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成都 名校老师开课致敬 #李文亮 被删后引爆网络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48pza20200212id1s820200212
 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扩散,此前因感染肺炎去世的眼科医生李文亮事件引发的舆论也未消减,北京时间2月10日,成都市七中网校高三年级开课,一名语文老师致敬李文亮的开学致辞引爆网络,虽然该篇文章随后被删,但仍有不少网友对其进行保存转载。

  综合媒体2月12日消息,文章开头便对李文亮进行致敬,表示,“说真话的人,我们应该为他们竖碑”。

  文章表示,大家需要忏悔,因为真正的哀悼开始于忏悔。应当忏悔,明明索尔仁尼琴的警告振聋发聩,人们却装聋作哑、却随波逐流,甚至推波助澜。最终,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文章引述中国文学家鲁迅称,“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住血写的事实。”有的人,为了守住不会带到棺材里去的利益与权柄,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就因为贪婪而吞食了自己的心肝。当他们开始习惯性撒谎的时候,也在将自己的亲友与同胞推向深渊”。

  文章表示,李文亮医生走了,“我们愤怒于你的预警被当成谣言,我们伤恸于你的死亡竟不是谣言。说真话的人,我们应该为他们竖碑,要有名有姓,拒绝一切匿名的纪念。”

  文章称,苦难必将过去,但仅止于哀悼和忏悔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反省。

  灾难面前,最容易看清人性;一场瘟疫,撕下了谁出将入相的遮羞布?又有哪些媚骨在哗众取宠中捡拾着人血馒头?

 

  文章在最后强调,今天的这些数字,这些故事,这些人物,这些精神,这些教训,这些反思,不能只出现在多年以后的课本里,成为僵硬的答题要点。

  这些真实的一切,应该让孩子们知道。一张安静的书桌来之不易,不能只安放没有思想的大脑。

  据悉,李文亮事件源于武汉肺炎爆发后,当地8名医生公开疫情,却被当局指为造谣者而受处分。其中一名爆料者,就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

  据悉,2019年12月30日下午17时,李文亮在微信的同学群中发布讯息称:“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

  有人将他的对话截图流出,而且没有隐去他的名字和职业。不久,他就被医院监察科约谈,并在2020年1月3日被传唤到辖区派出所,签了一份对“违法问题”警示的《训诫书》。

  随后,李文亮在2月1日于微博上公布自己确诊被传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消息,但在6日传出死讯,虽然院方之后澄清他仍在抢救中,可惜延至7日凌晨2时58分不治。

  全球多个媒体报道了李文亮医生去世的消息,中国大陆互联网群情激昂。

  舆情滔天,官方消息显示,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已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群众反映的涉及李文亮医生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

  李文亮去世后,湖北省卫健委、武汉市政府、武汉市卫健委和世卫组织发表公告对其进行哀悼。

  此外,中国多家媒体呼吁官方调查李文亮事件。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呼吁全面调查李文亮事件,让正义抵达人心。文章说到,中国国家监察委派出调查组作全面调查,回应公众关切,也让人对还原事实真相抱有期待。还原真相,就能稳定人心;呵护正义,就能凝心聚力;捍卫法治尊严,更能凝聚起团结一心的强大力量。

  成都七中老师开课致辞: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

  林荫校区的同学们,高新校区的同学们,网校的同学们:

  你们好!

  在这个非常时期,我很荣幸能代表我们语文备课组,和大家重聚在这个特殊的课堂里。今天,我们以连线代替了会面、屏幕代替了黑板,虽然形式简陋,但是我们为高三同学助力的热情不変。

  已经立春了,但今年的冬天却似乎长得没有尽头。新冠肺炎还在肆虐,不知还有多少人正面临着生离死别,还有多少家庭从此没有 明天。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对现在还挣扎在痛苦中的人们,谈生活太奢侈了,有些时候,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

  所以我们需要对眼前的苦难哀悼,感同身受地深深地哀悼。现在是未来的过去,我们对眼前的苦难哀悼是为了铭记。多年以后,春天来了又去,当阳光铺洒在草地,当我们自由地呼吸空气,当我们开心的欢聚,我们必须记得起若干年前,雪曾落在这片土地。死亡,是一个人的悲剧,遗忘是一个民族的悲剧。

  我们还需要忏悔,因为真正的哀悼开始于忏悔。我们应当忏悔, 明明索尔仁尼琴的警告振聋发聩,我们却装聋作哑、却随波逐流,甚至推波助澜。最终,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住血写的事实。“有的人, 为了守住不会带到棺材里去的利益与权柄,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就因为贪婪而吞食了自己的心肝。当他们开始习惯性撒谎的时候, 也在将自己的亲友与同胞推向深渊”。

