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1月20号,当中国媒体开始大举报道发生在武汉的新冠肺炎时,日本各大媒体也都在第一时间转发了来自中国的报道。因为早在1月16号,日媒就报道说,日本出现了首例感染者,是一名从武汉返回神奈川的中国男性。日媒报道说:该男性在武汉期间从1月3号就开始发烧,1月6号返回日本时,服用退烧药通过了海关检测。之后在日本的医院就诊,确认为新冠肺炎。

 

▲NHK:日本确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

 

日本所有的媒体都对首例感染进行了报道,因此日本国民基本都知道了这件事。不过那时候国内还没什么消息。记得我16号当天将日本首例报道转发到微博时,还收到网友留言说:看来这个病毒D性强。只跨国,不跨省。

 

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一句令人笑不出来的玩笑。

 

23号武汉封城那天晚上,我约了张丰、杨早等几位国内来的朋友一起晚餐。他们都是带着家人一起来的,所以我们准备几家人在京都来个大聚餐,一起吃年夜饭。那时候武汉的疫情在日本已经开始大面积报道了,所以,打电话给京都的日料店预定怀石料理的时候,我曾经有过担心——会被日料店拒绝。因为对于中国人来说,疫源地是武汉甚至湖北,而对于普通日本人而言,疫源地就是中国。毕竟,那些从未去过中国的日本人,并不清楚湖北武汉在哪里。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我顺利预定到一个和室大包房。日料店的店员们个个笑容可掬,服务周到。我们并没有因为武汉爆发的疫情而受到歧视。杨早老师家的辣子小朋友爱吃天妇罗。喜欢小朋友的我准备再追加一份时,还被店员委婉地制止了:“您预定的怀石料理分量已经足够了。

 

1月26号那天,日媒报道了在日本出现的第四例感染者,是一位来日本的武汉游客。从日本中部名古屋机场入关。22号到达日本时还毫无症状,23号开始发烧,24号被确诊。

因为日本政府那时候还未对来自湖北以及武汉的中国游客下禁令,所以,有不怕感染的日本记者守候在机场的国际到达处,采访从武汉飞到日本的客人。一位来自武汉的男性,一出机场海关就摘下了口罩,面对日媒镜头大口呼吸着说:“我现在可以不用戴口罩了,日本是安全的。

 

还有一位戴着口罩的武汉女孩,面对日媒的采访镜头,说他们一家人是从武汉先到广州,再从广州转机到东京的。女孩说:“说实话,我们不是来旅游的,是为了健康。日本很安全。”并说她和家人对日本的医疗服务非常信赖,同时表示:她们会尽量呆在酒店不出去。

 

这个采访内容在日本电视播出之后,引起一部分人的愤怒。这“一部分人”以在日华人为主,愤怒的原因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认为这个武汉女孩这个时候跟家人跑到日本来,是只顾自己不顾别人,是自私;还一种则认为这个武汉女孩面对日媒的回答,丢了中国人的脸,破坏了国家形象。有爱国华人还在微信微博公开呼吁来日本的中国游客“不要接受日媒采访”,以防日媒“别有用心”、“心怀叵测”。

 

当然,还有一部分华人,看到那些来到日本的武汉人,替他们大松了一口气。说:“来吧来吧,来日本接受检查或治疗。我们在日华人愿意为此多给日本政府支付税金,以免使用了日本人的税金,给普通日本人添了麻烦……”

 

这一部分华人都在我的朋友圈。我为有这样的华人朋友高兴。

 

日本民众当然也有各种各样的声音。出于对感染的恐怖与担心,很多人在社交网站上严厉指责日本政府反应迟缓,有人甚至担忧会不会因此而影响到今年夏季的东京奥运。不过,在担心的同时,普通日本民众依旧表现出同为人类的恻隐之心。一位抱着宝宝的日本妈妈,在接受日媒的路边随机采访时说:“当然也很担心,但这不是中国人的错。他们并没有做什么坏事。

 

