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君问归期未有期:关于我春节回湖北老家的情况报告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1

119号从上海飞长沙,再在除夕前一日跟家人一起开车回湖北襄阳,一个叫谷城的县,石花的镇,将军山的村。这是这些年来我们这一小群春节候鸟的轨迹了。

长沙到老家,开车总得8小时以上。并不想开,实在抢不到高铁票。后来想,幸好是这样,免于在武汉经停中转了。

那个时候,武汉还是一个没有揭开的盖子,没有封印的魔法。

开车可以远远的绕开武汉,至少避免让我们成为“近期去过武汉的人”。

你懂的。假如确有一条疫情歧视链,让武汉人处于顶端,那么既身在湖北又曾途径武汉的,就无可争议的紧随其后了。第三才是湖北人。

但愿这现实的世界,没有歧视。

2

回到老家第二天,武汉封城。一切暗中的情事,都在努力挣出来。舆情汹涌。

在距离省府近400公里的乡村,我没太多感觉。

这里接壤河南,跟武汉的联系微弱,可能一个村组,都不会有一个在武汉工作的人,倒是在广东的人更多。我跟妻子说。她毕竟一直把自己当外人。

但不由得不关注。患者走着走着直接倒地,医院尸体无人收,医护人员崩溃号哭……这些社交媒体的信息,后来都被辟了谣。媒体的失灵,是显见的。

在县乡更失灵一些。至少从武汉封城开始的数天里,我们没有从某级组织那里获得直接的提示,我试图搜索“XX发布”之类的媒体,似乎也没有。直到初四,听老爹说,村里向各家派发了防疫宣传单。

但各种信息的爆发,已足以让人“道路以目”。除夕前后,戴口罩的村民明显多了起来。听说我们回家,邻居像往年一样过来串门。但除夕之后,就再没见过了。

除夕夜,把电视调在春晚频道,一大家人有一搭没一搭的刷着各路疫情消息,发发红包。

老爹突然做了个决定。他一一给按往例在正月间要来家拜年的亲戚们打电话,通知他们不用来了。新型肺炎传染严重。他说。

这是一介草民的自觉吧。

3

大年初一,有雨,阴冷。门可罗雀。果然。

老家去年新建的房子,宽敞明亮。午餐,家人围坐。老爹环顾,内心欢喜,说,好歹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吃喝不愁,还无人打扰。多少年这还是第一次这样清净过年。

又说,遇到灾难战争,还得回乡里。至少有得吃。

我默然。后来想这其实算是对我日常对家人后辈宣传尽可能进入城市生活的一种回应吧。

疫情越发严重,封村堵路的新闻多了起来。公司HR发来微信,询问是否在湖北过年,注意防护云云。

我关注的一个本地个人公号,发出了县食安委的一则关于暂停所有集体聚餐活动的通知。村里开始收集外地回乡过年的人的信息。

越来越多的封城。湖北地图上只剩下襄阳与神农架未封。有人为此做了一张图,我借来发朋友圈,箭头指向襄阳,写道:我在这里,送上别样的祝福。

初二,襄阳发布交通从严控制人员流动性的紧急通知。客车停运,航班停飞,学校延迟开学……

舆论由此判定襄阳失守封城。官方对此辟谣。但随后事实证明封城非虚。

雨一直下。

4

初三放晴,有了阳光。坐不住了。

此日,襄阳确诊病例70例,其中谷城3例。累计疑似病例210例,谷城16例。国家发布延长春节假期的决定。公司统计员工在外情况,提示防护与隔离,进行每日健康打卡。

按原计划,我们应初五回长沙,初六返上海。我开始考虑,周四提前返长,在长沙家中自我隔离。

老爹有些不高兴,一再说,国家已经延迟放假了,你们多住几天。我不予理会。

但是初四已经出不去了。道路都被封堵上了。村口被土堆、挖掘机封死了,家门前主路上有人设障拦截鄂A车辆,也对所有零星的过往车辆进行盘问。

我有些不以为然。这个时候才想起鄂A?如果武汉封好,又何需这里来堵?何况,设障者都是用最简陋的工具,遑论防护服、手持体温计之类的高端装备了。

我还是决定开车去高速路口看看。前村的路卡对我予以放行。我要先去汉高速谷城入口。但在快要接近的地方,主干道被堵了。主道如此宽敞,以至于要用三台坚硬的推土机联起来才能堵住。旁边停着警车,前后都有车辆被堵在那里。