  历史不会因为无视而消失,责任也不能因为回避而逃脱。加缪在《鼠疫》中写道:“这一切里面并不存在英雄主义,这只是诚实的问题。与鼠疫斗争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诚实。“

  李文亮医生走了,“我们愤怒于你的预警被当成谣言,我们伤恸于你的死亡竟不是谣言”。说真话的人,我们应该为他们竖碑,要有名有姓,拒绝一切匿名的纪念。

  苦难必将过去,但我们不能把丧事当成喜事,不能把质疑换成赞歌,不能把追责偷换为免职。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开始,有些人已经埋在了冬天。

  苦难必将过去,但仅止于哀悼和忏悔是不够的,我们必须反省。

  灾难面前,最容易看清人性;一场瘟疫,撕下了谁出将入相的遮羞布?又有哪些媚骨在哗众取宠中捡拾着人血馒头?

  如何让我们的孩子不成为这样的人?如何能在下次灾难来临的时候,有更多的口罩,有更少的恐慌,有更多的担当,有更少的推诿。

  灾难面前,也最容易看到人类内心深处的光芒。

  哪些骨头在风中挺立成了傲岸?哪些天使逆行走向了疫情最前线?哪些普通人的善良让我们热泪盈眶?哪些陌生人的温暖让我们重燃希望?

  这些无惧无畏,这些不屈不挠,这些点点滴滴,让我们看到了支撑 这个民族历尽沧桑,饱受磨难,依然屹立不倒的那根脊梁。

  我们避免不了灾难,我们却能做好自己,我们预知不了未来,我们却清晰的知道,未来在孩子们的手里。

  今天的这些数字,这些故事,这些人物,这些精神,这些教训,这些反思,不能只出现在多年以后的课本里,成为僵硬的答题要点。

  这些真实的一切,应该让孩子们知道。一张安静的书桌来之不易,不能只安放没有思想的大脑。

  我们不是局外人,现在不是,未来更不是。因为,“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VOA: 李文亮之死促中国公民挑战中共的言论控制

 中国数百名公共知识分子日前签署一份网上请愿书,要求中国人大保护公民的言论自由权。武汉医生李文亮之死被认为是加快中国公民言论自由觉醒的催化剂。

  武汉医生李文亮去年12月底曾在社交媒体上警告周围的同事同学,武汉出现了类似萨斯的传染病。李文亮的警告非但没有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反而遭到当地公安部门的训诫。李文亮不得不在训诫书上签字画押,承诺今后不再传播类似的信息。

  中国当局不去查明传染疫情,采取果断的防控措施,而是禁止李文亮发声,扼杀他的言论自由权利,其惨痛的代价是目前传播到中国所有省市自治区,并且波及到全球二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2019年冠状病毒病”。目前,中国报告的死亡病例1113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44653例。

  这个尚未看到防控尽头的疫情,已经对中国经济造成重大影响。民众也再次丧失了对各级政府官员应对疫情能力的信任。政府的公信力再次受到高度质疑。更重要的是,李文亮医生因为“吹哨”受罚,后来感染他警告人们注意的病毒,最终以身殉职。李文亮医生以他的死再次唤起中国公民对言论自由权利的渴望。

  这封“惟有改变,才是对李文亮医生最好的纪念”的公开信说,“新冠病毒在湖北和全国范围的凶猛扩散,是扼杀言论自由导致的又一次‘人祸’”,“堵住李文亮的嘴,放开病毒肆虐的路,中国乃至世界为中国人丧失言论自由买单”。

  公开信引述李文亮生前说过的一句话,“我觉得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强调“此次国难向我们每个人显示,不让人说话会死人的!对言论自由的压制是社会的最大灾难。”

  公开信指出:“言论自由,人权尊严,理当是每个同胞安身立命之基,也理当是立国之基,压制言论就是公权犯罪。这一点,应该成为每一位合格公民都明白的宪法常识和自愿遵行的社会契约。”

  公开信呼吁湖北、武汉当局向被警方错误处理的8名医生公开道歉,厚葬李文亮;定于每年2月6日为言论自由日,尽快废止压制言论自由的“口袋罪”;开放媒体自由报道和网络自由言论,进而开放报禁,兑现出版自由。

 

  这封2月8日给中国当局的公开信在网上联署以来,一些参加联署签名的人已经受到当局的打压。清华大学社会学教授郭于华,法学教授许章润的微信账户被封。

  另外一名联署人、学者郝建说,他所在单位最近警告他,要求他以后不让参加这类行动。

  另一方面,被认为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亲信的陈一新2月8日空降到湖北武汉,担任中央指导组副组长。陈一新在2016年12月至2018年3月期间曾经担任武汉市委书记,后来调任中共中央政法委秘书长。

