩,但是不会详细说明疾病的杀伤力。韩国人对于礼仪有一种病态的执着,他们认为戴着口罩,和人说话是极端不礼貌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们是不会戴口罩的。韩国的大学直到24号,才发邮件通知教职员工要戴口罩。

开始对疫情不在乎的韩国民众,有一部分人开始重视,出门戴口罩。

但是还有不少的韩国人,对疫情依然不在乎,“这只不过是另外一种感冒罢了。”美容师崔孝琳(化名)是韩国大邱人,这是韩国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地方,相当于国内的武汉。但是当她从大邱返回首尔后,没有隔离,直接到了工作的美容院照常上班。也没有戴口罩,直接给客人提供美容等服务,在她看来,她没有发烧,没有不舒服,那就是健康的。

直到今天,在韩国首尔等城市街头,不管是咖啡厅和餐厅,依然是人满为患,没有安全距离,大多数人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在韩国搭乘地铁,依然可以看到没有戴口罩的人。

对于网络上流传的很多韩国人,坐飞机逃往中国青岛等地避难,被多个韩国人否定,因为“大多韩国人并不害怕,即使害怕,在这种情况下,逃往国外可能更麻烦,去外国就医,包括文化、交流都会有障碍,这其实是一个常识。”当然,其中不排除少量的因公出差到中国的韩国人。

不过口罩紧张是严峻事实。之前韩国给中国捐赠了200万口罩。还有很多中国人、留学生,帮着国内家人邮寄口罩,或者做口罩代购的生意。导致了在当下,口罩成了韩国紧缺资源。在首尔,一个N95口罩,疫情之前售价700韩币(合计4.2元RMB),现在已经涨到4000韩币(合计24元RMB),暴涨570%。在韩国多个商店,口罩一到货,马上有数百人排队数小时,一抢而空。

而疫情,也让很多韩国人开始囤积大量生活用品和食材。在软银投资的、韩国第一大电子商务平台Coupang上,很多的商品已经是断货状态了。线下的超市里,新鲜的食材区域基本已经被卖光了,处于断货状态。而方便面之类存货相对比较丰富。

探访疫情中的真实韩国

韩国第一大电商平台Coupang商品断货

(2月27日截图)

在韩国,宗教集会和信徒们成了这次疫情最主要的传播途径。由于教派不少,信众诸多。在宗教集会中,在密闭空间唱歌或者哭泣,会促进飞沫喷射,加速病毒传播。韩国的新天地等宗教,宣扬肉身不坏,以生病为耻,导致部分人发烧了也不会前往医院,导致疫情蔓延,他们还鼓励信众打入其他教会,进一步传播疾病,同时不配合政府机构调查。这直接引发了疫情的爆发。

韩国疫情背后,是多方势力争斗

2月25日,日本外务省将传染病危险提醒级别上调至二级,不必要、非紧急情况下谨慎前往。既然有中国疫情和案例在前,日本的案例,为什么韩国没有有效的控制住疫情呢?

一些民众批评政府毫无作为,其实韩国政府根据疫情变化,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

强行向市民的手机发出警告信息,接受到这条信息的手机,会自动发出尖锐的报警声,信息里面会提示,哪些区域危险,有一些确诊案例的信息,警示市民不要前往;

将传染危机级别上调至最高的“严重”,并将大邱市与庆尚北道清道郡指定为“特别管理地区”;

建议民众,暂停聚集在室内或者户外聚会,避免聚餐、旅游等私人聚会和活动;

关闭首尔的图书馆、体育馆、教堂之类公共聚会场所;

教育部延迟开学,大学原本是3月2号开学,改为3月16号开学,中小学校一并都改了开学日期,学校也在尝试通过网络授课;

韩国政府采取了“包括追踪并检测可能的带原者、取消大型公共集会、集中全国医疗与财政资源,辅以军警协助”;

每天至少检测5000-7500人,逐渐增加检测人数;

但这些措施,目前整体效果有限,在韩国,比疫情更可怕的,是党派之争。韩国疫情防治之所以进展缓慢,因为掺和进来了包括政治、财团、宗教等各种势力。

韩国政坛,政治斗争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历来党同伐异、反攻清算、政商勾结等,他们不妥协,不合作。韩国下一任总统大选是2022年,但目前执政的共同民主党,和最大的在野的自由韩国党,已经撕得不可开交。疫情也成了他们斗争的砝码之一。

