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在埃及上学的 #留学生 ,希望这里不会成为第二个 #伊朗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最近,新冠疫情在中国日趋缓和,可按下了葫芦浮起了瓢,病毒却又在全世界流行起来,尤其在中东和欧洲,扩散得尤为迅速。

一月底从国内来埃及时,还跟同学开玩笑说像在跑毒。而就在短短一个月后,竟要开始考虑是否要逃离埃及——这个处于疫情爆发边缘、医疗水平落后、排华情况日益严重的国家。

2月14日,埃及确诊一位新冠患者,其不仅是埃及首例,也是非洲大陆首例。截止开罗时间3月5日,埃及当地公布累计确诊3例,排除疑似病例1904例。

昨日,埃及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再公布12例新增病例:在尼罗河一艘游轮上的埃及工作人员中,有12人测出新冠肺炎阳性反应,但没有任何症状。

来源:中新网

 ▾

我在埃及上学,希望这里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朗

目前除游轮上的12例外,当地仅确诊3例,仿佛疫情并不严重,但事实上,其官方消息难以令人信服。

英国独立媒体《中东之眼》(Middle East Eye)前几日在报道中提到,在美国、加拿大和法国,至少有9例确诊患者曾游经埃及。尽管还没搞清楚这些患者具体在何处染上病毒,但再翻看加拿大病例的具体情况,可见确有多名患者是从埃及返加。

加拿大多名确诊患者的相关信息

来源:wikipedia.org

 ▾

我在埃及上学,希望这里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朗

埃及官员声明称,当局并未瞒报,所有从埃及出境的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过的人,均已进行检测,并且检测结果都为阴性。不过在悬殊的数据差异面前,该说法仍是受到不少媒体猜疑。

那么,在疫情状况还不明朗的当下,埃及官方是何态度,又有何举措?其普通民众,对此有何看法,是否恐慌?

 官方的态度 

埃及新闻网站 MASRAWY 3月1日发表了一篇报道,报道主要讲述埃及卫生和人口部部长哈拉·扎耶德,就目前疫情的发言,大致可概括为以下几点:

1、连欧美发达国家尚且无法阻止疫情爆发,埃及作为一个旅游国家,出现疫情也不可避免。

2、埃及已为最坏的情况做好了准备。新冠不可怕,致死率不高,轻度患者自行在家隔离,重度患者到指定医院就诊。

3、如果世界卫生组织没有规定,不会取消任何集会活动。

4、此前两例从埃及出境、在法国确诊的患者,情况已查明,其在埃及时并未发病。

尽管讲话内容主要为安抚民心,但看完之后,我的心还是一下凉了大半截,既然都提到最坏打算,那为何连取消集会的基本措施都没有实行?还要用正处于疫情扩散期的欧洲作对比,给人一种准备要“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MASRAWY报道页面

来源:masrawy.com

 ▾

我在埃及上学,希望这里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朗

之后在3月3日,MASRAWY又来了一条新的信息,题目是《中国向埃及提供1000台新冠肺炎检测仪和相关技术文件》,再往前看,3月2日《埃及卫生部部长携百万援助口罩访华》、《埃及三大世界文化遗产地标打出中国国旗,向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达支持》。

再结合这三条连续的消息,埃及政府的态度呼之欲出,他们不是不着急,而是着急了不敢向民众公开情况。用地标为中国抗疫做宣传,又带着百万口罩去中国,第一天去,第二天就拿到了设备,非常效率(非常着急)。

 民间的态度 

面对疫情,一些埃及群众最先表现出来的,不是担忧,而是对华人的歧视,把华人看作病毒。有的小混混出口谩骂,有的向华人丢石子,甚至有一个师姐在街上被埃及人拦路,先问她是不是中国人,然后向她做了一个用刀抹脖子的手势。

这几天在去学校路上,埃及人看见我们戴着口罩会刻意让道或走开,路过一个小学时,那些小孩一边跑开一边大喊“كورونا”(新冠病毒)。而在学校里,更是有学生成群结队跟在我们身后大声议论“中国人都是病毒”,发现我们听得懂阿语后,越加兴奋地朝我们挑衅,开始大喊大叫。

