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六代人问 #易烊千玺 :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从日出到日落,易烊千玺出没在家里的各个角落,趴在窗沿边看着太阳缓慢升起,躺在地板上漫不经意地翻着书,在床上发呆,在书桌前写写画画,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伸个懒腰赶在太阳下山前给友人打电话……稀疏平常又久违了的独处时光。
突然间,镜头向外拉远,屏幕下方人头攒动,黑压压的观众席高举着手机,闪光灯此起彼伏……易烊千玺的“家“就这样“空降”在了鼓楼西剧场的舞台上。
他起身,走向幕前,深深鞠躬,台下掌声响起,此刻如果有画外音,就是《楚门的世界》里那句,“如果再也不能见到你,祝你早安,午安和晚安。”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西装套装 白色衬衫 黑色领带 黑色马甲 运动鞋 均为Emporio Armani
从13岁起,易烊千玺就过上这样一种“被观看的人生”。
在此刻,2020年的春天,你甚至无需再用社交网络的数据、商业价值的排名、粉丝疯狂的举动来描绘这样的“观看”有多么庞大、浩荡、不可阻挡。过去一年,他还挣脱了流量艺人的框架,兑现了成人之际时许下的承诺——“我要做出非常牛的作品”。
在《长安十二时辰》和《少年的你》之后,就连偶像经济和粉丝语态圈外的人也无法无视这种成长——天赋、投入度和审美混合好了比例,他迈过了那个多数年幼成名者都难以跨越的、真正迈向进阶之路的门槛。
时代新旧交叠,易烊千玺始终站在舞台的中心,就连他的名字也是一种时代印记,意为“欢迎来到千禧之年”。
可鲜有人知,如果有什么大道理是他至今信奉的,却是那句,不要以你自己为中心。从小学起,经常出差在外的父亲只要回家,寒暄几句,就会强调:不要太在乎你自己。
在现场,每拍完一组镜头,这种“观看”的目光就会发生一次调离。制片、灯光、服装、化妆等十几个人就从包围着他,转而围向监视器。灯光暗下,舞台息声,易烊千玺就转过身去,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放空。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蓝色T恤 Botter  黄色T恤 蓝色西装裤 Louis Vuitton

白色运动鞋 Adidas

从五岁起,他就习惯在母亲安排的紧密的训练里寻找这种空隙,在清晨赶去训练的路上,在午夜回家的公交车上,母亲不断为他讲解为什么要这样辛苦。易烊千玺总结过母亲说服的技巧——用几岁孩子能听懂的话,不要太深,要从很小的事一点点往上讲。
他的应对方式呢?理解,忍耐,在熬过“边哭边练”的阶段,就会“来感觉了”——一种因专注、短期目标达成而进入的心流状态。
他早熟又习惯自我觉察,他把出道形容为“跳到河对岸”,把成立个人工作室看做“内心成长的台阶”,从未叛逆但至今仍渴望着,“像我这种人只把它压在心里,把这种感觉留着。有很多事是易烊千玺这四个字不太会去做的,要给它放到对的地方去释放。”比如《少年的你》里他饰演的小北,几乎弥补了他从未体验过的青春叛逆期。
2020年,他即将20岁,我们尝试把这种经久不衰的“被观看”变成一次平等地相互靠近——
不同于过往的封面采访,我们邀请了不同代际、不同职业、不同地域、不同出身背景、不同社会身份、不同人生方向……的 30 多位提问者,从各自的视角出发,向易烊千玺提出自己最好奇的问题。
从50后到00后,这些问题跨越半个世纪,关于教育、市场、偶像工业,也关乎个体命运和情感投射。它们未经雕琢,渗透在日常,比如作为大明星的易烊千玺,还会有普通人的烦恼吗?米粉爱吃圆的扁的,会被自己帅醒吗?还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易烊千玺寡言,内向,设有清晰的界限,很难主动袒露内心,但事实证明,只要真诚地追问,他就会诚实地面对自己,也面对你。他不爱笑,但也三番五次地,被大家的问题逗笑了。

 

 

···············

50后

#老蔡(1954年生,退休体育教师)

老蔡:知道千玺喜欢书法,平时也常练字,想知道千玺最喜欢哪种字体?为什么喜欢?

