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总有一种力量让人欲言又止,总有一种力量让人欲哭无泪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我突然发现我就是一个怂逼,也就能借着酒劲儿才能说点自己想说的话。今天没有主题,想哪说哪。刚刚看了剪刀手爱德华,我有点恍如隔世,这导演也太有预见性了吧?我们今天所遭遇的一切居然在很多年前他就想到了。爱德华不就是现在的武汉人湖北人吗?那些把爱德华一开始当怪物看然后发现没毛病又利用他最后发现这货不听使唤又抛弃他的人,不就是我们自己吗?当爱德华来到我们身边的时候,我们觉得他是怪物,觉得他有病,所以我们隔离他歧视他,把他隔离了14天发现人没事,我们又开始取悦他讨好他,觉得他是灾区来的觉得他不容易,我们要给他送温暖体现人间自有真情在,可是过了不久发现他又生病了,他原来那个病毒虽然是阴性,但是潜伏期有点长,现在一检测发现阳性了,所以我们再次隔离他,远离他,不仅远离他,还觉得当初收留他的那一家人也当成瘟疫,甚至那个社区都是瘟疫。

 

早上在一个媒体人的群里跟一傻逼吵了起来。他非说济宁那个监狱里的病毒可能是犯人春节回家带到监狱里的,我说官方都说了最早发现的病例是狱警,最后才穿到犯人那的。我说这个监狱有2000多人,现在测出了200多人感染,我估计是所有人核酸都检测完一起上报,他说日本公主号是怎么检测一批上报一批,我说不要再当外宾了傻逼。后来听说这哥们还是一个什么教授。是的,这年头教授里的傻逼还少吗?一会可防可控,一会又是有限人传人,他错了,说是别人抹黑,别人错了,说是别人添乱。我的朋友星球商业评论对山东监狱的事儿有个很精辟的评论,说武汉犯的错,山东照抄了一遍。是啊,前几天济宁公安还说济宁解散微信群是谣言,今天就被啪啪打脸,的确解散过,微信群里传的就是监狱感染的消息。这像不像李文亮的遭遇?以后新闻是不是都得反着看?为什么说是谣言的最后都是真的?

 

昨天还传出一份山东这家监狱的硬核请战书宣传稿,很多狱警都在请战书上按了手印,宣传稿里有一段话我都能倒背如流:张贵臣忍住腹痛推迟了自己的住院手术日期,张全鹏同志泪别即将临盆的妻子,继续留守第二批,陈民华、张涛同志连续鏖战,加之长期睡眠不足导致血压飙升,董超同志的双手让持续消杀车辆的消毒水腐蚀脱皮,陈强、张如海起早贪黑保障同志们的生活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仇念友同志怀揣赤诚之心和坚定的信仰提交了火线入党申请书,新婚燕尔的魏谦同志主动放弃了婚假,特警队的同志不舍昼夜蜕变监区安全的巡更人……知道的以为是防疫,不知道还以为在拍一部好莱坞大片,片名叫钢铁侠大战病毒侠,或者叫流浪地球之前的最后一个夜晚。这像不像百步亭社区那个万人宴?像不像洪山礼堂那个春节团拜会的文艺汇演?

 

我每天都到有人在转方方的日记,我好奇的是,你们都看完了吗?我是看了第一段就不忍卒读的。那些惨痛我们这些远离武汉远离湖北的人是无法感同身受的。无非是看到那个武昌医院院长的爱人追着他先生的灵车嚎啕大哭的时候我也跟着掉了几滴鳄鱼的眼泪,无非是看到方舱医院里几个全身武装的医护人员带着病人们跳广场舞的时候我先是跟着笑然后笑不出来然后是哭,无非是听说武汉有上千名医务人员感染的时候我的心跟着扑通扑通急促地跳了几十秒,无非是听说有个叫项立刚的傻逼各种污蔑方方的时候我跟着愤怒了两下,无非是看到有人逼捐潘石屹举报韩红的时候我对着空气骂了两句人渣。我特么能改变什么呢?看到这些只能让自己更烦躁更愤怒更灰心更觉得特么自己就是个废物更觉得世道何以沦丧至此?

