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我们为武汉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做点什么:7个普通人的故事带来的启示和温暖

患病人数每天都在上升,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医务工作者每天都在与病毒赛跑。

 

但庆幸的是危难时刻,全国人民拧成一股绳,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技术的贡献技术……每个人都在力所能及地帮忙,尽自己的微薄之力。

 

所以,今天想分享7个普通人的故事,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时刻,我们仍能感受到温暖。

 

为武汉做点什么:7个普通人的故事

 

武汉“封城”后,我们采访了7位朋友,他们都是生活中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可能是你遛狗时偶遇的主妇,是每日把包裹送到你家门口的快递小哥。
 
他们中,既有每天要在镜头前面对无数粉丝的淘宝主播,也有常年身居幕后,却凭一行代码影响千万人的阿里程序员。
 
他们有的身处武汉,有的则远在国外。他们的共同点是,在各自的岗位上,维持着武汉这座城市与外界的联系。
 
这7个故事,指向同一个清晰和温暖的事实:
 
武汉,虽然“封城”,但不是孤城。

梦傌-天猫小二

坐标:武汉

 
 
封城第一天,开车去了宇宙疫情中心(距离华南海鲜市场900米)的奶奶家接孩子回父母家。尽管车内做了消毒处理,租车的时候,小哥还特别提醒经过汉口火车站要开车内循环。
 
沿途经过海鲜市场,心情特别凝重,市场门口还驻扎着两名安保人员。在这条路的另一端,就是下午要开始陆续转移确诊病人的协和医院。
 
封城第二天,没怎么看新闻,只知道汉口通往武昌的隧道封闭了,公共交通也停运了。做完早饭就开始陪娃写字、玩游戏。整座城市都异常宁静,大家静静地等候着除夕夜的到来。
 
这期间陆续接到全球各地亲朋好友的问候,还有HR的关心,内心倍感温暖。
 
晚些时候在朋友圈得知很多医护人员无法上下班,决定加入志愿者群护送医护人员。
 
封城第三天,一大清早群里的小伙伴们就已经忙碌了几乎整晚了,大家有“四件套”的都在接力送医护人员,没有“四件套”的在接送外省输入的物资。大家虽不相识,却互相提醒、加油、鼓励。
 
四件套是口罩、防护镜、手套和医用酒精。没有防护镜的小伙伴就用泳镜代替。事实证明,泳镜真的不太好用,因为口罩的缘故,会起雾影响驾驶安全。
为武汉做点什么:7个普通人的故事装备“四件套”,护送医护人员的志愿者们
 
午饭过后,找出来一次性手套和帽子,还有泳镜,雨衣。稍作防御,准备出发。
 
下午2点前往庭瑞新汉口接医生往后湖二医院上班,随后2点40前往汉口北接护士往武汉市儿童医院上班。
 
不到2个小时的车程,因为把自己捂得太严实,衣服早已汗湿,脸上也勒出各种痕迹。很难想象,一线的医护人员如何在这种包裹下工作长达8小时。
 
封城第四天,家里没有酒精,消毒液也只剩下小半瓶,再加上昨晚父亲腹泻一次,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父母的女儿,内心各种焦虑,说不害怕是假的,家人每次无意识的咳嗽声都让我充满担忧。最后决定还是在家隔离。
 
写下这些的时候,群里的志愿者们还在辛苦的接送无法打到车的医护人员,送餐、送物资从未停歇。与此同时,也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武汉这群可爱的人儿自发的团结一心,众志成城,疫情面前,从不害怕。
 
祈祷这片我深深热爱的土地尽快好起来,祈祷大家尽快回归正常的生活工作,创造美好,珍惜眼下。

廖佳明-口罩生产商

坐标:成都

 

 
 
非典那年,我10岁,读小学四年级。我印象很深,我父亲那时经常穿着白色的衬衫,在仓库里搬货。
 
他做这一行30多年了,03年的时候,口罩都涨价,父亲平价出货,自己贴钱,自己忙。他手下的员工都不理解,晚上开会的时候,很多人就说,你是商人嘛,你争取合理的利润,人们也是能接受的。
 
我父亲不干,货全部平价出。
 
那时候我还小,看在眼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现在我理解了,当你把一件事上升到精神层面的时候,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过年前一个礼拜,工人们全放假了。我也回到江西老家,准备过年。后来钟南山去了武汉,又开了发布会。我作为一个普通人,才知道这个情况。
 
脑子一热,我和我哥就买了第二天大年28的票。我俩还在江西买了一百多公斤的原材料,每人提几十公斤,就上飞机了。主要是耳带,很轻的,一百多公斤,够生产二三十万个口罩。
 
到了成都,我找我爸汇报,我爸赶我走,说,你赶紧回厂里吧,你做一个企业,你要对得起市场,对得起良心。
 
然后我就让厂长一个个给工人打电话,让他们回来生产,我们承诺给3到5倍的工资。工人也都理解,省内的很快就全部到岗了。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们还要测体温,确认他们没问题才可以上岗。
为武汉做点什么:7个普通人的故事
一家口罩产商正在加紧生产口罩
 
