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伊朗 ,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年初,苏莱曼尼遇刺、美伊关系急剧紧张时,国内的亲朋好友纷纷以“第三次世界大战即将被点燃”的理由催促我尽快回国。

而与国内热火朝天的议论氛围不同,在百万人游行结束后不久,伊朗的街道就恢复了正常,生活也恢复了平静。德黑兰的交通依旧拥堵,咖啡馆和水烟馆依旧人声鼎沸,大家该上班上班,该上学上学,没有一丝恐慌气息。

自从2月份伊朗官方通报两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以来,疫情仿佛突然之间就在伊朗爆发了,并且致死率极高。伊朗卫生部于当地时间3日中午,宣布新增835个确诊新冠病例,累计确诊2336例,新增死亡11例,累计死亡77例。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图中线路仅示意伊朗国内公路交通主干线路)

(参考:Wikipedia-2020 coronavirus outbreak in Iran)

确诊及疑似病例遍布伊朗大多数省份,已经有多名官员感染,包括国家议员、卫生部副部长、国家安全事务委员,甚至副总统。其中,国会290席中有23人确诊,最高领袖顾委会有一名官员染病去世。邻国纷纷关闭边境,取消往来伊朗的航班。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来源:澎湃新闻

随着伊朗疫情急速恶化,我身边的在伊华人也纷纷撤离,并且预言“伊朗药丸”,对比国内的严防死守、积极管控,“伊朗人没几个重视的”。

即使面临归途中有被感染的风险,也面临回国后需要隔离等情况,“也比留在这里一点办法都没有强”。大多数在伊华人都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逃离伊朗。

外界都以为伊朗又一次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时候,我也持谨慎小心的态度,在家里蹲了好几天,直到“物资告急”,不得不出门采购时才发现,伊朗还是那个伊朗,德黑兰还是那个德黑兰。

街上车水马龙,摩托车横冲直撞,街边的水烟馆和咖啡馆依旧在营业,伊朗人也像往常一样聚会聊天,吞云吐雾地享受时光。超市和水果店备货充足,并没有出现我预想的“抢购一空”的情况。并且,路上的行人们戴口罩的比例还很少。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伊朗街头戴口罩的人,来源:http://fna.ir/dfgurt

据我的观察和了解,目前伊朗民众也似乎并不担心新型冠状病毒。至少就我身边的朋友来看,大家一点都不恐慌,该出门出门,该旅游旅游,在家无聊了就出门聚会,去咖啡馆和朋友们一起无聊。生活照旧。

为啥在如此严重的疫情之下,伊朗人还是那么佛系淡定?

1、恐慌者早已逃离

中国与伊朗的直飞航班,早在疫情刚爆发时就已经被取消。许多国家也已限制中国公民入境。大家在研究如何逃离伊朗时,首选是先飞到离德黑兰很近的迪拜,然后再转机。买机票也要拼手速,犹豫一会儿就没有了。

后来当迪拜出现伊朗的输入病例时,这条航路也断了。但是这也没阻挡住要离开的人的脚步。一张德黑兰飞曼谷的机票,使我一位朋友终于成功逃离了伊朗,该航班每星期仅有一趟。当他顺利坐上飞机到达曼谷中转时,他告诉我:

“有的伊朗人也慌了,飞机上也有很多伊朗人,有的飞加拿大,有的再从曼谷飞回中东地区,到土耳其或者迪拜。”

可见,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害怕的伊朗人早已用脚投票,选择逃离。

但也正因如此,伊朗成为了病例输出大国。据世卫组织2月28日统计,伊朗已向11国输出97例病例。巴林、黎巴嫩、伊拉克、科威特、阿联酋、阿曼、阿富汗等国家的确诊患者都有过伊朗旅行史或就是伊朗人。同时也向中国“倒灌”输入了3例。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德黑兰的医护人员,来源:http://fna.ir/dfic8d

2、时局常变,习以为常

美国重启制裁;汽油涨价引发人民示威;圣城旅司令苏莱曼尼遇刺;乌克兰客机坠毁,后来发现是自家革命卫队误击……伊朗人民的生活似乎一直是处在大风大浪之中,新冠病毒引起的肺炎对他们来说好像也不算什么。