易烊千玺:我最喜欢的、觉得自己写得最舒服的是瘦金体。

因为小时候学书法的时候,学的就是瘦金体,然后一直最喜欢的字体也是它,小时候写这个的时候会比较自发性地去练,而不是被我妈逼着练。

现在我很少写了,但写的时候就写这个。

老蔡:总觉得你有点少年老成,是因为天性如此,思考得多,还是经历多了自然如此?

易烊千玺:我觉得这两方面都有,我本来性格就是不太爱闹,不太外向,再加上出道这么几年,我看到的、经历的可能比同龄人会更多一点点儿。

我觉得这两种原因糅合在一起会显得我更挖掘自己内心吧。

老蔡:你现在不到20岁,你觉得心态上自己更像一个多少岁的人?

易烊千玺:可能30或者20末吧。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都会早熟一点。

 

#老靳(1959年生,退休人员)

老靳:你学习好吗,开心吗?

易烊千玺:还可以(笑),大学里面文化课其实还行。

开心倒还算满意,但是如果跟学习联系在一起的话,我小时候有一段时间学习不好,但我每天也特开心,还是开心。

老靳:当下开心和平静,更偏向哪个?

易烊千玺:平静。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蓝色西装套装 黄色皮质马甲 均为Lanvin

白色运动鞋 Adidas

 

 

60后

#西川(1963年生,当代诗人)

西川:我现在见到年轻人就问,你玩摇滚吗?你听摇滚吗?听摇滚的和不听摇滚的是两种年轻人。

易烊千玺:我听的非常非常少,但偶尔会听几首。就是偶然比如说看电影,听到背景音乐,觉得特别带感,会去找来听。

#果果妈妈(1967年生,银行职员)

果果妈妈:身为00后妈妈,知道千玺妈妈的教育非常严格,你是什么时候理解妈妈的?小时候有过抱怨和叛逆吗?

易烊千玺:小学。我觉得跟家长的灌输有关系。那会儿每天来回来回来回(上课回家),我妈就经常跟我讲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跟我讲很多,而且讲的都是我能听得懂的话,不会讲很深,会从很小的事一点点儿往上讲。

比如,我们今天去市里,在商场货架上看到6块钱的小鸡翅,我就说想买,然后我妈就说你要达到什么要求或者提一个条件。

我还记得她讲这些道理一般都是在晚上,在上完课回去的公交车上,或者下车之后回家走的路上,街上基本上没什么人的时候。那时我是开始理解,完全接受大概是四五年级。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西装套装 白色衬衫 黑色领带 黑色马甲 运动鞋 均为Emporio Armani

也经历过抱怨和叛逆,最开始学的时候,书法也好,拉丁也好,每天回家写完作业是必须要花多长时间,规定好地去练。有时候练得特别困,就完全没有效率,做什么都做不好,但我妈还坚持让我练。我记得有段时间天天边哭边写,边哭边练,那会儿就是挺讨厌的。

    

但基本那种状态过了之后,我就对做这种事有感觉了。比如说写书法,熬过那段时间,慢慢自己就会有感觉了,再之后就会有一点点成就感,做事就会稍微舒服一些,这种时候就觉得熬了那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果果妈妈:爸爸在你的教育中承担了什么角色?

易烊千玺:小时候我爸经常在外地。就算他在家,也会跟我妈一拨让我练,是这样。

行动

#阎先生(1975年生,金融从业者)

阎先生:对未来市场环境有什么判断,除了演艺方面,还希望加强什么领域的技能?

易烊千玺:对市场不太会有判断(笑)。

还想加强的技能是开车。未来有机会,想把车本再往上升级,能开的车更多一点。我现在考的是最低的本,往上考要花好多时间,反正是想开类似卡车、大货车这种。

阎先生:你有开始理财吗?是交给父母还是自己拿主意?

