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在隔离中隔离:在家自愈的新冠肺炎患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COVID-19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COVID_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大家都知道,医院的医疗条件有限,不可能收治每个有新冠肺炎症状的患者。于是一些轻症患者,在医生的建议下,自己在家中隔离自愈。
 
这场隔离对于他们来说,可谓是难上加难。一方面自己要忍受病毒的折磨,另一方面还要保护家人不被自己传染。
 

在隔离中隔离:在家自愈的新冠肺炎患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然而,在同一个家中,要保证彼此不被传染,并没有那么容易。通常是家中一个人被感染之后,全家都开始生病。这让在家隔离的患者们更加痛苦……
 
在这场疫情中,在家自愈的轻症患者们经历了什么?
 
Le Monde《世界报》邀请了几位患者讲述他们的经历,菌菌挑选了其中几位的叙述来和大家分享。
 
“在隔离中隔离”
患者:Marie,55岁,律师
居住在夏朗德 (Charente)的Marie在禁足期刚开始时就出现了症状。发热,头疼,极度疲劳,视力模糊,她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也不舒服。通常很有活力的她,现在感觉自己失去了生命力。
 
由于症状太严重,Marie去了两次医院急诊。“医护人员很贴心,迅速对我进行诊断和治疗。但是,当我症状好转,他们让我回家时,我感觉到被抛弃。他们提醒我要时刻注意自己的症状,当心病情恶化的迹象。“
 

在隔离中隔离:在家自愈的新冠肺炎患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可是当Marie回到家,巨大的焦虑和不安感向她袭来。不仅担心自己的病情会恶化,还担心自己会传染给家人。
 
她立刻把自己隔离在卧室。家中还有他的丈夫和儿子女儿。作为四口之家的妈妈,一想到自己被感染,她有股强烈的罪恶感。“我们每个人都待在自己的卧室,我待在客房。每个人都在自己的房间吃饭。我尽量什么都不碰,我也不再亲吻我的孩子。在隔离期间生病,是在隔离中隔离。“
 
“很难保证自己不被感染”
患者:Fabrice,51岁,公务员
对于居住在里昂郊区的公务员Fabrice来说,在同一个公寓里要保证自己不被感染,几乎是不可能的。Fabrice和他的妻子和20岁的儿子住在一起。他和他的妻子都被感染了,而他们还必须在家继续远程工作。“我在离妻子儿子很远的地方吃饭。但有时还是会不由自主地维持平日里那些不好的卫生习惯。“
 

在隔离中隔离:在家自愈的新冠肺炎患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和很多人一样,Fabrice和他的妻子是通过医生的远程问诊(téléconsultation)被确诊的。发热,咳嗽,疲劳,Fabrice尽力说服自己,“没事的,有一些人的症状没那么严重”。可是,已经51岁的他,感觉自己好像属于高风险人群……
 
他们20岁的儿子是护理专业的学生,他目前自愿在养老院帮助需要帮助的人。Fabrice把朋友给的口罩全部给了儿子,现在儿子似乎没被感染。
 
“还好我没回到72岁的妈妈家里”
患者:Coralie,38岁,工程师
居住在巴黎18区,一间38平米两居室公寓的Coralie说:“不可能保证自己完全隔离!“
 
她和丈夫住在一起,丈夫先被感染,出现了症状。几天之后,她也出现了发热,咳嗽,极度疲劳,全身酸痛,和失去嗅觉的症状。虽然她和她的丈夫这几天过得非常痛苦,但他们还是打起精神面来对面这些“轻微症状”。
 

在隔离中隔离:在家自愈的新冠肺炎患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们的主治医生只给了他们一人一个口罩,医生告诉他们,在他们这个年龄,风险还不是很大。
 
现在回想起来,Coralie很庆幸自己没有回到自己72岁的妈妈家里。
 
“我很想念拥抱我丈夫和孩子的感觉”
患者:Natalie
 
可是,就算在有足够多房间的大房子里,也很难保证家人之间不会互相传染。住在波尔多的Nathalie感觉到极度疲劳之后,就把自己隔离在了卧室里。
 
Nathalie和他的丈夫,还有两个孩子住在一起。她的一日三餐由丈夫准备好,放她的卧室门口。当她需要去卫生间时,所有人必须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间。所有人必须避免跟她接触。
 
她说:“让我最想念的,是拥抱我丈夫和孩子的感觉。“虽然这些日子对她来说很困难,但是看到她的丈夫和孩子还健健康康,她也很满意了。
 
“我想在康复之后去照顾医护人员的孩子”
患者:Sylvie,50岁,教师
Sylvie和19岁的女儿和15岁的儿子一起住在上索恩省 (Haute-Saône)。她在隔离的第一天就生病了。她立刻在家中制定了严格的隔离规矩。全家人不可以同一时间待在同一个房间里,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孩子们自己下厨做自己的饭,三个人用不同颜色的毛巾……
 
可是,就算大家都好好遵守了这些规矩,15岁的儿子还是被感染了。他发了高烧,还晕倒了。两天之后她的女儿也被感染了,现在失去了嗅觉。
在隔离中隔离:在家自愈的新冠肺炎患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Sylvie说现在家里的气氛非常紧张。她不想再听新闻,不想接触外界的信息,来增加她的紧张感。她说自己以前是一个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人,但这场疫情改变了她,让她变得烦躁焦虑。
 
进入隔离的第三个星期,她和儿子女儿都好很多了,他们感觉自己很快就能好起来。Sylvie想在自己完全康复之后去照顾那些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们的孩子。
看完这些叙述,菌菌深感人类在病毒面前的脆弱。但是,病毒也并不是不可战胜的。相信在所有医护人员,所有保护我们的人,和所有在家好好隔离的人的努力下,病毒总有一天会被逼得销声匿迹。
 
正在看这篇文章的你,无论你在世界上的哪一个地方,都请一定继续保护好自己!生活一定会再次好起来的。

 

 

Ref:
https://www.lemonde.fr/societe/article/2020/04/03/confines-dans-le-confinement-quand-le-domicile-devient-foyer-du-coronavirus_6035408_3224.html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在隔离中隔离:在家自愈的新冠肺炎患者到底经历了什么? COVID-19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COVID19 #COVID_19 #CoronaVirusUpdates #COVIDー19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