警察和霭的回答所有问题。大家都戴着口罩。一名男子问,他妈妈在县医院看完病要回家怎么办。不是肺炎,他强调说。让医院开个证明来就放行。警察回答。

再到临近我们镇的石花入口去看看。所有出入口都封闭了。站着警察,公务人员,及身着白衣者,路边还设置有医疗棚。一名警察远远地向我摆手,并且走了过来,说,回吧回吧,不用等了。

这是春节期间我惟一一次离家。道路空旷,阳光明媚,我所见到的极少的乡亲们,都戴着面具一样的口罩,神情漠然。

收到公司发布的消息,根据上海的统一安排,公司决定将复工时间推迟到210日。

5

初五依旧晴好。至此,襄阳确诊病例163例,其中谷城17例。疑似病例409例,谷城22例。未出现人员死亡。

有些焦躁。在一个高中同学群里,看到一个同学所在谷城蓝天救援队主动担负紧急医疗物资运送的任务,不由得率然问他:能把我们带上高速吗?

不能。他说。县里拉物资的车,都被别的地方扣了。

他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是县里防疫指挥部的。我打过去,对方用谷城方言对我耐心解释,现在正值疫情高发期,全县实行最严格交通管制,进出不得,请予理解。

我从没想到,本地方言也可以这么有耐心的说。

最严厉的交通管制。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接受一个不确定何时可以动身的现实了。

阳光里飞絮漫天,而四下无人。一辆车载着喇叭,沿路向各村提醒防疫。

一只学飞的雏鹰一头撞到房屋的玻璃上,掉在地上。老家爹把它捡到小狗们够不到的地方。稍许,它自行飞走了。

感谢上苍,我们的村庄暂时无虞。但我深知,在距离我们这个鄂西北一间乡村的小院不远处,此刻正聚集着太多的拯救以及未被拯救,悲伤以及来不及悲伤,也正上演着太多的艰难困苦,生离死别。那是更大的悲情与悲壮,更久远的预言与命数。

人有病,天知否?我深知,这个庚子年的春节,一定有什么正在发生着,改变着。

6

上面本来是我要完成的一家媒体的稿约。之所以撤稿,是我不太喜欢文内某种乐观、无知的调调。

事实肯定远比我所经历的更加陡峭而凶险。

初六的时候,我所在的拼多多总部打来的电话说,公司将向湖北医护人员进行定向捐赠一批医护用品,蔬菜水果等。因为人在襄阳,所以由我来协调对襄阳地区的捐赠事宜。

从初六到初十。共计向襄阳地区医院捐赠各类蔬菜水果85吨,还有医护用品。期间为接收运到谷城县医院的货物,亲身去了一趟医院。这让家人为我担心不己。

 

县里为我当天的出行,开出了当天唯一一张通行证。路上遇卡,出示了通行证也无用,因为是外地车牌,值勤人员厉声要求下车登记。裸手拿起桌上的签字笔登记,总有些异常,害怕笔上有病毒。但还是登了记。

非常时期,非常感慨。作为身在湖北老家的人,特别动容于公司的这次捐赠行为,以及后方同事的协调布署。还有拼多多商家湖北楚大鸭业公司,在封城之时还能组织到大批货源,并第一时间向全省发货。谷城蓝天救援队等志愿者机构,在货物装卸、运输方面给予了很多支持。还有襄阳媒体的关注。

做起事情来,时间总是好过一些。收到许多真诚的谢意。这让人愈发沉重。我们似乎做了一切自己能做的,但比之于那无数的病患,比之于那凶险的救治,我们所做毕竟有限得很。

截至正月十一,24日,襄阳地区已确诊病例735例,其中我所在的谷城县66例。疑似病例550例,谷城18例。累计出院7例,死亡2例。值得关注的是,谷城县医院在24日当天有6人病愈出院,无死亡病例。

我想起那天送货时见到谷城县医院院长何永斌,他的信心与乐观。

心安之处,是疫区。今天没有阳光,阴冷,天地肃然。我没有发热,偶有咳嗽应是抽烟带来的咽炎所致。一切仍在封锁之中,君问归期未有期。

以上。这是我作为一个湖北人春节返乡期间的大致情况报告,谨呈给所有关心我或牵挂这起疫情的师友们。

谢谢。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君问归期未有期:关于我春节回湖北老家的情况报告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