易烊千玺:没有,我自己零花钱我自己理,但是也没有多少。大头会放到我父母那儿。

#肖海生(1975年生,正午故事副主编)

肖海生:因为你推荐班宇的小说《冬泳》导致他的书籍大卖成为文学现象,你是怎么邂逅这本书的,小说中的什么东西打动了你?而真正的问题是,在你看来,在文艺日渐式微的世代,小说在探索人的内心世界和未来生活上,有什么不可取代的地方?

易烊千玺: 我开始读是因为那会儿正在挑短篇小说集,然后我关注的微信公众号在一天上午突然推荐了这本书,说是一个很年轻很厉害的东北作家写的,我就买回来看了。

    

这本书一直留在我记忆里的,就是北方冬天的那种味道,这是我一直一直特别喜欢的北京北边的味道,我只要回想起北京,我就会想到那种感觉,但其实它很多具体的景象,街道、泳池跟我小时候的记忆并不一样。

小说不可取代的地方,就是“虚拟的真”。这可能跟电影、跟戏剧有一点相像,它是能躲避或者能钻到里面的一个小世界吧。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蓝色西装套装 黄色皮质马甲 均为Lanvin

白色运动鞋 Adidas

#鲁西西(1977年生,设计师)

鲁西西:演艺工作一直伴随着你长大,成长到哪个年龄或者某个特定时刻,意识到做出一个决定完全是出于你自己?

易烊千玺:开始转换阶段,就是在我成立个人工作室之后,这之后基本就是我来做决定。之前是公司参与决定比较多。

鲁西西:家里亲戚朋友聚会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被「邀请」出来表演个节目?

易烊千玺:我小时候这种情况基本都逃不过,我逃走我爸妈也会给我拉回来,但十四五岁回老家好像就不会了,现在我爸妈会保护我(笑)。

80后

#柏小莲(1980年生,媒体人)

柏小莲:描绘一下自己想象中的四十岁是什么样子?

易烊千玺:正常生活,不对,规律生活。

#蔡老师(1980年生,线上大学教研长)

蔡钰:世界的恶意,不管是来自演艺圈、同行还是观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易烊千玺:我真的觉得这个因人而异。对我而言它是一个能转换的东西,我自己能往心里去的事很少,说俗一点就是能把它转换成一种动力。

一开始不能,刚接触到(恶意)的时候也是觉得为什么,不懂,后来时间长了,就觉得它其实对你也造成不了什么(影响),他们也就是网上说一下,你需要真正意识到你自己到底什么样,然后去改变。

我对这件事有非常清楚的认知大概是在十六七岁,也就是成立个人工作室那一年,那是让我自己内心长大的一个小台阶。

#李翔(1982年生,商业作家)

李翔:你想以什么样的形象被人描述和记住?

易烊千玺:好的形象,哪方面的好都可以。演员、歌手、偶像,我现在这几个身份都在做,我是觉得哪一个被认可都是开心的。

 

 

#严飞(1982年生,清华大学社会学副教授)

严飞:2019年最喜欢的一本书是什么?

易烊千玺:我记性不是特别好,但是前段时间刚看了桑格格的书,讲小女孩长大的小故事,叫《小时候》,我觉得很可爱。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条纹风衣 绿色休闲裤 均为Dries Van Noten

印花衬衣 Louis Vuitton  皮质系带凉鞋 Lanvin

#丹彡(1984年生,宠物用品店主)

丹彡:你的那些猫,如果有一只可以是你的人类朋友,你希望是哪只?你最希望和TA一起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易烊千玺:如果可以,我希望都是(人类朋友),然后一起做什么事都行,因为做什么都是特殊的,新奇的。

#朱一旦(1984年生,短视频红人)

朱一旦:怎样概括你的2019年?

易烊千玺:忙碌,有收获。算是有(作品),对现阶段的我来说也非常非常难得,但是还远远不够。“够”就是我自己能满意,这个其实也说不太好,没准儿我永远不觉得够(笑)。

朱一旦:截止到目前你觉得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是什么?

易烊千玺:杀青,或者说下班,就任何工作最终结束的那个点。

朱一旦:你做过最叛逆的事情是什么?