这是他们把对病毒的厌恶和恐惧施加在中国人身上的表现。我可以理解,但又无可奈何。

开罗的水烟馆

来源:Rosen Ivanov Iliev / Shutterstock

 ▾

我在埃及上学,希望这里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朗

尤其是傍晚当我路过一家家水烟馆或咖啡店时,看着里面形形色色的人,有的刚下班,忙碌了一整天,在喝红茶、抽水烟,消除身心疲劳;有的形色匆匆,脸上的褶子像是汉字写出来的“愁”;

也有的无所事事,他们没有工作,也找不到工作,成了在水烟馆混日子的老赖。这一切都跟埃及经济的倒退和不景气有直接关系。不论是对病毒的恐惧还是对病毒的无畏,都与背后的社会状况挂钩。

另一方面,抛去部分人对中国人的敌意不说,埃及民众对这次疫情是怎么样的态度?

我曾问过健身房的教练,你不怕新冠病毒吗?他说不怕,因为埃及没有几个。我又问如果有一天爆发了呢?他说不会的。

也不知道是我太过敏感,还是他太过自信,就接着问他,万一呢?他就说,你怎么总往坏了想,要抱有好的希望。我说,为最坏的情况做好准备以后再抱有好的希望。他说,万一爆发了,那我们就等死呗,还能怎么样。

类似的对话进行了好几次,都无法让他对此上心。他说,神与他们(穆斯林)同在,如果死了他们会进天堂,天堂什么都有。于是我告诉他,如果有一天你有了财富,和更好的生活,你就会怕死,你就会留恋现世。他说,或许吧,但是一切都会结束,最后都要进天堂。

开罗街头

来源:Simon Matzinger / Unsplash

 ▾

我在埃及上学,希望这里不会成为第二个伊朗

还有一次,我路上遇见一个杂货店店主。因为经常光顾他的店,和他非常熟络,他见面就问我怎么样,中国那边(疫情)情况如何。我说中国挺好的,一切都在控制中,现在疫情已经不止在中国了,你不怕吗?

他很开心的说,我们埃及是不会有传染病的,《古兰经》里提到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埃及,埃及是天佑之国,我们的神与我们同在。

我顿时明白了一些:埃及的一般百姓,他们中的一些人,对现世的生活不抱有希望,而寄托于死后的天堂。他们根深蒂固的宗教哲学和世界观,使他们毫不畏惧,不怕死,更不怕病毒。无论我说什么,都无法打动他们。

 留学生的担忧 

旅埃华人对此要谨慎很多。学联统计了回埃中国学生信息;提醒做好14天自我隔离;每天都要监督学生们健康打卡;为同学们提供就医方面的信息;又与埃及校方沟通与配合。领馆方面也曾为学生们派发过免费口罩,在口罩价格日益上涨的情况下,无异于雪中送炭。

但目前鉴于埃及政府和民间对疫情的态度,大家还是忧心忡忡:

1、埃及是一个旅游国家,有病毒输入不算怪事,但其官方公布的确诊数据中,感染者极少,是否可信?新冠会不会在埃及爆发起来?

2、目前当地政府态度颇为佛系,防疫措施也比较随便,若疫情真的爆发,他们将如何进行有效的防控?这对于埃及是一个难以完成的挑战。

3、歧视及歧视引起一系列问题。虽然官面上两国关系非常好,但是在民间,由于教育水平不高,部分民众通常对客观问题的认知不够清晰,面对疫情时也是对号入座,新冠病毒就对应中国。如今,不论是在生活、学习还是工作上,这种歧视都给留埃华人带来了不便。

最后,笔者心中也希望埃及人的神可以佑护这片土地,但是我们不能指望神迹,有句西方人本主义格言也说到:上帝只救自救之人。一定要提高警惕,为疫情的到来做好充分准备才是当务之急。

END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在埃及上学的 #留学生 ,希望这里不会成为第二个 #伊朗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