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年轻就要去留学

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主动揭露红十字会内幕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在疫情中心武汉,街头空空荡荡,但仍不断有志愿者穿梭在物资仓库、医院、高速路口运送防护物资。物资源源不断地运送进来,但131日,越来越多呈现在人们眼前的,却是武汉若干定点医院物资领取困难的消息。

 

21日,中国红十字工作组赶赴武汉,指导、督促湖北省、武汉市两级红十字会做好捐赠款物的接收使用管理工作,确保规范高效、公开透明,主动接受社会监督,为一线医护人员提供有力支援。

 

同一天,武汉市红十字会对定向捐赠流程作出调整:境内外单位或个人如有定向捐赠医院,可直接与定向捐赠医疗机构对接,确认后可直接将物资发往受捐单位。

 

 

而此时,汪慧已经将自己志愿者工作的重心,从红十字会的接线员转移到了为民间慈善组织运输物资上。在她看来,这是一条更加直接有效的途径。

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的自述 | 深度报道

湖北省红十字会官网:对物资分配中存在的问题深感痛心,全程接受纪检监察部门监督,接受广大媒体和网民的监督

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的自述 | 深度报道

志愿者24小时三班倒

 

深一度:你是退出红十字会志愿者团队了吗?

 

汪慧:其实不算退出,在红十字会做志愿者是大家自由排班,你可以选择排班,也可以不,我还在那个群里,但我最近没有主动要求排班了,那样也就不会排到我。

 

深一度: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岗位大概有几类?各有多少人?

 

汪慧:主要是电话接听,物资搬运、仓库管理三块,还有一些零散的,比如后勤保障。其中最大的组就是电话接听组,因为有很多部热线电话,再就是仓库管理和帮忙运输的,但人手都不是很多。目前接听组人最多,大概有一百人左右,仓库管理和物资搬运这块我知道的大概有三四十人。

 

深一度:仓库管理是指国博的仓库吗?

 

汪慧:对,是国博的仓库,之前还有国药控股集团在光谷那边的仓库,是武汉最大的一家医药公司,有比较好的存储条件,但仓库不够大,很快堆满了,后来才换到国博的仓库。仓库管理除了每天负责清点的志愿者,更多的是帮忙上下搬运货物的志愿者。

 

深一度:这些志愿者是长期的,还是肺炎疫情专门招募的?

 

汪慧:我是在红十字会微信公众号博爱江城看到的招募信息,当时发了几条紧急公告,说急缺接线员,当时是要求招募50个志愿者,我报了名。我感觉大部分、至少接线员中的大部分都是因为这次肺炎疫情而临时来的。

 

深一度:接听组的工作是怎样的?

 

汪慧:接听组是这样,有人今天有时间,有人没有,还有人临时身体不舒服,所以是轮换的。工作时间是24小时三班倒,晚上的班会长一点,因为电话少一些。白天特别忙,电话就没断过,所以时间短一点,我早上值班差不多6个半小时到7个小时,反正保证必须等下一班的人来了,换你这班,你才能离开接听座位。

 

深一度:仓库管理那边也是24小时三班倒吗?

 

汪慧:是的。

 

深一度:存在人手不够的情况吗?

 

汪慧:这两天志愿者群里面很多人就没报排班了,之前——至少到我去的最后一天(129日),人手是绝对够的,每一班都是满满的。

 

深一度:搬运物资是红十字会把物资送到医院,还是医院自己来取?

 

汪慧:都有。红十字会最早是希望能够把物资送到医院去,但后来发现(都送到医院)人手、车都不够,所以后来变成了如果医院很急,又是定向捐赠,医院可以自己派车来拿,因为确实没有那么多车,红会的车甚至还要去高速路口接一些没法运进城的物资。

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的自述 | 深度报道

接听组的微信群截图

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的自述 | 深度报道

提意见结果被踢出群

 

深一度:听说有志愿者提了一些意见?

 

汪慧:现在网上提到的那些意见,我们都提过。同时我们自己在工作中发现的一些问题也提过。我们值班的组长、负责人,其实都只是志愿者,只有红十字会的正式工作人员有资格拍板决定一些事情,所以我们反映上去的意见,组长他们也没办法做决定,每次回答都是我们往上报,你们等一等,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所以后来大家就在群里直接@能拍板决定事情的人,但结果是提意见的人直接被踢掉了。

 

深一度:具体反映的意见有什么?

 

汪慧:比如说账目公开,大家看到网上那些消息,很多志愿者觉得应该好好做一下账目公开这块,我们志愿者可以帮助核账、清点物资、公开信息,但都没有被采纳。

 

我个人提过建议,有些手续可以简化一点,之前我们接电话,有些物资(捐赠者)是想直接送到医院比较快,或者有别的原因比较急,但顺丰如果想走绿色通道,必须要有红十字会出具的说明或者接收函。但红十字会说,如果物资不是往我们这边运,我们没办法核查,不能开这个函。

 

我们当时就建议说,那我们可以派些工作人员去高速路口或仓库或医院,去那里清点,看没问题就帮着开函,或者让医院先出个证明,说明确实这批物资是送到医院的,我们红十字会就开这个证明,这样物资不就可以很顺利的运进来吗?

 

但红会的工作人员说这是要背责的,他们没有被授予这个权限,所以就统统不可以。我们当时说你们可以往上反映一下,但并没有用。

 

还有,就是要求红会给我们的培训材料一定要准确。比方说,最早红十字会是可以接受海外捐赠的,后来因为能力不够,就把这一部分分给了湖北省慈善总会,培训单子上写了湖北省慈善总会的座机、包括海关的电话,让我们给别人报号码,让捐赠人自行去对接。但我们在那几天接到过无数电话,告诉我们电话全是错的。我们反映过很多次电话号码有误,但都没有改。

 

深一度:你所在的群里,因为提意见被踢的人有多少?