我和我哥到处找原材料。原材料一天一个价,现在大概上浮了40%。也有热心的供应商,直接按照成本价给我们,他说你们冲在第一线,我们也出一份绵薄之力。
 
我父亲后来也赶回来,也冲到一线,他有经验嘛,他在厂里坐镇,就有一种精神层面的东西。
 
兄弟,我还想多说一句。我希望咱们媒体能够呼吁,我们这个行业共同出来抗击。因为做口罩,我们是个小厂,我们的力量很小。
 

四娃妈妈-全职主妇

坐标:东京

 

 
我在日本16年了,有4个孩子,最小2岁,最大9岁。我是全职妈妈,每天早上起来做饭,送4个小朋友上学,晚上再接他们放学。
 
他们上学的时间里,我是一名淘宝全球购买手,日常就是看看货源,帮客户订货。
 
过年之前一周吧,我感觉武汉那边比较严重。我所在的日本全球购买手联盟,有两三个500人的群,大多是一些小主妇。我们的会长是武汉人,我们问她情况,她说确实如此。我们这些买手就提议,日本有物资,我们想给武汉做点捐赠。
 
动员起来,大家就很积极了,运作得特别快。因为我在日本时间长,有一些批发的渠道,就让我负责采购。
 
上周,日本的很多药妆店里,就看到口罩降价了,上面还贴了一张纸,用中文写着:武汉加油。
 
为武汉做点什么:7个普通人的故事
许多日本药妆店内都出现了这样的暖心标语
 
这就是很多日本人对这个事的态度。我们周边的日本人也交代我们要小心,照顾好自己。
 
今天,我们采购的护目镜到了,我们把它们运到仓库里,一个箱子40斤重,我们这些小主妇自己搬来搬去。
 
明天,就会有一架飞机,带着我们的第一批物资,飞往中国。
 

目犍-程序员

坐标:北京

 

 
我今年35岁了,哈尔滨人。如果没有这次疫情,我计划着过年时候带上媳妇出国玩。
 
在23号的时候,武汉封城,网上各种消息传的很夸张。很多武汉的同学不敢出门,到了医院也排不上号,因为医疗资源有限,我们就想,能不能提供一个初步筛查的产品,避免人们在医院交叉感染。
 
我们阿里健康刚好有这样一个产品,通过招募全国医疗专家,希望可以通过在线的方式帮助病人,提高防范意识,帮助判断是否需要线下就医,提高效率。
 
我们就想,把这个既有的产品配合疫情赶紧做一个升级。
 
年三十那天,我们这边很多同事在回家路上,这是一件需要很多人一起的工作,于是我先盘了一下人,我们技术团队和运营、内容的同学成立了一个虚拟项目组。总共十来个人,大家在线工作,一起熬通宵,态度都很积极。
 
年三十晚上,针对在线问诊相关的服务,我们团队连续优化了好几项体验,包括把免费问诊(医生实时在线)开放给全国,义诊开放给了湖北地区,并且告知更多需要帮助的湖北人。
 
同时,我们对医生和患者的精准匹配也进行了技术优化,这几天,在线问诊的呼吸科和感染科的医生一下子就猛增了几百个,但是大年初一提问的用户量更加高,经常一个小时一个医生就会接到100-200个问题,针对这一块我们也迅速做出了一些调整,进行了算法和排序的权重的调整,通过简单的几个问题先把一个用户的基本信息收集出来,然后推荐给具体的科室。还调整了一些权重,缓解医生的压力。
 
我们后来看数据,到昨天,帮助了将近200万人。然后我还知道,我们招募的一些医生,就在家里穿着睡意,一边哄着孩子,一边解答病人的疑问,帮他们消除疑虑和恐慌。我就觉得自己做的事,还是有价值的。
为武汉做点什么:7个普通人的故事
一位医生身着睡衣,一边带娃,一边在线上接诊。图片来自中国网财经
 

汪远航-医生

坐标:余姚

 
我是肾内科的医生,大概是大年二十六左右。我在微博刷新闻,感觉确诊人数增加得比较多。
 
我就想,作为医务工作者,都想尽一份力。大年初一,看到阿里健康推出的在线问诊,我就报名了。
 
到目前为止,一共做了四天,大约接诊了700个患者。从早上8点半开始,一直做到晚上。有的时候坐在电脑前问诊,没顾上吃饭,家里老人还会说我。有的时候就边吃饭,边用笔记本问诊。
 
大部分患者都是湖北的,基本上每个问题都是围绕着疫情,主要是恐慌,其实很多症状和疫情完全不搭界。有的人腰痛,有的人中耳炎,有的人胃痛,但他们都问我,大夫,我是不是得了新型冠状病毒?
 