 

新闻里说北京好几家医院都发生了群聚性感染,武汉一家公立福利院有十几个老人最近突然发烧呼吸衰竭而死,疑似都感染了武汉肺炎。医院、福利院、监狱,现在都齐了。而且很多病例都是一下子冒出来的。湖北看山东也报了监狱的病例,所以昨天也上报了。所以现在大家都互相抄作业就对了。你有植物人被上前线妻子感动得露出久违的微笑,我有出生20多天的孩子问爸爸妈妈去哪了。你有剃光女医生的秀发感动中国,我有身怀六甲的护士冲锋陷阵感动世界。同一张雪地的中国加油图可供大连潍坊武汉三地同时使用,还好日本人在雪地里喊中国加油的时候带着一点日本口音,不然真不知道会被哪个中国城市偷梁换柱据为己有呢。

 

今天还看到好几个新闻,我突然想起了南方周末那句新年贺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泪流满面,不过得改一改,叫总有一种力量让我欲哭无泪。贵州农民自己都穷得叮当响,把一批蔬菜送到了湖北,结果并没有送到老百姓的手中,而是静静地躺在湖北的仓库里,冻死了。山东有个县的农民先后三次给湖北的兄弟运了点面粉和蔬菜,结果被县里给行政拘留了,说是未经组织未经批准给疫情防控工作造成不良影响。一位湖北籍工人在深圳被用人单位辞退被房东赶出出租屋最后只能在烂尾楼里过夜。前几天我批评了两句台湾不接受大陆的台胞和陆配回台,后台收到很多留言,说你们自己人歧视武汉人怎么不说,还好意思说台湾人歧视陆配。想想真特么害臊。是啊,我有什么脸批评宝岛呢?

 

最近各地都开始复工了。当当一个员工复工之后发现感染了结果导致整个公司都被隔离,某市一个区政府部门一个公务员感染结果整个部门被隔离。我有个朋友是搞共享办公的,每天所有地方用84消毒液都通通消毒了一遍,门把更是每两个小时消一次毒,结果昨天他去办公的地方一看,只有一个人在那上班。今天看到有个叫刘润的专家谈疫情之后,有哪些巨大的商业机会?“如果把商业世界比作医院,那么商业顾问相当于在ICU工作,看惯了生死。而投资人相当于在产房工作,迎接着新生。今天我要用投资人的乐观,来校准商业顾问的悲观。”只是看了个开头,我就看不下去了。商业世界相当于医院,商业顾问相当于ICU医生,呵呵,医院里有个芝麻官冲着刚抢救完一位往生者的护士大吼大叫让她去打扫卫生,有人敢对你一个商业顾问大吼大叫?李文亮所在的那个医院有200多名医护人员感染武汉肺炎,你一个商业顾问会动不动感染个病毒?我们揪心的是怎么能活下去,这些精明的商人看到是怎么抓住别人活不下去的机会再割一波韭菜再收一波智商税。

 

说到韭菜,割韭菜的鼻祖孙宇晨老师这两天又冒出来了。他说要奖励GQ杂志站出来勇敢举报编辑的六个年轻人一百万,鼓励他们追求新闻理想,捍卫行业底线,防止GQ高层可能对真相进行无耻打压。GQ的那个瓜其实是个行业内的新闻,简而言之就是有个编辑经常yy下边小朋友写的特稿情节,小朋友上书高层,还说这编辑是个直男癌,动不动性骚扰女下属。事情真相还有待水落石出,但是因为孙宇晨当年曾经被这个编辑在GQ上写文章diss过,现在终于逮到了一次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孙哥偶尔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他的一位朋友转发了他那条微博,然后他跟帖道:“追求正义根植孙哥心中,不忘初心。”太感人了。这个世界媒体小记者的正义居然要靠割韭菜的来追求来主张。我以前呆过的媒体没有GQ这么高上大,都是些又屌丝又苦逼的小媒体,我大概想了一下,大概就是我一个屌丝记者被上边一个同样屌丝的编辑yy了一些报道段落,偶尔也被编辑吃点豆腐,最后要靠一位我曾经揭黑过的黑砖窑老板来替我伸张正义。

 

所以很多时候我都不知道我身在何处我是谁今天是几月几号星期几,今天好几个监狱都说有人感染了,有人问还有哪里?我说,你我现在跟坐在监狱有啥区别?早上醒来刷朋友圈看到有一家四口被灭门,哭成个泪人,晚上刷朋友圈看到有人买双黄连,又笑成个泪人。何止是在监狱,简直就是在精神病监狱。今天我妈在电话里说等疫情过了回来玩几天,我说那必须的。可是我心里想,疫情什么时候会过了呢?清明节还是夏天?清明节就算疫情过了,我想我也是不会回去的。因为在我心里我已经死了。武汉肺炎死了多少人,我就死了多少回。我常常觉得你我这样的废物活着不是有多大能耐,而是有人替我们感染死了。所以清明节都不需要给祖先上坟,也不用给李文亮上坟,先倒三杯酒,然后再上一炷香,告诉自己,我这个中国人已死,有事不要说话,没事也不要烧纸。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总有一种力量让人欲言又止,总有一种力量让人欲哭无泪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