韩国疫情管理部门,是韩国疾病管理本部,旗下的中央防疫对策本部负责日常通报。其他任何医疗机构,没有权力通报任何消息。但即使是他们发言和做决策,也小心谨慎。韩国执政党发言人洪翼杓,建议为应对疫情,对最严重的大邱市采取“最大程度封锁”,话刚说完,就引来了在野党的一大波批评。他立马澄清,封锁不是封城,人员还是可以自由出入。但其实这样的效果很有限。

韩国历史学家姜万吉指出,“每次由于党争而发生政权更迭时,随之而来的就是残酷的政治报复”。疫情最严重的大邱,就是上一任总统朴槿惠的故乡,而现任总统就是清算朴槿惠的主要推手之一。

而政治斗争的背后,是操控政局的大财团。在韩国,势力最大的不是选民,不是总统,而是三星、现代等大财阀,左右着韩国的经济和政治。民间有句俗语,“每一个韩国人一生都躲不过三件事:税收、死亡和财阀。”

在韩国,如果停工,那么首先受到冲击的就是大财阀。大老板们肯定不答应。更不会出现带薪休假的情况。但如果无薪休假,员工和民众也不会答应。韩国衣食住行物价不低,在韩国首尔,虽然小职员月薪一般在10000元RMB起步,但蔬菜一般是中国国内的2-4倍。坐公交车出行,6块RMB起步。大家都背着各种现实的负担,所以,尽管疫情严重,但上班和出行还是照旧。

而另外一股势力,就是宗教。韩国宗教团体众多,势力庞大。政客一般不会干涉宗教事务,得罪宗教团队,甚至为了拉选票,进行各种合作。所以即使像新天地这样的邪教,活得也很滋润。因为大家都不想管。

疫情成了韩国多方势力的角斗场,执政党的无所作为,在野党的趁火打劫,宗教派系的居心叵测,普通民众的神经大条,一起点燃了疫情的大爆发。

在韩国的中国人,惶恐而焦灼

据估计,目前在韩国的中国人,可能超过100万,他们主要是打工、经商、留学等等。这些中国同胞的处境,目前正变得很微妙。

在首尔,一名来自北京的中国游客,她是湖北籍贯的,身份证是湖北的,但在北京工作,2019年都没有回过湖北,来韩国旅游。但是一个在韩国的湖北人回北京,连小区的门都进不去,估计会被集中隔离。现在肯定不能回湖北,但留在韩国,每天遭受着指责和心理压力。她成了回不去的人。

探访疫情中的真实韩国

2月27号的韩国首尔地铁(SHU摄)

在韩国,经商的一些中国人,比如在明洞开的驾校之类的,已经早早关门。在家观察疫情变化。而在韩国的中国留学生,大概在7万人左右,部分人寒假已经回国。而剩下的学生,现在整体情绪比较恐慌,他们从国内的社交媒体上,清晰的了解了这个疾病的严重性。他们拉了一些微信群,在群里交流目前疫情的状况,和所在学校的状态。很多留学生已经回国或者筹划回国了,据携程的机票数据显示,仅2月24日的预定量,就比前一周暴涨250%。但现在他们回去也很难。韩国首尔飞青岛,平时机票800多RMB,现在已经暴涨到1万多RMB,但还是一票难求,买不到票。

他们更担心的是,网络上排华和仇视情绪的高涨。韩国人对待中国人的态度,正变得越来越复杂。尤其是年轻一代。之前少数中国游客不文明的现象,给了韩国人一些口实。而很多在韩国做生意的中国人,由于压低价格,延长工作时间,挤压了一部分韩国人的生意和就业机会。再加上韩国经济在近几年,一直在下滑。仅在2019年前6个月,韩国的出口同比减少13.5%。韩国人面对着中国经济腾飞,被中国反超,充满了失落,心理严重失衡。韩国的社交媒体上,充满着一股幽怨之气。

之前超过40万韩国网民呼吁,禁止疫情中的中国人入境。但是被总统文在寅和首尔市长否决,现在很多韩国人,把购买不到口罩,又怪罪在中国人身上。中国留学生圈里已经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苗头,在首尔地铁上,有中国留学生因为戴耳机看中文的视频,被韩国人恶意撞击身体。还有一例留学生,因为在街头说中文被打,现在留学生外出说话都很谨慎。

“我们想再看看,实在不行,就休学吧,延迟毕业,等疫情平息后再回学校。”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探访疫情中的真实韩国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