易烊千玺:好像没有想到什么特别叛逆的事。但其实有渴望叛逆,一直到现在都有,但像我这种只把它压在心里,然后把这种感觉留着,放到别的地方去释放。

比如说,小北(电影《少年的你》里,易烊千玺所饰演的角色),因为有很多事是易烊千玺这四个字不会去做的,但是放到另外一个人或者角色身上就可能释放出更大的力量,要给它放到对的地方。

#克斯(1986年生,广告从业者)

克斯:跳街舞真的瘦腿吗,讲讲道理? 

易烊千玺:不一定,也有很多跳街舞的人身材是很壮实的。但对我而言是有用的(笑)。其中的道理,只要是运动都会有帮助,不一定纯跳舞。

#Cedrick(1987年生,国企中层)

Cedrick:一个满分的休息日是什么样子的?

易烊千玺:睡到自然醒,然后想干嘛干嘛。我一个人在房间待着也好,出去玩儿也好,都可以。

Cedrick:你最看重的三种品质?

易烊千玺:诚实、自制力、真诚。像自制力,如果是我想专心投入做的事上还可以,但一般生活里就有一些拖延症。

#杜飞(1987年生,理发师)

杜飞:米粉喜欢吃圆的还是扁的?

易烊千玺:我喜欢吃扁的。

杜飞:如果忽视外在,你觉得大家还会这么认可你么?

易烊千玺:会,有一部分认可跟外在有关系,有一部分认可还是关于内在。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蓝色T恤 Botter  黄色T恤 蓝色西装裤 Louis Vuitton

白色运动鞋 Adidas

#桃小思基(1988年生,空姐)

桃小思基:你经常有飞来飞去的工作,一般在长途航班上会做什么?必备的东西有哪些?

易烊千玺:长途一定是睡觉,纯睡觉。必备是耳机。

#黄四(1989年生,酒店品牌总监)

黄四:每晚睡前会做的什么?看书、看短视频、刷淘宝?

易烊千玺:没有一个固定的习惯,我一般都是自然入睡。

#马达(1989年生,美妆创业者)

马达:你经常用哪句话为自己打气?有什么大道理是你自己特别特别相信的?

易烊千玺:我不会(笑),我不会自己给自己打气。我需要心理安慰,但不会用口号式的固定的一句话。

特别相信的大道理,是我爸的名言——不要拿你自己当世界中心,意思就是不要太在乎你自己。

第一次跟我说是在小学的时候,我爸经常在外地出差,他回来的时候,就稍微寒喧一下,然后就开始讲,你要知道怎么怎么样,就开始了,比如正开车,开着开着他就会突然说起来。

马达:看到你最近在玩胶片相机,有什么是你自己特别喜欢拍的吗?

易烊千玺:我喜欢的是,要么大阳光下的风景,要么是人的近像,要么是一些很特殊的角落。

这些特殊的角落就是,它进入我的视线了,感觉上觉得该“咔”一张。今天的拍摄现场,我注意到的角落就是头顶那堆器械。因为我们学校上专业课的教学楼,总有一部分教室是关于舞美的教室,很特殊,全都是这种大器械,就是怎么调控灯光啊这些,我就会注意观察。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条纹风衣 绿色休闲裤 均为Dries Van Noten

印花衬衣 Louis Vuitton  皮质系带凉鞋 Lanvin

 

 

90后

#阿菲(1990年生,编剧)

阿菲:从很小年级的时候就开始做明星,会不会很累?

易烊千玺:以前一直还好,但是开始意识到疲劳感特别重,大概是在2016、2017年。我一般能意识到自己累,那就真的是身体比较接近超负荷的时候了。

这两年会有一点更加累的感觉。像今天这个(拍摄工作)太舒服了。其实拍戏也舒服,拍戏基本有固定的作息,每天也会有休息时间。最累就是多项工作一起做的时候。

阿菲:现在有梦想吗?和小时候的梦想一样吗?

易烊千玺:我现在没有特别向往的很远大的目标。小时候有,会有很多很多,都是类似特种兵,宇航员这种,跟现在完全不一样。

阿菲:一天中感觉最轻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那时候在干什么?

易烊千玺:睡觉,上厕所(笑)。

阿菲:你的世界的事件浓度比一般人要高很多,这会不会某种程度上提高了你体会各种情感的阈值?