库姆医科大学的一名负责人也在电视上告诉大家,新冠肺炎没有流感可怕,致死率还没有流感高,大家不必恐慌。

伊朗副总统感染的消息刚爆出来时,我问一位当地好友对此有什么看法,他说:“不关注新闻很久了,没心思再操心这些事情,现在只管过好自己的生活。”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德黑兰街头,来源:http://fna.ir/dfha0a

3、医疗条件优秀

有的人说伊朗受美国制裁,卫生条件极差,但事实刚好相反,伊朗医疗条件其实不错,很多医生都有海外留学背景。公立私立医院我都体验过,条件很好,看病吃药的收费也十分便宜。

和中国一样,伊朗也拥有上千年历史的传统医学,身边的伊朗朋友们在感冒生病的时候,并不是第一时间去医院看病,而是拿出“传统伊医配方”,泡个草本茶,或者集中植物液体混合一下喝下去,过几天病就好了。甚至高血压也有专门的草药,听说还十分有效。

当然,医疗条件好并不意味着能够抗住疫情大规模爆发时的重压,形势仍旧严峻。但伊朗人也相信传统医学能够帮助提高人体免疫力,降低病毒感染率。

话说回来,也出现不少无厘头的行为,比如食用洋葱和姜来预防病毒,“烟熏驱毒疗法”让病毒退散……

4、 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伊朗的全称是伊斯兰共和国,几乎所有国民都是穆斯林。虽然如今在谈到宗教信仰时,有的人会说自己仅仅是身份证上写着穆斯林而已。但宗教在这个国家始终有着无比崇高的地位,其教义还是潜移默化的影响了大部分的伊朗人。

死亡对穆斯林来说并不可怕,他们并不畏惧死亡,相信一切都是真主的安排。

到相熟的杂货店采购,担心自己全副武装的样子会吓到老板,于是一进门就先跟他问好,同时却惊讶地发现他没有戴口罩。

我问他:您有口罩吗?为什么不戴口罩?不担心病毒吗?

他砸了砸嘴:不担心,没问题,一切都好,没什么好担心的。

我说:你这里人来人往的,你感染了病毒怎么办?

他笑着摊开双手看上天: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结完账我用波斯语跟他道谢与告别,他也回我“Salamati boshi (祝您身体健康)”。这本是伊朗人常用的问候语,但在疫情严峻的当下,却让我十分动容,也回敬了他同样的句子,希望他真的身体健康。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当地的商店,来源:http://fna.ir/dfgurt

5、由上而下的自信

即使有着中国的前车之鉴,在伊朗议会会议上,还是没有任何官员佩戴口罩。2月24日,伊朗卫生部副部长哈利其在召开疫情发布会时,自己也没佩戴口罩。那时,伊朗总统鲁哈尼甚至在讲话中称:“伊朗不会因疫情停工停学,但同时会大力做好防控工作,社会停摆正是敌人所希望看到的。”

外交部长也称伊朗疫情将很快结束,所有外国对伊朗的管控措施都是临时的,很快都会取消。

直到疫情状况急转直下,伊朗才开始采取诸多防控措施,比如暂时关闭了全国14个省的学校;要求所有艺术活动都取消;在各省交界处设体温监测站;建国41年来首次取消了周五集体礼拜;对清真寺、地铁、公交车进行消毒等等。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伊朗,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检疫人员在德黑兰与库姆交界处进行检测体温,来源:http://fna.ir/dfiset

也许官方初期的乐观自上而下传到了民众心里,我身边的伊朗朋友们也都十分淡定,学校停课了就回家,约着好朋友一起去伊朗北部旅游,说“森林里没有病毒”。有的坐地铁也不戴口罩,他们相信“自己有着良好的卫生习惯,病毒一定不会落到自己头上”。

最后,真心希望有力的防控措施加上乐观的心态,能让伊朗早日战胜疫情。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伊朗 ,Insha’allah (真主的安排)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
  • Sign up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via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