  作为习近平的亲信,陈一新被认为持有“尚方宝剑”,来稳定武汉的局势,控制疫情的蔓延,并严格控制媒体和民众在网上表达言论和看法。

中国自由派批评人士遭封口 胡德华: 李文亮值得敬重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爆发和蔓延扩散,引发中国民众对当局在疫情初期控制不力、隐瞒信息的不满。武汉医生李文亮在微信透露疫情,却被指造谣而在深夜遭警方训诫。他不幸感染病毒逝世,成为引爆中国网络舆论对当局不满的导火索。一批中国学者、公共知识分子和高校校友发起联署,要求落实言论自由、公众知情权等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中国当局的回应是继续引导舆论并加强审查,一些学者和律师被要求噤声。

李文亮医生逝世,引起巨大反响。北京大学教授张千帆、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郭于华等学者以及清华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部分校友发出公开信,要求将李文亮逝世的2月6日订为国家言论自由日。

武汉地区十位教授联名呼吁追究李文亮事件中当局遏制言论自由的违宪责任。

上述公开信在中国社交网络上很快就被删除。许章润、郭于华等人的微信号也被封锁。

北京历史学者章立凡周三在推特上透露,警方来电请章立凡面谈,要求他别再说疫情的事。章立凡回复说,有疫情不方便见面,“你就告诉领导,我按宪法35条办事,警察也这么办。”

北京异议人士胡佳在推特上表示,国保近期多次对其父母进行威胁恐吓。

李文亮去世第二天,在北京的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高瑜表示,当天有国保上门要求她不在推特和微信议论当前瘟疫,还让她写文字保证,被她拒绝。

湖南郴州维权人士谢文飞披露,瘟疫爆发以来他转发过一些相关的网帖,过去10天内他先后被封了两个微信账号。谢文飞表示,周二有辖区公安张斌上门要求检查体温检疫消毒,理由是他去年八、九月份去了一次武汉。当时他拒绝给前来找他的戴着口罩警察开门。

谢文飞:他是说让我打开,让他进来,检查一下,要不要消毒之类的,然后他说半年之内去过武汉的每天都要测量体温,他就是想以这种(方式)让我每天都在掌握之中嘛。

深圳律师庞琨12日被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传唤,要求到派出所接受询问。庞琨在推特上自述司法局来电问他是否参加与李文亮有关的联署,庞琨表示印象中没有参加相关联署,司法局人员又要求他写不参加联署的声明,庞琨表示“说话不行,不说话还不行?还要声明不说话?”

已故开明的中共改革派领导人胡耀邦之子胡德华先生指出,李文亮不幸殉职后,官方媒体也对这位在疫情前线献身的医生予以正面评价。

胡德华:最早的给我们中国提出预警的一个专业人士,而且他后来又奋不顾身的投入到救治患者的工作中去,而且他又没有计较他的得失,反正就是很英勇吧,我觉得这样的人非常值得我敬重。

李文亮医生去世后,有网友发现他早在2009年就注册了国际社交媒体推特,从中获取不受审查的多元信息。他生前最后一次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李文亮的这番话已在网络上广为流传。

胡德华曾担任原《炎黄春秋》杂志的社长。这份中国大陆少有的揭露历史真相的独立期刊三年半前被当局接管。胡德华对美国之音表示,他当然同意李文亮公开表明的健康社会不应只有一种声音的主张。

胡德华:1959年如果不是只有一个声音,有两个声音,有彭德怀的声音,那我们中华民族就会少受一次灾难了。对不对?

疫情造成巨大灾害之时,中国各地全力封堵防控。与此同时,网警也在加班加点删帖。据官媒报道,山东东营的网警郭琪琪每天“睡4小时,刷微信20小时”。报道说,按照一级舆情预案要求,从发现不实信息到核实再到辟谣,必须在30分钟内解决,近七天就过滤删除了近百条“有害信息”。报道配图显示,该网警的办公桌上,贴着Facebook和Twitter的图标。

网警春节期间加班加点,兢兢业业删帖,并未得到网民的同情,反而转发该报道并加以调侃。澎湃新闻、凤凰网等网站随后将该报道删除。

中国多所高校向学生发出关于疫情防控的公开信,公开信中还要求学生“不信谣、不传谣”。

疫情发生以来,武汉市民在网络上发出大量信息,揭露对当局处置不力,住院难等问题真相。网络上一些视频称当局将体育馆临时改建的方舱医院条件恶劣,此类视频在网络上被迅速删除。

中国官媒报道称,患者在方舱医院里打太极拳、跳广场舞,还有新疆医生穿着防护服带领患者跳民族舞等场面。央视新闻联播采访了方舱医院出院的患者,称“住进来之后住得还不想走了”。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成都 名校老师开课致敬 #李文亮 被删后引爆网络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