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地方政府不要对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志愿者背后捅刀

 义务送药被举报的志愿者

河北沙河市火车师傅李金斗从1月30日开始,就加入到志愿者队伍,帮助相关机构运输防疫物资到湖北疫区。整个2月,他往返六趟,相当疲惫。2月底,他提前告知沙河防疫部门,自己任务差不多结束了,请求安排场所进行隔离。

但是,李金斗等来的是一个“劝返”的处理。据说,他在河南河北交界的高速服务区睡了三天两夜,把车上带的干粮都吃完了。相信在寒冷的春夜,他一定有一种荒诞感,自己的付出到底值得吗?

在李金斗师傅身上,我们看到一个“现代中国人”的光辉。他开着自己的货车,帮助相关机构往湖北运输防疫物资,牺牲个人时间,而且冒着被感染的风险。

在任务基本完成,自己也相当疲惫的时候,他想回家休息。这时他做的是“提前联系沙河防疫部门,请求安排场所进行隔离”。他并没有因为自己当了志愿者而要求有所回报,而是按照防疫要求,主动请求隔离,这又是多么好的现代市民精神。

李金斗的遭遇,让人想起那些为了建设火神山医院而奋战回到老家却被阻挡在外的工人,他们“不怕冷,哪怕是给个帐篷在野外隔离都行”,但是仍被野蛮阻挡在外;也让人想起前两天武汉那位25岁的实习老师,他给600多户困难家庭义务送药,却被举报。

这些事情引起公众的反感,除了“好心没好报”的中国人朴素价值观受到冒犯外,还有更深的困境在里面。

人们不应该忘记武汉最初阶段的慌乱。当武汉作出封城决定时,连医护人员上下班都成为问题,是市民志愿组建的车队,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防疫物资缺乏,是全球各地的志愿者在帮忙买口罩,联系运输。

印象中媒体报道,有不少外卖小哥也投入到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工作中。他们在这个城市生活,过的只能算中等偏下的日子,但是他们却把自己当成了城市的主人。在我看来,这是比医护人员上前线还要动人的场景。医护人员非常伟大,但那毕竟是自己的职责所在,而外卖小哥本来不必如此。

这种志愿者精神,完全不能用传统宣传中所用的“好人好事”来形容。这就是弗朗西斯·福山所说的“自发社会性”,他们能够牺牲自己利益,为公共利益作出贡献。在政府和被封闭的市民之间,有一个需要人来填补的中间地带,这就是“社会力量”发挥作用的时候。他们是一个社会正常运转的润滑剂,能够增强社会信任、减少各种沟通和交易成本。

这种陌生人之间的团结,被社会学家涂尔干称之为“有机团结”,是比传统社会基于血缘和家庭的“机械团结”更高级的团结。这就是现代都市特有的“公共性”。没有“公共性”的城市,只不过是钢筋混泥土森林,不但人与人之间无比冷漠,也会成为犯罪的天堂。

不管是地震还是这次肺炎疫情,普通中国人的团结,都是让人动容的。有多少人自己也面临着恐惧,门都不敢出,但是却在网上募捐、购买口罩,有多少人冒着风险前去运输。

面对看不见的病毒,志愿者冒着危险,而且确实也出现了牺牲。民间小范围的纪念之后,他们的事迹就成为一个尘封的网页。

他们本来就不求回报,不求感谢,因为为社会付出,能够多少帮上忙,就已经满意了。这就是志愿者精神最可贵的地方,这种“自我认同”是内倾的,也是自我满足的。这和那种“丢下一万元就跑”但是又碰巧被地方媒体拍到、采访,写成好人好事,有根本性的不同。

可以说,这就是中国社会的希望所在。地方政府,完全可以善用民间力量,至少没必要来个当头一棒,或者背后一刀。等挨多了,也就真的心凉了。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地方政府不要对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武汉疫情 #COVID19 志愿者背后捅刀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