很会联想。
 
线上问诊,主要还是舒缓患者的压力,因为他们太恐慌了。同时也会缓解当地医生的压力。
 
也有热心的患者,会给医务工作者加油,说声辛苦了,感谢之类的话。我还是挺欣慰的。

美美搭-淘宝主播

坐标:杭州

 

 
我是江西上饶人,做了3年半的主播,我们直播间刷屏的口号就是“一起美美搭”。
 
我有两个双胞胎宝宝,6岁了。以前我做直播的时候,有时也带他们一起到公司来。今天出门的时候,我跟他们说,今天妈妈有大事,妈妈要做公益。
 
他们很乖,就自己在家里玩。
 
以前春节期间,我基本都在家休息。今年大年三十那天,我已经回到老家了,刷新闻的时候看到武汉的疫情,觉得很痛心。所以我们决定赶紧做一场公益直播,给武汉捐款。
 
大年初一晚上,我们就开车往杭州赶,走了八九个小时,初二早上8点到了杭州,然后开始筹划,初三预热,今天就做了这个捐款的直播。
 
为武汉做点什么:7个普通人的故事
美美搭的直播间里,粉丝们不断刷出“武汉加油”
 
粉丝一直在刷屏,说:武汉加油。我特别感动,也很开心。平时砍价都是说最低多少价,这次要说最高多少价。
 
一个下午,一共筹到13万多,加上我自己捐的10万,一共23万多。
 
我的粉丝里,宝妈和学生比较多,不是特别有钱的人,但都很尽力。
 

吴强-丹鸟配送站站长

坐标:武汉

 

 
大年28那天,我接到通知,说要戴口罩。我出门去买的时候,口罩就断货了。
 
那本来是我们最后一天上班,有外省的快递员已经走了,省内的还没来得及走。我老家在黑龙江,我来武汉10年了,女儿也在武汉上学。
 
我们送的,主要是天猫超市的东西,柴米油盐尿不湿,都是刚需。一个小件员,负责几个小区,所以很多小件员送的都是老客户了。一年四季,只要小件员不休息,都是他送。没见着快递,客户都不找客服,直接找我们小件员。
 
今年,是我第一次带这个站,我选的是春节期间值班,配合天猫“过年不打烊”的活动。等到初五轮岗,再回老家,把老婆孩子接回来。她们是小年那天,就先回了黑龙江,当时没想到这么严重,她到黑龙江就居家隔离了。
 
我和我老婆一天打四五个电话,她现在怀着二胎,六个月了。她跟我开玩笑,这病毒不知道要搞到几月份呢,如果拖久了,孩子就在老家生了。
 
疫情出来以后,我们每天进站就得先洗手消毒,三到四小时换一次口罩,回来之后,还得再消一次毒。
 
我作为站长,还要关注小件员的心态,怕他们恐慌,我老找他们聊天,互相打气,聊一些家常。
 
为武汉做点什么:7个普通人的故事
一位武汉的配送员,满载居民的生活用品,准备出发
 
他们的家里人有时也劝他们,这个时候别干了。我就跟他们家里人说,有疫情的小区,我不会让他们去配送的,我自己去。
 
但这事我没跟我老婆说过。
 
初一开始,单量就开始上涨了。压力挺大的,我们留的人不够,很多小件员,即便他想返岗也回不来,因为交通受阻了。工作时间也比原来多了,我们把中午2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压缩掉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也压缩了,反正现在外边也没地方吃了。
 
每天早上,我都吃得特饱,中午八宝粥对付一口,晚上回来再吃。
 
我不觉得危险,我在武汉街头跑了那么多年,现在武汉街头都没人了。我的想法,就觉得隔离也蛮好,街上人也少,我们工作也更好做。
 
其实武汉人还好,没有外界想的那么恐慌,各个岗位的人都蛮敬业的。
 
我们接触的人最多,听起来好像挺危险的。但是疫情出来以后,我们有个流程。反正现在小区也都不让进,说我们这个行业是高危。我们就到小区门口,打电话挨个通知,然后把货放在小区门口的底色。客户接了电话出来取,我们这时得后退5步,目送他取货,然后才签收。
 
有的客户会拿着一瓶消毒水出来,对着那个箱子一顿喷。我不会觉得冒犯,我跟我们小件员也说,没事,人跟人的想法不同,正常的。他就是给自己一个安慰,感觉喷完就没有病毒了。这我都能理解。
 
也有同龄的年轻人,拿了快递以后,就在原地上给我们放点东西,然后冲我们点一下头。有的人会送口罩,有的人会在地上放一瓶奶,一个面包。也有放红包的,但里面不是钱,是糖果和巧克力。
 
这几天,天天都有这样的好事发生。
最后:
这些都是生活中很小的人性闪光点。
但这也是全国许多好心人的缩影,这些天,光我认识的朋友,就有上百个东奔西走,出于他们本能的热血,觉得自己应该为武汉做点什么,应该为中国做点什么。
而正是这些闪光点,组成了我们抗击疫情的长城。
抗击疫情,做好我们每个人该做的,不要有害人之心,不要没有防备。
尽人事。
然后相信我们的努力是有用的!
各位加油。
我们能赢。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我们为武汉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做点什么:7个普通人的故事带来的启示和温暖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