易烊千玺:我觉得有一点。以前我觉得我们这样的人很可能平常事磨着磨着,就会把情感磨得很平,就是内心波澜会很小,这不是特别好,因为拍戏又要到很强的浓度。

小北这个角色还好,更多的是从我的里面给出来的,那给出来之后他就是我。

#林突突(1990年生,产品运营)

林突突:作为一个喜欢独处的人,你觉得获得他人和世界的理解是重要的吗?

易烊千玺:我渴望被我在乎的人理解,但不是所有人。

林突突:最近几年话最多的时刻是什么时候?那天发生了什么?

易烊千玺:工作的话,就是拍《长安十二时辰》的时候,因为台词多。平常的话就是采访的时候(笑)。

林突突:成名以后时间变得更奢侈和稀缺了,那你还有属于易烊千玺的「无意义时刻」(不追求此刻正在做的事情有什么价值)吗?

易烊千玺:有,但非常非常非常少,但我自己会留意也需要留有这种时间。这种时间一般发生在,上厕所,睡觉前,特别累的时候,放空的时候,以及突然有一天,事情临时取消了。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黄色休闲套装 Craig Green

白色运动鞋 Valentino

#白少游(1991年生,互联网产品经理)

白少游:你会上网搜自己的名字吗?会看热搜吗?

易烊千玺:会,作品在上的时候会搜。《长安十二时辰》出了之后,小北上的时候,发专辑的时候都会看。热搜是有时候会看。

白少游:我会因为工作问题半夜失眠,很难想象你会有烦恼,能见一下你最近一次特别不开心的事情吗?

易烊千玺:工作里会有一些小事情,就是应该做到的但还没有做到的事。我生活里的话,没什么,很平静。

#丫老师(1992年生,自由待业)

丫老师:过去一年,有没有出现过让你觉得“我搞砸了”,或者“我失败了”的情况?如果有,你是怎么对待这种情绪的?

易烊千玺:有啊,一般都是自己没有特别大自信或者把握去做的事,就算完成之后,都还会觉得不行,不好。很多很多时候都会有,就比如交作业,只要是交,就会觉得排练还不够。

丫老师:你这两年有没有听到过批评的声音,它不是来自网络的恶意,而是一些真正的,有源头有分量的批评?

易烊千玺:不算批评,算是认真的指点,就是在学校里老师给的。

丫老师:你过去一年算是烈火烹油般的好,口碑和路人缘都达到了一个新高峰,会不会自己去寻找一些赞美之外的意见,来调整对自己的评价?

易烊千玺:倒没有特意去寻找,但会去找平衡,就是跟我脑子里的意见会做一个平衡对比。一般大家给出的评价,我自己能知道他们说的哪些是对的,哪些是不对的。

#曹光华(1992年生,快递员)

曹光华:你下过厨吗?做了什么?

易烊千玺:下过。煮方便面,还有其他简单的。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蓝色T恤 Botter  黄色T恤 蓝色西装裤 Louis Vuitton

白色运动鞋 Adidas

 

#姜思达(1993年生,艺人)

姜思达:需要自己充话费吗?充多少钱的一次?

易烊千玺:我会自己充流量,打电话、发短信会很少。我以前套餐一个月是15个G,我会看视频什么的,可能会超出套餐,多少补一点。

姜思达:会被自己帅醒吗?

易烊千玺:不会(笑)。

#孟么么(1993年生,初中语文老师)

孟么么:如果真的成为一名舞蹈老师的话,觉得自己会是什么风格的老师?

易烊千玺:我是一个比较内敛的老师,不喜欢那种幽默热场子,就是你要认真学就认真学,纯抠动作。只是认真,倒不会很凶。

孟么么:选择旅行目的地会考虑哪些因素?过去一年有独自旅行吗?

易烊千玺:自然景区,商业元素比较少的。这个季节的话,就出去滑雪。过去一年没有独自出去旅行,都是跟朋友一起,国庆的时候自驾玩儿过一段时间,5月份的时候也有三四天假期。

#千帆帆(1993年生,coser)

千帆帆:我是一个coser,去年我很惊喜地看到你在视频更新中,cos了哈利波特和蜘蛛侠。想请问你一下,cos的体验怎么样,以后会不会尝试其他的cos?