 

汪慧:没有具体统计过,但我知道每天都有。因为总会有志愿者看不过眼,但大部分人像我一样,后来就不说话了,一开始你想说的问题被别人说了,然后他们被踢了之后,你就不想再去跟他们争了,觉得没有意义。

 

深一度:你所在的群踢人的是志愿者组长还是正式员工?

 

汪慧:是正式员工,因为她是负责志愿者招募的,我们报名什么的都要通过她,她在群里负责排班。

 

深一度:她有说过搜集志愿者意见上报的话吗?

 

汪慧:没有说过。

 

深一度:志愿者除了在群里提意见,还有没有其它途径上报意见?

 

汪慧:每值完一个班,会开一个简单的总结会,总结一下今天哪些电话比较重要,什么事情我们解决不了,需要工作人员去解决,但基本上只是就事论事。我们提的意见都比较宏观,比如顺丰绿色通道应该帮助盖章,直接就一票否了。还比如说我们觉得工作方式应该怎么改进的,基本没有被采纳过。

 

深一度:意见没有被采纳,红十字会有没有具体的不予采纳的原因?

 

汪慧:有,我之所以觉得很不舒服的是,其实他们的理由我都能接受,但他们应该向上汇报才对。比如还拿顺丰举例子,我们问为什么不能给他们盖章放行,红会的工作人员解释很简单:因为不在我们的执行范围内。

 

很多志愿者在群里说,我们知道仓库里有东西,能不能你们向上面汇报,快点分下去,红十字会就说这份职责不在我们这儿,我们没有权力做这个事。给我们的感觉就是,这个事解决不了。

武汉回应红十字会调拨物资问题:周转不够快

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的自述 | 深度报道

怀疑自己做的到底值不值

 

深一度:志愿者来工作有补贴吗?

 

汪慧:没有。我们除了每天在那里吃一顿工作餐之外,不拿一毛钱。

 

深一度:志愿者负责接线、运输、仓库管理,那正式工作人员的工作内容是什么?

 

汪慧:我知道的至少有两个人,一个工作人员是专门负责财务,每天要核一下账目,因为账全部都打到红十字会的账户里。另外还有一个工作人员是二楼捐赠大厅,专门用来开各种凭证的,比如出城的凭证,由其负责盖章。

 

还有几个男性工作人员在仓库那边,负责需要拍板决定的事,比如说有医院来取物资,只有他们才能够决定能不能拿走,志愿者听他们指挥,他们应该是在负责跟指挥部、卫健委对接。

 

深一度:你说有些志愿者怀疑自己做的事情到底值不值,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汪慧:目前志愿者没有受到公众质疑,很多人觉得我们这么辛苦,通宵熬夜,就是希望物资能够快点到医护人员手上。但这件事情现在跟我们想的不一样,我们努力了,却没有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会有一种很无奈无助的感觉。

 

每天我们接到电话,这边是各种好心人、各种捐东西,那边接到的电话是医院打来的,说急需物资,说东西在你们红十字会,而我们只能跟他们说我们没有办法,那种无助感真的很强烈。

 

今天(21日)听到还在接线的小伙伴说,大概意思就是开会让接线志愿者说得话要模棱两可一点,不要乱说或者乱做,让别人容易误会,然后在网上造谣的话。大家听了就很灰心。

 

深一度:最近两天志愿者招募不顺利吗?

 

汪慧:我这两天观察了一下排班表,有几个跟我一样,就默默地没有报名排班了。之前每次排班都是满的,现在每次还要喊,比如说需要15个人,现在还差6个之类的,喊很久都不一定有足够的人报名。

 

深一度:你觉得在民间公益组织作志愿者和在红十字会作志愿者有什么区别?

 

汪慧:我们现在做民间慈善组织运输物资,没有繁杂的手续,很简单很直接。比如说有些物资有的人愿意捐,但不符合医疗标准,我们就说没事,不符合医疗标准给我们也可以,我们再帮助找无需医疗标准物资的需求方。

 

再比如,有些物资到了武汉进不来,没关系,我们义工有车,直接过去拉进来就是了。有些是需要国外代购的求助,我们马上就在义工圈里面募捐,别管是需要3000块还是5000块,账目真的是筹完大概20分钟以后就公示给大家看,然后火速打给人家买东西。

 

我们在武汉少说几千、上万个义工是有的,所以这种交流渠道特别快,账目也非常快。我们平时经常做这些事,没有像红十字会那样几个亿,我们也就几千一两万,很快大家都能搞定。

 

但红十字会这边不是,比如说捐钱捐物,反正你打电话到这里来,把东西寄到这里,但是寄到之后,我得中间通过上级部门,跟他们进行对接,告诉他们现在红十字会的仓库里都放了哪些东西,然后上级部门再来分配给医院。而且有时候通知医院过来拿,有时候又是红十字会给送,然后送过去的东西,因为红十字会的人都不是专业的医疗工作人员,甚至送过去的东西都不一定是符合医院标准的。

 

说白了,医院需要的东西和现在捐过来的东西,红会缺乏点对点直接快速对接的工作流程。

 

(为保护受访人,文中汪慧为化名)

 

赞(1)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留学世界网 » 一个武汉红十字会志愿者主动揭露红十字会内幕 #武汉肺炎 #新型冠状病毒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留学世界热点关注

支持我们加入会员
Chinese (Simplified)EnglishFrenchJapaneseRussianSpanish