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我在 #方舱医院 当 #护士 ……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疫情之下,做我们能做的,做我们该做的!

 

 

我是唐山市滦洲市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目前正在武汉方舱医院(洪山体育馆)执行医疗援助任务。

 

有人说我是英雄、是“逆行者”,其实我就是一名护士,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女,面对疫情、面对感染者,我也有过担忧和恐惧,当我穿上防护服的那一刻,勇气就来了!

 

 

爱人在凌晨哭着整理物品

 

2020年2月4号凌晨,一阵电话铃把我从睡梦惊醒,电话里传来院领导着急的声音。

 

“王硕,你们科谁报名去武汉,尽快答复我,三点要报局里”。

 

我想都没想就把自己报上去了,作为医院呼吸科护士长,这是我的责任。此外,我们科二胎的多,孩子都小,剩下的就是刚结婚不久,只有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3点,我收到通知,医院派我去武汉,六点从医院出发。

 

这是个不眠之夜,爱人听说我要去武汉支援,当时眼泪就流了下来,一个男人含着泪水帮我把行李收拾好,一边收拾一边嘱咐各种注意事项。

 

母亲急忙给我做面条,让我吃完再走,时间紧张我来不及吃饭,也来不及跟母亲道别,头也不回走出家门。

 

因为我不想看到母亲的泪水,我也不想让母亲看到我的泪水。

 

选择去武汉,家人都知道可能面临的危险,也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见面。对于我的选择,家人们只有支持,就像他们早已默默理解我为何早出晚归,为何不能按时下班,因为这都是工作需要。

 

这一天在送行和嘱托中度过,同事和领导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注意防护,平安归来。

在家里我没有流眼泪,在欢送会上我也没有流眼泪,在正定机场,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哭了。

 

因为我不知武汉疫情到底有多严重,我是否能平安回来,是否能再见我年迈的父母、孩子、爱人、朋友,如果这一去真的回不来,他们怎么办?我好像有太多的事情都没有完成,想的越多心里越难过。

 

 

本来打算住帐篷

 

我们到的时候,武汉的局面已经有了改善,疫情防控在井然有序地进行中。

 

飞机抵达武汉之后,专车把我们送到宾馆,宾馆的管理井然有序,生活保障和服务也很贴心。对于医疗队,服务人员很客气。这样的生活环境和后勤保障超乎我的想象,我本打算是要来住帐篷。

 

我们并没有立刻投入“战斗”中,我也不知道将要被分配到什么地方。

 

上岗之前,我接受了培训。对于培训我并不陌生,不过这次培训却更细、更严谨,大家都很专注和认真。

 

尽管大家都在临床一线工作多年,不过接触传染病患者的机会并不多,对防护知识和手段的认识仅仅停留在“表面”。

 

比如护目镜和口罩的穿脱顺序,培训中反复强调,没人敢掉以轻心。

 

6号,我得知工作地点是洪山的方舱医院。它是洪山体育馆临时搭建的医院,专门负责接收确诊的轻症患者。看到这些心里有些踏实,因为患者病情不严重,但也有担忧,因为这里的患者很多,防护工作和护理工作必须都要做好。

 

 

第一次上班

 

2月7号,我们唐山一队由10人组成的小团队第一次值班,晚上8点到第二天凌晨两点,这也是我第一次零距离接触这么多传染病患者。

 

根据别人前期经验,我们小队做了充足准备。晚饭不敢多吃,水也不敢多喝。

 

下午6点30分,我们乘坐接送的公交车前往医院,司机非常热情还给我们组拍照留念,并对我们支援武汉表示深深的谢意。

 

接班时间到了,我们依次沿着清洁区、半污染区进入污染区,眼前的场景让我震惊。

 

我没见过这样的医院,同一空间内这么多患者。床与床之间依次排开,目测间距约为1米。虽然患者很多、空间很大,可是并不嘈杂,患者特别安静,有的在休息,有的在看书,现场特别有序。

 

我在A区负责30张床位,28个病人,接班后我询问每个患者情况并做了自我介绍。患者很友好,经常会说谢谢。

 

为了避免面部暴露,护目镜压的紧紧的,双层的口罩外面是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这是我第一次“全副武装”工作,两个小时下来开始感觉有点呼吸费力,我赶紧坐下来调整呼吸。

工作中,大家彼此之间也会互相帮忙照顾,因为穿成这样别说工作就是走路都不容易。

 

第一次值夜班,我的最大感受是煎熬和难受,当我们一层一层摘掉防护服、护目镜、口罩的时候,一股新鲜的空气扑鼻而来,深深地吸一口感觉好开心。

 

然后再看镜子里的自己,脸上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我在方舱医院当护士……

 

从6个小时到4个小时

 

方舱医院刚刚启用的时候,的确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等我们进去的时候已经得到改善,真正运转起来。

 

最初我们的工作时间段是6个小时,上一天休息一天,现在改为4个小时。

 

从时间上来看,这与我们在老家医院不能相比。不过在方舱医院工作4个小时,差不多已经挑战我们身体极限,这也是为何要从6个小时缩减到4小时的原因。

 

表面上看只需要工作4个小时,其实这背后还有很多看不到的时间。从宾馆到体育场车程只要10分钟,不过我们每次都要提前90分钟出发,因为穿脱防护服和交接班需要花费不少时间。

 

对于我们最大的挑战是身穿防护服的不便和对暴露警惕。

 

身穿防护服工作4个小时,不能做的事情太多,不敢多喝水、不能去厕所,不能动作幅度过大。此外,还要分秒注意防护是否到位,防止隔离衣被刮破,可以说是“负重”工作,需要高度紧张。

 

 

患者更需要关怀

 

方舱医院的护理工作很特殊,除了常规的查体、量体温等诊疗之外,我们更重要的工作是患者的身心护理。

患者中有的家人被隔离,有的失去家人,这里的患者没有家属陪伴,护理人员还要承担起他们部分生活照料。

 

有个患者突然哭了起来,询问得知妈妈刚刚去世。

 

我安慰她:你别哭了,咱们都在面临生死考验,你也要坚强,妈妈也不希望你哭泣。

在这个特殊的医院里,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个体,却都面临同样的问题,对疫情的恐慌,对亲人不在身边的难过。

 

面对疫情,乐观与坚强是我们共同的选择。

 

面对疫情,守望相助是我们共同的选择。

 

在方舱医院,有些患者也会主动帮助其他患者,也会帮助医护人员。

 

最近,医院里跳舞的视频在网上火了,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也会带着患者做操,适度运动。

 

如今,我来到这里已经10多天了,尽管这里的饭菜没家里的可口,工作压力也很大,身穿防护服十分不舒服,可是看到患者出院,我觉得一切付出都值。

 

我人在前线,后方的人心在前线。回到宾馆,经常接到院长打来的视频电话,从我们离开家的每个晚上都会接到院长的视频电话,就像一位家长在询问一个远方的孩子工作怎么样,累不累,吃的好不好。

 

疫情之下,做我们能做的,做我们该做的!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我在 #方舱医院 当 #护士 ……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