易烊千玺:体验挺好玩儿的,但一般可能就是在工作环境里,我需要才会去做,我自己生活里不会。

千帆帆:这4年我从初入社会,到成为一个社畜,经历了许多的节点,每次都会有一些心态上的改变。你经历过的。对你现在生活影响最大的节点是什么吗?

易烊千玺:出道是一个很大的节点。成立工作室也算。出道相当于是跳到河对岸了,就是完全换了另外一条路。成立工作室就是迈了一个小台阶。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蓝色西装套装 黄色皮质马甲 均为Lanvin

白色运动鞋 Adidas

 

#费费(1994年生,医生)

费费:最想演的职场剧是哪个职业?

易烊千玺:职场剧的话,律师吧。我喜欢律师那种劲儿,当然是要在那种悬疑剧里,刑事律师、公益律师那种。

费费:把自己的爱好当做工作和任务,时间长了,激情会不会消磨殆尽?

易烊千玺:应该不会。我觉得能把爱好变成工作是非常非常幸运的事,因为有很多人得不到这样的机会。之后就要看你的态度,我现在还好。

费费:如果你去医院输液,给你扎针的护士是你的粉丝,但是她看到你非常的激动,手一直抖,你会怎么办?

易烊千玺:应该不会吧。

 

费费:假设她会呢?

 

易烊千玺:那只能找护士长(笑)。

#何同学(1999年生,UP主)

何同学:目前为止最满意的作品是哪个?

易烊千玺:《少年的你》。

00后

#梨旅人(2000年生,大学生)

梨旅人:你可以一天不看手机吗?如果把手机丢掉,你会怎么安排自己一天的空闲时间?

易烊千玺:完全可以。我就会做我平常该做的事或者没做的事,不会有什么特殊安排。

梨旅人:最近一次感受到美好/温暖是因为什么事情?

易烊千玺:特别温暖是最近录一个综艺,在里面收到一些全国各地的信,不光是粉丝的,就是年轻人也好,真正有困惑的人也好,写自己真实的生活经历和感受,有一些故事就会特别感人。

梨旅人:对于你而言什么可以称作为末日?

易烊千玺:那就真的是世界末日了。大自然的末日,才是真的末日。

#麦子(2000年生,留学生)

麦子:如果被要求每天发一条自己写的原创微博会怎么发?为什么发微博越来越少?用朋友圈吗,多久更一条?

易烊千玺:记录生活。如果是任务,而且没有内容的严格要求的话,那就随便发。

现在很少发了,之前会在微博上面分享生活,后来慢慢慢慢就发的少了,但我也有更啊(笑)。

朋友圈也用,但我上一个朋友圈是9月份还是10月份,太不经常发了。

麦子:如果只能做淘宝主播,体育解说,和脱口秀演员(都是说话很多的职业),会选哪一样?

易烊千玺:我一定都不会选。因为话都多。

六代人问易烊千玺: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西装套装 白色衬衫 黑色领带 黑色马甲 运动鞋 均为Emporio Armani

#毛毛(2001年生,大学生)

毛毛:因为是同龄人,比起一些长辈是“看着千玺长大”,更多是“和千玺一起长大”。所以很好奇,你成长的过程中也会有一些迷茫的时刻吗?你是怎么度过的?

易烊千玺:我不经常会有,有那么一小会儿是我做选择会比较困难,一碰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会犹豫,但不至于迷茫。解决方式是,我就先是靠感觉,然后还是定不下来的时候再理性地分析一下,这边是什么情况,那边是什么情况。

#Suaner(2002年生,高三艺考生)

Suaner:高考怎么缓解压力?

易烊千玺:当时的压力,我觉得还行。缓解压力,我那会儿是到湖南本校学习一段时间后,觉得成绩差不多能把得住之后,我晚上学习结束,就会出去走走路,散个步,要么踢个球。

我觉得缓解压力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身体运动,跑步也好,俯卧撑也好,出个汗,人会舒服很多。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六代人问 #易烊千玺 :你快乐吗?叛逆吗?需要自己充话费吗?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