1月28-29日,日媒报道了两起不曾去过中国也被感染的病例:一位是家住奈良的日本巴士司机,一位是与巴士司机同车的家住大阪的华人导游。他们都曾经在一月份接待过来自中国的团队游客。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1月30号,日本的三重、京都二地,又分别各出现一例感染者。感染者在增多,日本的口罩也开始缺货,各大药局几乎已经买不到口罩了。我亲眼看到日本的主妇们站在空空的货架前发呆。作为中国人,内心为此非常内疚。因为每年1-2月,是日本的高考季节。有几十万日本高中生,在这两个月内,要分别迎接日本的全国统考、以及各所大学的招生考试。1-2月本就是流感季节,何况今年还有扩散到日本的新冠肺炎。所以,真希望在日本的游客,买口罩时手下留情,给普通日本家庭也留一点。也祈愿神灵保佑马上要参加大学考试的学生们,身体健康,顺利合格。

 

来日本二十年,这是我第一次遇到日本的口罩缺货。看下面日本卫生材料工业联合会的统计数据就知道,日本是个名副其实的口罩大国。仅仅2018年,一年当中的口罩生产量和进口量就达到55亿以上。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日衛連調べ)数据来源:http://www.jhpia.or.jp/data/data7.html

 

但今年因为新冠肺炎,日本的口罩资源罕见地变得稀薄。口罩不足的问题甚至还上了日本国会,成为执政党的把柄,被在野党严厉问责。前几天电视直播的日本国会上,公明党的一位会长就质问厚生省副大臣:“我太太跑了好多地方,才好不容易买到几个口罩。什么时候解决口罩问题?除了新冠肺炎,花粉季节也快到了,没有口罩大家都很不安。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花粉症是日本人的国民病,患者人数高达一千三百万人以上,也就是说每十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人患花粉症。流鼻涕、眼泪,打喷嚏,双眼发痒……作为一名花粉症患者,我非常理解这种痛苦,春季花粉飘散的日子里,没有口罩几乎无法出门。所以,日本国民的不安是很让人理解的。

 

但这次,在中国的新冠肺炎面前,日本传统的花粉症也让了步。一位居住在千叶的朋友,也因为花粉症去买口罩,跑了好几家,终于在一家店找到口罩,但限购:日语写“一个家庭限购2个”,而中文则写“一个家庭限购3个”。这位朋友一开始以为是店家写错了,但后来发现:两排货架上都是这么写的……

 

当我发完这条在朋友圈,有人留言说“真是傻白甜的日本。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东京的一位日本朋友说:现在中国人比我们更需要口罩吧。因此,尽管日本严重缺乏口罩,但日本各地捐献给中国的口罩仍在源源不断地涌入中国海关。“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跟随日本的捐赠物资一起到达中国的,还有这些中国人久违了的古雅汉语。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当然,也非人人如此友好。日文社交网络上,也因为这次新冠肺炎而出现歧视用语。这令日本的教育界担忧。为了防止大人们的言行给孩子带来不良影响,有日本学校给学生家长们派发通知书,要求家长们在跟孩子谈论有关中国武汉新冠肺炎的时候,要注意避免使用任何歧视用语,要注意培养孩子们正确的人权意识。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这篇文章结束之前,再次确认了一下:日媒报道,因为一艘停靠横滨的大型邮轮上也查出20名感染者,目前日本的感染者已经增加到45名,是除中国之外感染者人数最多的一个国家。不过日本感染症学专家呼吁国民不必恐慌,说:“将这次新冠肺炎视为较为严重的季节性流感即可。不必恐慌。平时注意戴口罩、勤洗手、与人说话保持距离,是可以预防的。

 

看到日本感染者增多,朋友杨早老师转发来一张绘画,说:“你看,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到了病房里面。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秘鲁艺术家Vianhue改编自微博@陈小桃momo 的作品 
 

这张绘画令人眼眶发热。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爆发,日本对中国的种种人道援助有目共睹,甚至受到外交部发言人的“亲自表扬”。有朋友因此戏虐说:“神剧虐日千百遍,日待中国如初恋。

 

这当然是一句应该受到批判的“政治不正确”的戏言。但回顾中日两国历史,完全可以认为:中国的确就是日本的初恋。也因此,这两个国家,千百年来,有这么多的恩恩怨怨,但最终还是“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这是唯有中日两国才可言说的情感。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其他国家都在外面,只有日本站在病床前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